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31章被救
    “啊”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一缕阳光径直刺入我的眼睛里,如同针扎一样。『㈧㈠中 文Ω『Δ 网Ww』W.8⒈Zw.COM我感到此时浑身酸痛,尤其是在自己的腿上的伤。从地上做起来,脑袋嗡的一声,立刻就头晕目眩起来,险些再次昏倒。

    “天已经亮了?”

    我有些惊讶,庆幸那鲶鱼怪并没有杀个回马枪,要不然我可就危险了。看看太阳的位置,估摸着现在应该是上午9点左右,温暖的阳光让我感到自己起码还活着。我低头看看自己的伤,现伤口已经泛黑,看来是真的中毒了。我用手碰了碰,没有丝毫直觉,就好像那肉不是长在我身上的似得。

    河面的桥已经彻底塌了,河里还罗列着横七竖八的残骸。我把背包拎过来,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那些已经画好的灵符已经全都湿透了,红色的朱砂染了一片。还好,那些没有画上咒语的符文之,被我用密封袋装着,里面只渗透进了很少量的水。

    我把符文纸都拿出来,然后摊在河岸上的石头上,让太阳把它们晒干。包里的朱砂是用小瓶装的,暂时没有进水,还能用。面包和蛋糕早就成了浆糊,不能吃了。其余的东西都是不怕水的,基本没有什么损失。

    现在要的问题是如何能治疗自己的伤,现在我什么药都没有,不仅感到一阵茫然无措。

    “这山里应该有草药吧,可惜没有好好跟九爷和大师伯学习这些,现在后悔也晚了”我看着周围那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却无从下手。

    咕咕

    这是,肚子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我翻翻自己的行李,找了两个火腿肠和乡巴佬卤蛋,这东西都是没封包装的,所有不怕泡水。

    我吃了一根火腿还有一个卤蛋,剩下的要留在以后再吃。现在我最愁的就是我腿上的伤,这伤显然是硬伤,不是什么古怪的伤,所以灵符什么的没什么用。

    符文纸终于晒干,我收拾了一下装备,用剑当拐杖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开始向着目的地前行。我要需要翻过两座小山峰,才能到小六子说的那个太岁精的老巢,那里也是老君山的主峰。

    过了河岸,迎面又是座山,把砍了跟树枝当拐杖,把剑背在后面,然后开始一瘸一拐的上山。没走一步,肌肉都会牵动伤口,一股钻心的疼痛就刺激一下我的神经,不到十几米远我疼的已经全身是汗了。

    但一想到这次要去救三爷他们,还有地万的需要的太岁珠,我咬着牙也要挺过去。这山不高,能有三四百米,但对于此时的我来说,和攀登珠穆朗玛峰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当我快要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三四百米的高度我足足用了五个小时左右。此事,我感到自己腿上的伤口,开始不断的热,涨,而且又开始流血了,应该是走动的时候,伤口裂开了。

    我把自己的衬衫脱下来,然后撕成了布条包扎了伤口,感觉好了点。但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烧了,应该是伤口感染所致,我心里一阵气闷。

    “妈的,以后千万不要让我在遇到你这个鲶鱼怪,要不然我非杀了你不可。”我叫骂了一句后,重新开始上山。

    又经过一个多小时,我终于艰难的跑到了这山的山顶,此时我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喘气,出汗,心跳加快。

    “嗯?”

    我现这山顶的地方,竟然有个小庙。这小庙也忒小了点,说不好听的公厕都要比这庙要大一些。其实就是几块石板和黄泥砌成的,非常的简陋。

    我向里看了看,小庙里有个红色的供桌,显然已经非常残破了,看着马上就塌的感觉。后面就是一个雕像,也是用泥塑的,可能是时间有些长了,刷在外面的漆早就脱落,漏出了里面的黄泥和草根。这雕塑看着好像是个女人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哪位菩萨的雕塑。

    我现在那有心情在乎这些,只感到自己的头越来越晕,四肢乏力的很,我知道自己马上又要昏倒了,但却真的挺不住了。

    眼前一黑,我就再一次的晕了过去。

    不知过久后,我感到喉咙干,渴得厉害。

    这时,一股冰凉质感,顺着我的嘴唇就流了下来,经过我的食道,最后汇聚到胃里。这感觉非常的好,同时也让我自己感到一丝的清醒。

    我微微张开眼睛,现四周有些昏暗,但对面看到的是一个洞口,而我应该是在一个山洞里。

    嗯?

    忽然间,我感觉自己旁边还站着一个人,更准确的说是那不是人,因为我丝毫感觉到它身上的阳气。这把我吓了一跳,刚想做起来,立刻就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再次摔倒在地上。

    “你的伤还没有,不要动。”

    那是个女人的声音,同时她的身影也飘到的我的对面。

    我面前的应该是个女鬼,黑白衣,面容平静,脸色微白,她凌空飘浮着,但神情看着并没有什么怨气或者恶容。但即使如此,在这样的荒山野岭,这样的夜晚,也会让人感到些许的诡异和恐怖。

    “你是什么邪祟?”我穿着粗气问道,同时看看自己的宝剑和装备在什么地方。还好,这些都在我的身边。我把剑握在手里,等着她回答。

    那女鬼好像并不怕我,估计是知道我受伤严重吧,我想到。

    女鬼看看我,说:“非得这样吗?你这可是恩将仇报”

    我一愣,什么意思,难道是她救醒了我?

    现在一想,如果这女鬼真的要是对我有什么歹念的话,我估计自己早就死了,也用不动非得等我醒过来吧!我虽然有些疑惑,但最后还是把手里的剑放下了。

    “是你救的我?”我问道。

    “当然了,不然还有谁?”那女鬼平静的说道。

    果然是她,我心中的疑惑更大了,又问:“为什么要救我,你你不是”

    “是鬼对吗?所以就应该杀了你,对吗?”她竟然反问我,而且问得我有些哑口无言。

    “我不是哪个意思,只是好吧,我承认这确实有些让我怀疑。”我说道。

    女鬼笑了,她没有生气,说:“我是鬼不错,但鬼也不全都是作恶的,比如我就变成了这里的山神,或者说是山鬼。你看到的那个小庙,就是之前人们为了祭奠我,而修葺的。”

    “山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