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28章过桥
    我和店家要来纸笔,让小六子给我画了个地图,从进山到太岁精洞府的路线。㈧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

    小六子靠着自己的记忆,画了半个小时,终于把画好的地图交给我:“张大哥,要不然你在这镇子里等着吧,等我回到总教调了救兵来,我们一起上山救三爷他们。”

    我想了下,如果像他说的,等到他找人回来后,那恐怕时间就来不及了,鬼知道太岁精会不会在这之前对三爷他们下手。万一我们来了后,三爷他们真要是有个好歹,我们后悔可就晚了。

    我摇摇头说:“这样吧,我先一个人探探情况,你现在马上就回去找人,无论如何也要把大爷和三太奶找来,要不然他们救危险了。”

    “嗯!”小六子答应道。

    从饭馆出来后,我把所有的现金都给他了,让他以后不要再偷人家的东西吃,马上回东北区找救兵。小六子离开后,我拿着那张地图,直奔老君山方向,现在我就的连夜兼程了,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太岁精的洞府,千万不能让三爷他们有什么闪失了。

    我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走出这个镇子,然后一直奔西。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太阳马上就要落到了山后。我迎着落日的余晖看到,老君山朦胧的山脉,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山脉上披着一层金黄色的阳光,就镶了个金边。

    接着走了二十几分钟,我就来到了老君山的山脚下,此时天色已经擦黑,气温也在慢慢下降。我掏出手电筒打开照明,开始按着地图上山。

    狭窄的老山路,弯弯曲曲,阴森可怖。月亮被涌来的黑云遮盖,只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出一层含混的暗色光晕来。风在高高的树顶摇晃着,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我一个人安静地走着,同时密切的感受着周围的情况。

    深山老林之中,古木参天,遮天翳日。因为老君山也是原始森林,所以这里看上去有些阴森可怖,神秘莫测,而且在车上的时候,我就听说当地人说很少有人敢到这片森林里去,即使进去了就再也没出来过。

    这片土地之所以与外界隔绝,原因就是有森林与沼泽双重阻隔。黑暗森林阴森恐怖,外界人几乎不敢涉足。偶尔有某个胆大的闯了进去,也会在尽头被沼泽再次阻挡。

    我顺着山道走了能有一个小时,山道也终于消失了,我把宝剑抽了出来,一是用来防身,二是用来开路,因为杂草和藤蔓已经把路给封了,要想继续前进就必须砍了它们。

    我忽然想到了王晓雅,如果她在就好啦,起码我不用这么费力的砍这些东西。变走边砍了十几分钟,但到了后面杂草和藤蔓渐渐少了,我也落得清闲。

    我用手电照了一下,现自己现在处于一片相对地势较平的地方,而且似乎还隐隐的听到了水声。小六子说过这里有条河,似乎还有些邪门但他没见过。我顺着流水的声音早过去,穿过一片草地,河水声越来越大,同时看到前方闪着幽兰光芒。

    那是一条能有二三十米宽的河,河面反射着月亮的蓝光,我走过去的时候看到那里还有座木桥,但显然已经年久失修了,木头已经呈现出了黑的迹象,同时我还看到了桥头的左边还挂着一个牌子。

    我走进用手电筒照着,仔细看了看,现那原来是块木牌,这木牌能有一尺长,半尺宽,上面刻着的竟然是符文。这符文我当然认识,这是镇邪符啊!

    难道这河里有妖孽不成?我心里一紧,忽然想到。

    这木牌显然是桃木做的,但由于年久在这里风吹日晒的一紧腐朽严重,我探查了一下,现灵符的威力已经非常稀薄了。谁会在这里挂这块牌子?这里人迹罕至为什么还会有这么一个木桥?

    不管了,现在抓紧时间要紧。

    我把宝剑握在手里,另一只手拿着手电,刚想踏上木桥,此时不如刮了一阵风。

    呼

    抬头一看天,我现此时空中的月亮已经消失了,彻底藏在了乌云的后面。

    “难道要下雨?”我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啪嗒!

    一个非法突兀的声音响起,把我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原来是那块桃木符,已经掉在了地上,而且摔成了几瓣,彻底没了灵力。

    “妈的,真是倒霉!”我骂了一句,然后踏上了木桥,想要在下雨之前通过这里。

    谁知,刚走了几步豆大的雨点就落了下来,我加快的步伐,朝着河对岸走去。木桥显然已经腐烂的很严重了,我走在上面的时候,木头出吱吱的声音,我真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掉进河里去,所以非常小心又快的想要通过。

    雨越来越大,雨水顺着我的脸不断的冲刷着,我已经看不清前方的路。风也越来越大,刮得我时不时的必须校准自己的位置。

    嗯?

    这时,我无意中用手电照了一下河面,现在就河面就好像烧开了的一锅水一样。河面黑压压的,看着让人感到有些恐惧,不知那下面藏着什么精怪。

    我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宝剑,心说不管干什么东西,要是敢出来阻挡我,我就和它拼了。

    一路上小心翼翼的,顶风冒雨我终于走到了桥的中心位置,但没有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这也让我稍微放了一下心。

    “啊!”

    突然,我现自己的左脚的脚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低头一看,一缕黑色的东西缠住了我的脚脖子,用手电一照,原来是头。

    之间那头是来自桥底下的,并不是来自河里,难道有邪祟就藏在这木桥下面!

    想到这里,我一剑斩下,砍在那缕黑色的头上。

    嘶!

    宝剑砍过,立马就出一阵白烟,那缕头立即就缩回到了桥底下。

    “妈的,跟我玩这套。”我骂了句,然后对着桥底下就插了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