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82章做纸
    我们到潘家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㈧ ㈠Δ 『Δ』中文Δ网Ww┡W.*8⒈Zw.COM

    老魏头在来的路上,就跟对方说好了。我们去找的这个人叫黄宣,今年三十三岁。据说老家是山东的,祖上从康熙年间就开始做宣纸、棉纸、黄纸一直到了民国,由于战乱的原因,举家迁到了帝都。

    在潘家园开铺子买文房四宝的年头也有二十几年了,赵宣的父亲去世后,他就接手了这家店。生意不错,一直是这里同行的龙头位置。

    我们把车子停在了市场的公共停车场,因为里面根本就不让任何车辆进入。我和老魏头拿着棺材板,胖子拎着两桶尸水,就走进了这个帝都最大的旧货古玩市场。

    这里是全国品类最全的收藏品市场。经营的主要物品有仿古家具,文房四宝、古籍字画、旧书刊、玛瑙玉翠、陶瓷、中外钱币、竹木骨雕、皮影脸谱、佛教信物等。

    虽然已经快到了关张的时候,但游客依然不太少,男那女女女,老老少少的几乎不满了这里的每个角落。周围全都是商贩的吆喝、叫卖和顾客的讨价还价的声音。

    我们拿着东西,在老魏头的带领下一直来到了市场的深处,看到其中一间店铺后,老魏头说:“我们到了。”

    抬头一看,只见门口的牌匾上写着“雅轩小筑”四个字,名字起的非常文雅,一看就感觉和寻常的商家不一样。这店面不小,站在门口的位置就能看到中堂的后墙上挂着一张水彩画,画的是高山流水,意境深远。

    “黄老弟,哥哥我来了”老魏头边喊着,边走进店里。

    我和胖子也跟着走进去。

    只见一个穿着中式华服的人从柜台后面站了起来,此人看着面色白净,年龄三十多岁,头梳得一丝不苟,带着一副眼镜,看着文质彬彬的,给人一种文雅之气。

    “魏大哥来了”那人说着,从柜台后面闪出来,然后招呼着让我们把东西先放下。

    老魏头冲我和胖子开始介绍那个人:“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黄宣,黄老弟。”

    “黄大哥你好。”我和胖子问候到。

    “这是我的两个小兄弟,张一鸣和金富贵。”老魏头又把我们介绍给黄宣。

    大家寒暄了一番后,我就迫不及待的问:“黄大哥,我们这次带的东西你看看,如果没问题那就麻烦你了。”

    黄宣一乐,然后站起来走到那对棺材板和装着尸水的塑料桶面前。

    “嘶这是什么木料?”他断下来,摆弄手里的一块棺材板问我。

    我看看老魏头,看他怎么说。

    老魏头把烟头一掐,说:”老弟,我实话跟你说吧,这是从地里刨出来的棺材板。“

    黄宣一听是这东西,赶紧扔到了地上,然后站起来对老魏头说:”魏大哥,你这是“

    老魏头一乐,说道:”你不要害怕,这东西虽然是棺材板,但并没有什么邪性的地方。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请你帮我们用这木料和水,做些特别用处的纸张。“

    其实,在潘家园的商户或多或少都知道些灵异事情,对鬼神什么的也是比旁人跟相信些,所以每家每户都有辟邪的东西摆在店里。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了当初在火车上遇见的张大哥张木生。他不就是在潘家园有个店面吗,但现在我可没功夫去找他,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魏大哥,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你可得给我透个实底,我不会摊上什么麻烦吧!“黄宣变得有些谨慎,问老魏头。

    老魏头摇摇脑袋:”不会,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得了,一句话你帮还是不帮?“

    黄宣一看老魏头有些急了,说道:”既然没什么麻烦,那我就帮你们做一批纸,但不知道你们要什么样的,用来干什么用。“

    ”画符!“我说道。

    ”画符!“黄宣看看我,显然有些疑问:”画符用黄纸就可以,我这里就有,何必用这东西现做?“

    我只好解释道:”不一样,这个比寻常的黄纸更有效,画的符也不一样。“

    ”好吧,那你们吧东西都搬到后面来。“黄宣想了下,于是跟我们说道,他终于同意了。

    我们拿着东西,一路跟他来到了铺子的后面,没想到这里是个类似四合院的场所,面积虽然不太大但也不小,足有一百多平。我看到一侧是几个木质做的架子,上面挂着一排排的宣纸。

    ”这里就是我工作室,虽然现在的宣纸都是从别的地方进的,但我也少量的做一些,一来是祖宗的手艺不能丢,而来是这手工做的毕竟要被那些普通的宣纸更好,自然价格也更高些。“黄宣解释道。

    我们把东西放到地上,黄宣让我们把木料放到打磨机里,把木料打碎。然后他又问我们,这桶里装的是什么水?我有些为难,老魏头一乐:”哦,这是从地下井打的水,用这东西做纸浆。“

    黄宣点点头,就没再多问。老魏头做了个鬼脸,这也算是善意的谎言吧,虽然接触尸水对身体有些副作用,比如影响人的阳气。但我进门的时候,就现这黄宣倒是阳气十足的样子,应该说这尸水基本对他没有影响。

    半个多小时后,所有的木料都被打成了粉末状,接下来就开始做纸浆了。

    黄宣拧开尸水桶的时候,吻了一下味道,然后转头问老魏头:”这水是不是坏了,怎么有股腥气!“

    老魏头看看我,然后走过去也问问:“嗯,是有点但没啥事,这水喝了还对身体有好处呢,我们打上来的时候喝了不少。”他是能骗就骗。

    黄宣听了他说的,下意识的用自己的手指沾了下,然后就要问自己的嘴巴里放,马上就被老魏头给拦下来了。

    “老弟,这水都有味儿了,你就别尝了,万一闹肚子就不好了。呵呵”

    黄宣这才罢手,开始做纸浆。

    我和胖子站在旁边看着,现这做纸确实是门手艺,从做纸浆的成份比例,到温度厚度,都有着严格的标准,但这标准都在黄宣的脑子里,全凭的是经验和感觉。

    我们一直干到了晚上8点多,总算把初步成型了,看着那些颜色并不好看的纸,我心里也松了一口去。

    “这要在房间阴干,起码要两天的时间,两天后你们在来吧。”黄宣对我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