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26章小偷
    看着那大叔的模样,众人以为他这是在梦游,只有我知道,他应该中了鬼打墙。㈧ ㈠中文』网Ww W.ㄟ8⒈Zw.COM

    我偷偷从腰包里抽出一张清神符,打算过去弄醒他,但被几个乘客拦住:“小伙子,你要不要碰他了,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可要后悔一辈子的。”

    我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我也不能明说这大叔被鬼打墙,而我要用灵符去弄醒他,所以我就编了个瞎话。

    “谢谢你们提醒,其实我只中医世家,这梦游的症状我又办法”说完,我就走上前去,然后吧口把扣在手心里的灵符,趁他们不注意,轻轻的拍在了那大叔的后背上。

    “醒!”我说了句。

    当清神符趴在他后背上的时候,直接这大叔浑身打了冷战,身体晃了一下。

    “我我这是哎,我终于找回来了。”大叔看到我们和大客车后,非常高兴的说道。

    这是,众人才围了过来,嘘寒问暖的表示关心,更主要是要问问他到底生了什么。

    “唉,别提了,昨天晚上我起来撒尿,就就在这”大叔一直道边上的一棵树,然后接着说道:“等我尿完的时候,我就往回走,但我走啊走啊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那时候我就好像在做梦一样。”

    众人听他这么说,都感到事情有些诡异,慢慢的脸上都露出疑惑的表情。

    “呀,这不是就是传说的鬼打墙啊”这时,其中一个男的说。

    “我也听说过,在俺们老家,夜归的人有时候就路过乱葬岗,往往都是在坟地里转悠一宿,都不出去。”旁边的另一个乘客也说道。

    听到鬼打墙三个字后,所有人都表现的有些害怕,那大叔听了直打了个激烈:“不会吧,难道我撞鬼了?哎呀”说完,就第一个往客车那跑去。

    他这一跑可不要紧,那些刚才出来尿尿的人也跟着他,都跑回到了车上,这尿也都吓回去了。我一个人来到那大叔说的那棵大树边,忽然现原来大树下来有个小土堆,非常小的土堆。

    “这应该是个坟啊!”我现这土堆从里往外似乎丝丝的冒着阴气,但非常的稀薄。

    这时,我听到树里忽然又声音传出来。

    “你干嘛?”听声音应该是个小孩。

    果不其然,我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孩,长得虎头虎脑的,样子有些可爱。他从树里探出脑袋。

    又是鬼娃,我心说道。

    “小朋友,你怎么还不去投胎啊?为什么要捉弄那个大叔?”我也笑呵呵的问他。

    那小孩嘿嘿一笑,露出一脸的天真说:“谁让他在我这里尿尿的”然后他接着说道:“至于投胎,我也想啊,但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去啊我还想俺爹和俺娘呢。”

    “你叫什么,是怎么死的?”我有些同情他。

    小孩回答说:“我我没大名,俺娘和俺爹都叫我狗蛋。”说着,狗蛋的脸上又露出了伤心的样子:“半年前,我这里等俺爹回来,没想到被一个大货车给撞死了,那司机是个坏人,把俺的尸体就埋在了这棵树的下面就走了。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离不开这个树嘞我可想俺爹俺娘了呜呜”说着,狗蛋哭了起来。

    我基本都听明白了,原来他是被撞死的,又被无良司机埋在了这里,于是就成了地缚灵离不开这里了。

    “狗带,你听我说你已经死了,就应该去赶快到地府报道,然后去从新投胎”我看着狗蛋那一脸泪痕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说道:“这样,我让你去看看你的爹娘,然后你就去地府报道怎么样?”

    “嗯!”狗蛋听到后,非常爽快的就答应了。

    我告诉狗蛋等晚上就可以先去见自己的父母,告诉他们生的一切,然后如何进入地府报道。狗蛋听了都一一记下,然后我又在树根底下,给他度了一番。

    刚度完,我就看到从山下来了一队人还有几辆推土机和运输车辆,应该是救援队到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塌方的道路基本已经清理完毕了,此时,我们的后面已经堵了十几辆上山的车辆,大家感谢了救援队,然后开始接着开往老君山方向。

    在车上,那个大叔知道是我弄醒他的,非常感谢我,知道我是中医世家马上就肃然起敬,也不用长辈的姿态和我说话了。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车子终于到了青松镇,看着镇子的牌匾,我忽然想起了青松师兄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这小镇四面环山,有一条主河从小镇流淌过,给小镇平添了几分灵气。我们在小镇的入口处下车,我需要穿过小镇,才能到老君山,从这里到老君山还有十公里的路程。

    小镇窄窄的石板铺就的小街,小街的两旁是木质的小楼,高高的石拱桥,桥下是清澈的小河。我顺着街道一直走,顺便浏览了一下风景。

    当我走到一个相对比较宽敞的街路上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好像有人在打架。

    直接十几个人周围在一起,他们手脚并用在打着一个蜷曲在地上的一个人。

    “叫你偷东西”

    “还敢不敢偷了”

    “打死他”

    那些人边打边骂,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而且我从他们的脸上看到了更多是泄。

    我看不过这种事,偷东西就应该把贼交给警察,让法律去行驶它的权利,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动用私行,如果这小偷被这些人打死了,他们一个都跑不了都有责任。

    看了能有十几秒,我终于忍不住要把他们拉开,在这样打要出人命的。

    可我刚走过去,就听到里面有人喊道:“张大哥,张一鸣大哥救我哎呀”声音显然是从那个被打的人嘴里出的,而且听着有些熟悉。

    嗯?

    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小偷认识我?

    “住手!”我听到这里,马上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