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70章周礼
    那个姓周的接到命令后,微微点头,然后很平静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叫周礼,我劝你还是不要动手了,乖乖受擒免得吃苦。㈧ 『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

    周礼就是那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中年人,我这次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整个人都是那种非常严肃,面无表情的样子,带着黑框眼镜,表情冷漠的看着我。

    我抽出自己的背后的宝剑,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自命不凡的人,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唰!

    只见周礼双手往后一伸,从后面抽出两把弯刀。那弯刀只有两指宽,如同两个月牙一样,但我注意到这弯刀的刀身是黑色的,上面有金色的符文,看着非常的有气势,这不是一对普通的弯道,应该由某种特殊的作用。

    “不用担心,这刀虽然有符文,但对正常人并没有作用。不过对那些鬼怪,却有着非常大的杀伤力。”周礼有些自大的解释道,好像怕自己胜之不武一样。

    我把宝剑横在身前:“随便,这对我没什么影响。”

    周礼的嘴角一杨,阴阴的笑了下,他双手握着弯刀纵身就朝我跳了过来,弯刀砍向我的肩膀。我把手里的宝剑一横,顺势就迎了上去。

    当!

    他的弯道和我的宝剑碰都一起,顿时就爆出一道火星,我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一震。对方的力气不小,而且那对弯刀也非常的结实,并没有被我的宝剑砍断。

    这把宝剑可是哪吒三太子,用高僧的舍利子还有风雷木融合炼造的,一般的钢刀或者金属,根本就承受不了我这一剑,兼职就是削铁如泥。但今天碰到周礼的弯刀,对方竟然没有断,这让我感到一丝意外。

    我们过了一招后,各自退后一步,周礼看着我手里的剑说道:“好剑,不知叫什么名字?”

    “斩邪剑!斩一切心术不正之人,斩一切邪祟鬼魅!”我说道。其实这把剑我还真的没想过它叫什么,这个名字我也是有感而。

    周礼笑笑,应该是知道我是在讽刺他们:“你的这把剑我要了。”说完,他又重新冲了上来。

    不可否认,周礼的身手确实挺强的,如何要类比一样,应该和大师兄差不多。但他的随机应变或者灵活方面却没大师兄好,招式虽然严谨,却没有什么出人意表的手段。

    我和他在这里,足足打了能有三四分钟,双方竟然都没有胜负。

    “不要管我,你开走吧!”

    这时,程夏梦冲我喊道。

    我和周礼边动手,边说:“我是不会就这么离开的,要走就一起走!”

    虽然这么说,但我还是有些担心,现在一个周礼我到现在都没拿下,那个叫什么钱先生的说不定更加厉害。想到这里,我就知道自己要采取些别的手段了。

    周礼也没想到我和他竟然能打到现在,他边和我打,边说:“没想到你确实挺有两下子。”

    “我可不止两下子。”我也不甘示弱的回答道,同时也想好了如何解决他的办法。一想到他就是绑架程夏梦的人,我心里就产生另一种不可抑止的杀意。我长这么大都没有过要杀人的冲动,而现在不管你们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我都要让你们付出血的代价。

    想到这合理,我招式一边,装作自己招式有了破绽,把后背亮给了对方。周礼见有机可乘,举起刀就朝着我的后背砍下。而我此时手里已近扣着一张灵符,不,应该是鬼符!

    自从莲花门灭了之后,我就一直没有机会用这鬼符,今天没想到用在了周礼的身上。

    周礼的弯刀我后背砍下,我早就料到了他要这样,计算好距离后我忽然一个“黄龙大转身”同时手里的鬼符朝着周礼的咽喉就打了出去。

    这张鬼符上负着我的内劲,如同一张薄薄的刀片飞向周礼。

    “小心!”姓钱的在后面喊着。

    但已经为时已晚,周礼没想到我忽然打出“暗器”,眼神明显一惊。只见他赶紧一侧身,极力的要躲开我的鬼符。周礼的功夫虽然高,但毕竟我的鬼符打的突然,而且我们之间的距离又近。

    嗤!

    只见我鬼符,擦着他的咽喉划过

    周礼赶紧后退,同时扔掉自己手里的弯刀,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脖子。鲜红的血从他的手指缝里渗了出来,眨眼就染红了他的前襟。

    那个钱先生马上过来,扒开周礼的脖子查看伤势。

    “还好,没有伤到要害。”那个钱先生看完周礼的伤势,说道。

    我哼了一声,说道:“真的吗,不要再看看?”

    听我这么一说,钱先生又再次查看了周礼的伤势。

    “我我感到有些”此时,只见周礼脸色苍白,他伤口的位置开始慢慢散出黑色的物质。

    “这是”那个钱先生一看到周礼这个样子,显得有些惊讶,他看着我问:“你这是什么暗器,据我所知龙虎山可没有这样的阴损招数!”

    我看着地上那黑色的鬼符,说:“对方阴损之人,就只能用阴损的招式。”

    那个钱先生看到地上的鬼符,忽然说:“这时莲花门的鬼符,你怎么会?你和莲花门是什么关系?”

    我没想到他竟然知道莲花门,但一想到他的背景,也就不足为奇了。

    “莲花门早就没了。说起来我也出了不少力。”我之所以这样说,就是要警告对方,不要惹怒我。

    此时,周礼的脖子已经全黑了,人也失去了直觉。收了鬼符的伤,他此时已经被邪祟之力感染,伤口腐烂,皮肉开始渐渐干枯。

    但我没想到那个周先生忽然一笑:“呵呵鬼符而已,又不是什么老不起的东西。”说完,只见他从从怀里抽出一张黄布,那黄布和我用的灵符差不多,上面写着一串串的符文,但我并不认识那些字,看着根本就不属于我们的华夏的文字。

    他把那红色的布带缠在了周礼的脖子上,只见周礼脖子的位置马上就冒出一股黑气,周礼也随之大叫了一声,应该是疼的。

    也就过了没有五六秒钟,他把黄布带又从周礼的脖子上拿了下来,我现周礼的伤口变成了普通的红色,而且血也不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