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32章山鬼与何首乌

第532章山鬼与何首乌

 
    山鬼的解释很多,九爷以前跟我说过,这山鬼一种就是在山里死去的人,变成的鬼。『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还有一种就是山中自然孕育出了灵体,比如树,石,泉,等等

    山鬼有好有坏,好的山鬼人们都称他们为山神。而那些恶的山鬼,就叫做妖怪!

    我面前的这个山鬼,应该是好的,毕竟是她救了我。

    此时再仔细打量山鬼,现她容貌清丽,仿佛有一种自然美,虽没有人的生气,但散出来的气息也没寻常邪祟的阴气,而是和这山里的万物十分接近。白衣飘飘的,真如山中仙子一般。

    “你是人鬼?”我这时问她。

    山鬼点点头,道:“死了几百年了。”

    “你叫什么?”听她说后,我又问道。

    “忘了,很重要吗?”山鬼微低着头,反问。

    我有点尴尬的笑笑:“不,谢谢你救了我。”

    “这里很少来人,你又是个有修行的,死了可惜。”山鬼说话非常简练,但重点突出,我认为可能是在山里太寂寞的缘故吧。

    此时,我现自己的伤好像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而且腿上还铺着一层捣碎的绿色植物。看来是她帮我敷了药,想到这里我更加的感激她。

    “我能向你打听一下吗?”我想问问她关于太岁精的事情。

    “打听什么?”山鬼此时移到洞口,背对着我看着洞外的夜色。

    我想了下,说:“是关于太岁精的,你一定知道吧?”

    这是,山鬼猛然回头,开始仔细的打量我,看我有些毛。

    “你打他做什么?”

    我没从她的表情里看出来,她到底认不认识太岁精,或者和太岁精是不是一伙的,但既然问了就干脆问到底吧。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找他的,我的朋友们都被他抓了。”我照实说了,同时把手搭在了剑柄上。

    她并没有马上回答我,而我也时刻准备着,她要是和太岁精是一伙的,我就只能和她动手了。悄悄的我把剑握在了手里,等着她的回答。

    过了能有十几秒钟,她终于缓缓的说:“原来他们都是你们的朋友。”

    她的这句话,我听不出是敌是友,所以我没搭腔,接着观察。

    山鬼又说:“之前我确实见过他们,但他们并没有看见我。他们几天前和太岁动手,就被抓进了洞里。那地方我知道,但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不然只会白白送了性命。”

    “不行,人我是一定要救的,我求你告诉我它到底是个什么来历,我怎么还能战胜他。”我自肺腑的问道。

    山鬼看着我,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也不知道她到底了不了解太岁。我也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洞里一下了就陷入了非常安静的氛围。

    “姐姐姐姐”这时,洞口突然有小孩的声音传进来。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纳闷这地万为什么还有小孩,难道这小孩也不是人?

    小孩长得挺可爱的,虎头虎脑,胖乎乎的,就是皮肤有些黑,跟非洲小孩差不多。而且,我现他还真不是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精气。

    那小孩看我醒了,冲我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然后把手里的一把草递给了山鬼。

    “药找到了可把我累坏了呢。”小孩晃着胖乎乎的小脑袋,向山鬼邀功。

    山鬼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摸了摸他的头:“乖,小弟辛苦了”说着,她把手里的草,在手心里一撮,就变成了吸粉,然后来到我跟前。

    那小孩也跑过来,麻利的把我伤口上的那些药都用小手拨弄开,我知道他们这是要给我换药了。看着他们一大一小两个精怪,我瞬间觉得自己有些感动。

    “真是谢谢你们了。”我由衷的再次表示感谢。

    谁知我刚说完,那小孩就朝着我的伤口处,狠狠的吐了几口唾沫,我心里一阵膈应,但也有些好奇。

    “不要误会,这是小弟在为你治伤,他的口水可是宝贝。”山鬼把药粉和着小孩吐的口水,都一股脑的敷在了我是伤口上。

    “哼!就是,一般人想要都没有呢”那小孩插着腰,晃着小脑袋自豪的说着。

    离得近了我现这小孩身上散着一股淡淡的清香之气,这味道还挺熟悉。

    “你是何乌!”我终于想起了那股味道,之前在龙虎山的时候,我在大师伯的药房里就见过何乌,那味道自然也就记下了。

    那小孩听我说出了他的来历,更大的得意:“算你有眼光,不过你可别打我的注意,你抓不到我的。”

    我憋不住一乐,心说这何乌娃娃还真像个小孩,连思维都和小孩差不多。

    “他是这山里的乌娃娃,时间久了就成了人性,和我在这里搭伴苟活。”山鬼解释说。

    原来还真是何乌,我心里说道。

    何乌成精,就和人参成精一样,从古至今传说上出现的也很多,相传都是几百年的何乌,或者人参变成娃娃的形状,吃了就可以长生不老,甚至成仙得道。相传八仙中的张果老就是吃了一个千年的何乌,而得道成仙的。

    “喂,你看我那是什么眼神,是不是想吃我!”小黑胖子冲我喊道,然后马上藏在了山鬼的身后。

    我赶紧摆手道:“没没没,我哪能恩将仇报,绝不可能,就是觉得有些感到神奇。”

    这时,山鬼领着何乌娃娃坐在洞里的一颗大石头上,那何乌娃娃也坐在她的旁边,搂着她的一直胳膊,在我看来他们就真的向姐弟一样。

    “你刚才说非要去救你的朋友,还问我关于那太岁的事情,你真的不怕死吗?”山鬼问我。

    我叹了口气,说道:“怕死,当然怕死,这世上哪有人不怕死的。但为了朋友怕死也都去。还有你们和太岁到底是什么关系?”

    山鬼听罢,看看乌娃娃然后对我说:“刚才我说过了,我和乌娃娃相互搭伴都是在这里苟活。我们的处境都是拜那太俗所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