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99章 通缉
    胖子背着我一路下山,眼前的景象却越来越模糊,我努力的想着程夏梦,怕我会忘了她。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不知不觉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知道自己昏迷过去了,但却无力抗争。

    我再次梦到了程夏梦,梦见她还像以前一样,和我一起去处理灵异案件。我们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一起做饭,一起躺在沙上看电视······

    我知道这一起的景象都是梦境,但我真的不愿意醒过来,就让我这样的一直梦下去吧!

    不知道到过了多长时间,我还是醒了,心情有些低落。我看看周围,现这里好像是个病房。“啊!”肩膀突然传来一阵疼痛,我不禁喊了声。

    这时,胖子和老魏头从门口跑了进来。

    “醒了醒了······”胖子看我醒了,赶紧说道。

    老魏头这时候转身出了病房,胖子走到病床边问我:“你感觉怎么样?”

    我看看自己的伤口,现被包扎的很好:“这里是医院吗?”

    “嗯,要是晚送来一会儿你的这条胳膊就保不住了。”胖子说道。

    这时候,老魏头领着一个医生进来,医生见我醒了,给我从新看了看伤口,让那个我不要弄湿伤口,不要用左臂以免牵动伤势。我的伤口被缝了五针,胖子说我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了,当时送来的时候你血流不止,用什么都不能之血,而伤口紫。医生们怀疑是中毒,但化验血液后现并没有中毒的迹象。

    后来老魏头怀疑是那把刀邪门,就用我的镇邪符烧了,把纸灰敷在了伤口上。说也奇怪,这血竟然没有之前流的那么多了,然后再这才让医生们开始按着正常的程序医治。

    伤口现在虽然封上了,止住了血,但我的胳膊却没有什么直觉,总感觉有些麻麻的不听使唤,而且胳膊里凉的很就像里面有块冰一样。

    他们也现了问题,我说了后老魏头就要去再找医生,我把他叫住了。

    “没用的,这不是医生能治的。”我用手捂着自己的左臂,说道。

    胖子问:“那怎么办?”

    我说道:“我兜里有糯米和朱砂,你帮我拿过来。”

    胖子在里面找打了糯米和朱砂然后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我躺在床上,让他把糯米敷在我的手臂上。过了能有十几分钟,我现这招不好用,那冰凉的感觉没有丝毫的减退,看来这不对症。

    然后我让他把朱砂敷在我的整条胳膊上,然后缠上绷带。过了几分钟后我感觉还是朱砂有些作用,好像没有刚才那么凉了。这时候,我的电话忽然响了。

    胖子看看说是二叔来的电话。

    “喂!二叔······”我接通电话。

    “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程夏梦的二叔马上问道。

    我有些意外,二叔怎么说也是刑警队长,虽然现在停职审查。为什么他显得如此慌乱,我马上问:“二叔,怎么了?”

    “你们被通缉了!”二叔说道。

    “什么?”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感到有些震惊。

    程夏梦的二叔这时说:“刚才我的一个下属偷偷告诉我的,是钱正直他们要求警方通缉你们,但并没有向大众公布属于内部通缉。

    ”又是钱正直这个老狐狸,妈的!“我骂道。

    二叔说:”你们现在马上离开帝都,也不要回家说不定他们就在你家周围埋伏呢。“

    ”好,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对了二叔,我要跟你说说程夏梦的事情······“我就把我们如何救程夏梦,而她被钱正直洗脑的事情都告诉了二叔。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一鸣,谢谢你为夏梦做了这么多,钱正直这个王八蛋······我总有一天要亲手毙了他。“

    二叔让我们一切小心,他现在也被人给盯上了,不能出来见我们,怕给我们添麻烦。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挂了电话,这时候老魏头站在窗前喊道:”我擦,不会儿这么快吧。“

    我和胖子来到窗户前往下一看,直觉五六辆警察驶进医院的大院。

    ”肯定是冲着我们来的。“我说完,就让胖子收拾东西,三个人出了病房。

    ”从楼梯走。“我说道。

    我们三个并没有座电梯,怕迎面遇到警察,顺着消防通道的楼梯就下到一楼。在一楼的楼梯口我看到有两个警察站在那里,很明显是在守着怕我们出去。

    ”怎么办?“胖子问道。

    我也一时没了注意,警察也是执行命令,并没有什么恶意,而且这里是公共场所,我们袭警可就是罪加一等而且更给了人家理由抓我们。

    老魏头黄眼珠一转说道:”跟我来,我有办法!“

    我们从楼梯口出来直接留到了地下一层,也就是医院太平间。来到这我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过不去老魏头领我们到了冯大爷的值班室里。

    之前我们需要尸水的时候,就是来找这个冯大爷搞定的。他一看到是我们,非常高兴把我们请到屋里。老魏头也不瞒他,瞒也瞒不住,谁让你有求于人呢。

    听了老魏头让帮忙把我们弄出医院,冯大爷想了下,说:”我老冯头怎么说也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这好人害人我还是能分得清的,警察也不一定全对,冤假错案也不是没有······这样吧,小张委屈点当个死人,魏老弟和小胖子就当个抬尸体的······剩下的就听我的吧。“

    冯大爷领着我们到了太平间,然后退出一个带轱辘的铁床,那是放死人用的。病人去世后,家属要病人的尸体,就需要到太平间来提取,医院有人帮着把尸体推到医院外面,而且不能走大门要从医院的地下室的一个门出去,然后到地下停车场那里是专门倒医用垃圾和家属接死人用的地方。

    我躺在铁床上,然后被盖了一张白布单和死人没什么却别。胖子和老魏头穿上白大褂,带着口罩,装成医院的工作人员。两个人推着我,冯大爷在前面给我们带路,我们就出了地下室的大门。

    那成想刚出了地下室的门,我就听忽然有人喊道:”前面那几个推车的挺一下,我是警察要检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