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33章山里的故事
    我一听山鬼说话的语气,显然对着太岁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是怨恨的成分更大些,也就终于放心了。㈧㈠中文网WwΩW.ㄟ8⒈Zw.COM只要她和太岁不是一路的,我就相对安全些。

    山鬼继续说道:“我本是三百年前这老君山山下一猎户家的子女,从小和我父母相依为命。那一年,家父上山打猎忽遇暴雨,我担心家父安危,冒雨上山不想,山洪爆我丧命于此”

    她一字一句的说着,眼神有些空洞的看着洞口的方向,似在回忆着。

    “我死后,挂念二老迟迟不肯去地府投胎转世,每晚下山到窗下去探望他们,二老伤心至极,我于是托梦于他们让他们不要伤心。但人鬼殊途,我终究是不能与他们长相厮守,于是就在山里边修行边庇佑他们的余生。二老仙逝后,我索性就在这山里专心修行,慢慢的就成了鬼修”

    我听着山鬼讲着自己的故事,又现伤势也好多了,不再麻木渐渐有了感觉。乌娃娃安静的坐在山鬼的身边,抬着小脑袋也仔细的听着山鬼的诉说。

    “诺,乌娃娃虽然看着比我小,但却是这山里的老住户了,他可是八百多年的何乌所化”山鬼这时摸着乌娃娃的小脑和我说道。

    我一听,和着这何乌都八百多年了,别看是个小孩道行却挺高的。“那他为什么管你叫姐姐呢?”我好奇的问道。

    这时,只听乌娃娃说:“我我虽然有八百多年的时间,但化成人形也不过这几十年而已,所以才叫山鬼姐姐啊。但我怎么的也比你大,你就管我叫小哥哥吧。”说完,得意的冲我一笑。

    我也不自主的乐了,说:“但我身材比你大啊,而且我长得也你老成,所以你应该给我叫哥哥才对。”

    “是这么说的吗?”乌娃娃被我绕的有些糊涂了,看看山鬼希望能告诉她。

    山鬼也微微一笑,对乌娃娃说:“哥哥不哥哥只是个称呼而已,叫了哥哥你也多不了什么,不叫也少不了什么,干嘛在乎这些虚的?”

    “嗯,姐姐说的是,那我就不叫你哥哥了。”乌娃娃忽然对我说。

    “”我好无语啊。

    山鬼又说:“那太岁是一百对年前忽然来到这里的,也不知从哪里听说了这山里有快要成形的何乌,想要找来自己服用,有助于他的修炼。”

    “原来这太岁不是不生土长在这里啊!”我说道。

    “他来到这后,现这山里还有我的存在,所以他他就想要和我和我双修”山鬼说道这里的时候,表情有些不自然。

    这是害羞了吗?我心里有些惊讶。

    “双修是什么意思?”乌娃娃这时忽然问山鬼,看样子他之前并没有听山鬼姐姐讲过。

    山鬼被乌娃娃问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些窘迫的样子。

    “双修就是两个人修炼,有个伴也不寂寞”我这时编了个瞎话,切实也不算是瞎话,因为双修确实是两个人共同修炼,只不过我隐去了中间的过程和形式而已。

    乌娃娃一听就乐了,说:“哦原来我和山鬼姐姐是在双修啊,我明白了。”

    噗!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山鬼马上辩白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们不是那个样子的。”

    我一乐,说:“我知道。”心说着乌娃娃别看有八百年的道行,但化为人形后智商和见识跟小孩差不多,他说的双修和我理解的双修,根本就是两个意思。

    “怎么不是,我们每天都是在一起修炼啊,姐姐你还夸我进步快呢!”乌娃娃还在天真的说着。

    山鬼无奈的摇摇头,一直手放在额头上,表现得非常无语。

    我想乐也不敢乐,只能把话题岔开:“对了,你说那太岁来这里不就是为了何乌的吗,那不就是为了乌娃娃吗?怎么他还安然无恙呢?”

    这是,我现乌娃娃没了笑脸,把小身子依偎在山鬼的怀里,看样子非常的可怜。

    “哎那太岁找到乌娃娃的时候,他还没有能幻化成人形,于是太岁说要等到他千年后,在好好享用这何乌,到时候它的功效会提高十倍不止。”山鬼搂着乌娃娃,有些怜爱的抚摸着他,她接着说:“那太岁于是就在我和乌娃娃身上下了禁术,我们两个谁都离不开这座山。虽然我没答应他和他一起双修,但他也要把我困在这里,成为他的囚犯。”

    “那太岁到底有多厉害,你们难道就一点都没有反抗吗?”我这时问道。

    山鬼默默的摇摇头:“那太岁原本的道行就有三千年之久,听他说他自昆仑山而来,在那山里吸收日月精华,经千年孕育,慢慢的有了感应,从而领悟修行之道。又经千年避开雷劫,入地修炼,最后再经千年能幻化人性,纵横俗世。”

    我一听这太岁的道行好高啊,起码化形后又修炼了千年,这可真不容易对付了,怪不得黄三爷和胡冰冰还有四爷他们都被太岁抓紧洞里。

    “你太岁就没有什么弱点?”我问。

    山鬼又叹了口气,说:“那太岁神通广大,在这里山里呼风唤雨,从没有敌手。你的那些朋友我在远处都见过的,也是成了形的精怪,但和太岁比起来还差了些。”

    “你昏倒是我就看到你的伤口了,那是鲶鱼怪造成的,对吗?”她问我。

    我点点头:“对,那畜生厉害的很,要不是我命大,还真够呛。”

    “那畜生就是他养的宠物,还有河里的几个溺鬼,就是那畜生吃了来过河的游人所变。五十年前,一个茅山道士来到这里听说了河里闹鬼的事情,就在和河上花钱搭了座木桥,还在桥上挂了桃木符。这才镇住了河里的鲶鱼怪,太岁知道后,似乎忌惮茅山的名头,就没有关那鲶鱼怪的事情,但也警告了茅山道士,让他退出老君山。”

    “那道士自己不是太岁的对手,最后还是不甘心的走了,但也没什么办法,知道如何和太岁动手,茅山必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所以他们双方谁都没有进一步激化矛盾。”山鬼说着。

    我听着山鬼说的,知道这太岁确实厉害,起码我以我个人的能力,要想杀了他夺了太岁珠几乎是不可能的。要是地万在的话,说不定可以和他比试比试,但现在地万正需要太岁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