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68章实验
    看到那几处走廊留下的抓痕,我就知道程夏梦肯定被他们绑架到了这里,而且似乎他们知道了程夏梦的吸血鬼身份。㈧㈠ 中文网Ww┡W. 8⒈Zw.COM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和救人心情的心情,我们来到了那看着非常坚固的不锈钢大门前。

    这大门一看就是精钢所铸,非常的结实,看着这个门,我就非常替程夏梦担心。我还看到这大门的旁边是个比较高科技的门锁。

    那东西我在米国大片里见过,叫指纹扫描仪,利用人的指纹来开门的。我看到这防范的这么严密,预感到这地方非常不一般了。

    “被跟我耍花样,要不然我崩了你。”我吓唬道。

    人质倒是非常的听话,说:“我我要把手放在这上面才能开门。”

    “我知道,快点。”我命令道。

    只见那人把自己的右手放在了仪器上,仪器马上就闪出一道蓝光,开始扫描他的手掌掌纹。两秒钟后,出一声清脆的声音,精钢所铸的大门应声二开。

    我看了眼,这门左右半尺来厚,估计就是炮弹也够呛能打开。我跟在他后面进了大门,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类似科学实验的场所。墙面,地面,都是白色的,显得微微有些刺眼。我们站在的这个位置正好是出入的方向,面前是个圆形的场所,四周是白色的栅栏。环形的过道旁边是一排环形的屋子,我扫了一眼,里面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还有一些我根本就不认识的仪器。

    “那个被你们抓来的女人在那里?”我小声的问道。

    他紧张的指指自己的下面,说:“就在下面,你站在这里就能看到。”

    我压着他来到栏杆边说向下望去

    下面的中心位置,有个圆形的平台,四周位置一圈仪器。有十几个人或坐或站的在那里,都看着中心的位置。

    “啊!”

    当我看到场中央的时候,差点叫出声来。

    在那个圆形的平台上,我看到了程夏梦被固定在一个特出的座椅上,她的头,双手,双脚被都金属铐绑在了座椅上,丝毫不能移动分毫。

    当看到她真的在这里的时候,我头脑一热就想冲下去把她救出来,但还好自己还是有些理智的。强忍着自己的愤怒和救人的心情,我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一看不要紧,我现在下面还靠墙站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保安人员,他们手里都端着全自动步枪。我要是就这么冲下去救人,说不定早就被打成了筛子。

    现在这个人质已经有些碍事了,我朝着他的后脑就来了个手刀,把他砍晕了过去,现在走廊上有个变电室,然后把他藏在了变电室里。

    从变电室出来后,我悄悄的来到了通往下面的楼梯,但现每个楼梯口都有安保人员的把手。我不想惊动他们,所以要另寻地方下去,接近程夏梦。

    我抬头一看,现角落里有两个并排向下的黑色铁管,虽然不知道那是干上面用的,但却为我提供了从这里下去的方便,只要顺着铁管下,就可以到达下面。而且我小心的看了眼,现从铁管下去,正好是个角落,那里并没有人把守,应该听隐蔽的。

    我来到铁管边,然后轻轻的跨过了栏杆,顺着铁管慢慢的向下滑,两个铁管并排正好挡住了我的身体,所以当我落到下面的时候,并没有被他们现。

    我躲在后面,在暗处看着程夏梦还有哪些可恶的人,如果我现在要把程夏梦救出去,基本是不可能的。那十几个保安手里的步枪可不是吃素的。我还没有把把握在第一时间,对付得了那些枪,而且要在最短的时间救出程夏梦,那就更难了。所以我想等到他们都下班了,或者人少一点的时候,在动手成功的机会就更大些。

    看着被绑在那里的程夏梦,她此时低着头,看样子非常的虚弱。在距离她两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这个人五十多岁的年纪,一头花白的头,带着一副眼镜。从从气质上看应该是这个有点权力的人。

    “现在实验她伤口愈合的程度,你过来!”他这时看着程夏梦,然后对台阶下一个安保人员说道。

    那个安保走上来,从腰里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等着那个人的命令。

    当我看打这里的时候,真恨不得从上去杀了他们,但我知道自己现在这么所于事无补,不断救不了程夏梦自己也会被杀。更倒霉的是当我掏出电话的时候,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信号,我连通知程队长的机会都没有。

    “啊!”

    我被程夏梦的叫声吓到了,只见那个安保此时已经把刺入了程夏梦的左键上。然后又迅的把拔了出来。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恨的我咬牙切齿,但我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动,要等到他们人少的时候再出手。

    “你们你们这是犯法我是警察”

    此时的程夏梦有气无力的对着那个人说着,看着她如此的痛苦虚弱,我的心痛的的都在滴血。但对方根本就没任何反应,依旧用那毫无情感的学术眼光看着程夏梦。

    “夏梦,你一定要坚持住”我心里大喊着。

    过了十几秒钟后,台下的一个人说道:“孙教授,记录显示刀伤伤口恢复时间是9.5秒,没有现疤痕残留,失血量是两毫升,体温升高o.5度,心跳加快13”

    随着一连串的记录数字,我终于确定他们是在用程夏梦做实验,就好像程夏梦是一直小白鼠一样。

    “真是可恶”我在心里大骂道。

    “下面对准她的肝脏位置,在进行一次实验记录”那个孙教授会平静的说着,仿佛在他面前的真的就是一只小白鼠。

    我已经气的忍无可忍,咬着自己的手背强忍着没有叫出来。

    这时,那个安保冲着程夏梦的肝脏的位置,就是一刀。

    程夏梦又是一声凄厉的叫喊然后就又是一连串的毫无感情的数字记录,那些数字在我听来都是程夏梦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