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23章重生
    张木生六神无主的看着我,听取我的意见,估计他也没有想到原本就是传说的故事,没想到今天竟然看到了真人。㈧┡ ㈠中文『『网Ww%W.Ω8⒈Zw.COM

    我说道:“必须把项链里的冤魂困住,或者消灭,要不然还会有更多的人遭殃,而且你刚才无意中冲撞了她,她也不会放过你的。”

    张木生听我这么说,脸色唰的一下子就下白了,冷汗一下就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那那我该怎么办?”他磕磕绊绊的问道。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你去吧项链那出来,我们到洗手间里去动手。”薛晓芸确实挺厉害,但她是附在美人血上的,这就是她的弱点。

    我和张木生返回到包厢里,此时王浩和潘云倩都睡的非常香,估计是这两天薛晓芸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了危害,现在自身正在积极的恢复,所以非常需要睡眠。

    张木生从包里拿出那个盒子,我也把需要的东西都带着,我们就出来直奔过道的洗手间。还好,洗手间里没有人,我们进去后吧门锁上。

    张木生把盒子放在洗手间的台子上,然后背靠着门口,尽量的拉开距离。我把盒子打开,然后把镇邪符套了出来。“乾坤借法,镇!”

    我把灵符拍在项链上

    洗手间里,我和张木生谁都没有说话,看着灵符下面里的“美人血”。也就不到十秒钟,只见项链周身开始渐渐散出红色的雾气。

    灵符开始嗡嗡的震颤,显然两者之间正在抗衡,不知谁能战胜谁。

    “这这也太诡异了。”张木生躲在我身后,看着刚才的一幕,颤颤巍巍的说道。

    我心里也没有多少底,回答:“我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镇住她呢”

    “啊?”张木生听我这样说,显然非常害怕。

    噗!

    正在这时,只见镇邪符如果自燃起来,眨眼睛就化为飞灰,飘得洗手间里到处都是。

    “这这这这”张木生吓得连话都说不明白了,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像个小女生一样。

    我一看灵符失效,也有些挫败感。于是找出一个张空白的符纸,然后用吓到把自己的食指划破,用自己的血来画符。我画完符后,忽然想起来了张木生脖子上的那个舍利子吊坠。

    “把你的舍利子给我。”我说道。

    “哦好的。”张木生哆哆嗦嗦的把自己的舍利子吊坠摘了下来,放在我手里。

    我把灵符再次盖在“美人血”上,然后把项链拎了起来,把张木生的舍利子缠在了项链上。此时,“美人血”再次散出红雾,而且那团红雾里显然有人形浮现。

    舍利子和“美人血”挨在一起,顿时就出金光,而项链散的红雾也更加的旺盛,在抵抗舍利子的伤害。

    “放开我啊”项链里忽然响起了薛晓芸的声音,同时项链开始不断的抖动,看样子薛晓芸马上就要从里面出来了。

    我急中生智,把项链一下子按在了洗手间的镜子上,只见一股红烟瞬间就进入了到了镜子里,我马上把舍利子挂在了镜子前,然后在镜面上画了两道符。

    镜子里出现了薛晓芸的样子,被没想到自己刚出来就进到了镜子里。

    “放我出去啊”她在镜子里拍打着镜面,但只要双手一碰到镜面,就会被舍利子烫伤。

    看到她终于被困在镜子里,我们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终于结束了她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薛小姐?”已脱离险境,张木生就又恢复了常态,问道。

    我点点头,这薛小姐变成冤魂会,性格大变。于是我回答:“是啊,而且脾气不太好,心机更重”一想起她利用我对地万的感情,我就有些不甘心。

    “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张木生问我。

    这个问题把我问住了,这薛小姐按理说确实值得同情,但是现在性格却有些偏激,嗜杀成性,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温的邪灵了。

    此时,镜子里的薛晓芸不挣扎了,她静静地看着我和张木生,一脸不甘和委屈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这些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薛晓芸在镜子里说着自己的苦楚和冤屈,诅咒所有的男人都不得好死最后,张木生是在听不下去了,自己退出洗手间在门口守着。

    我一个人听着她足足咒骂了半个多小时后,她终于渐渐的平息了怒火。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奢望了,你要杀就杀,给我来个痛快!”她冷冷的看着我说道。

    我听完她说的那些,到不同痛恨她,反而听同情的。于是说:“你骂了这么久,是不是累了。我很同情你,你的遭遇是我听说的故事里最惨的,所以我不打算让你灰飞烟灭。”

    薛晓芸听我这么说,脸上明显露出了不敢相信的样子,然后说道:“假惺惺,我太了解你们这些男人了,你到底先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薛晓芸一愣,没想到我会给她讲故事。接下来和她讲了我和程夏梦,地万的故事我也不知道自己讲了多久,最后薛晓芸安静的在镜子里听着,偶尔主动问一些问题。其实我并不是非得让薛晓芸听我的故事,我只是需要一个倾诉的渠道。

    “好了,我的故事也告一段落了,我这次就是去到老君山找太岁珠的,没想到会遇见你。”我看着她说。

    薛晓芸安静的站在镜子里看着我,说:“你可能是我第一次见的如此痴情的男人了,虽然有些花心,但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不惧艰险。我非常佩服!”

    我笑着摇摇头,说:“要是没有我的话,说不定她们也不会受到如此的伤害。”

    “但如论如何,我都认为你是个真男人。有得人可不见得能像你这样。”没想到薛晓芸会这么说。

    “我希望你去投胎,真的!说不定来时也会有个像我一样的男人,在等着你呢。”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薛晓芸想了一会儿,谨慎的最后说道:“那我试试?”

    “应该试试!”我笑着说道。

    半个小时后,我从洗手间里出来,张木生赶紧站起来问:“怎么样了?”

    “她投胎去了。”我把装项链的盒子还有舍利子,放在他手上。

    张木生立即打开盒子,看到里面变成了一个条白色的项链。

    “这这这”

    “没办法,她去投胎了,这项链自然就变成了最初的模样”我回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