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19章美人血
    听张木生的语气,就知道这后面的故事有些凄惨了。㈧㈠『中Δ『文『网WwㄟW.ㄟ8⒈Zw.COM

    潘云倩歪着脑袋问:“怎么个惨法,你快说啊。”

    “是啊,我们都等着呢。”王浩也好奇的说。

    我也看着张木生,想知道后来故事的结局,其实我更关心的是这项链到底是如何变色的。

    “后来后来秀才上京赶考去了,薛家小姐就每天等着王明的好消息,但当时上京赶考可不向现在,那一走可就是半年啊,有的要几年才能回来。在这段时间里,薛老爷也听说王明为了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进京赶考的事情。那薛老爷在可是半辈子在官场摸爬滚打的,一个穷酸秀才即使考取了功名又怎么样?一没背景,二没钱财,极有可能做个无名小吏,庸庸碌碌的过完一辈子。”

    “那也不对啊,古时候不是有很多都是穷人考上状元,有的还能当驸马呢!”潘云倩这是愤愤不平的说。

    “哈哈”这时,我忍不住乐出了声,张木生也乐了。

    潘云倩不服气:“你们笑什么,我难道说的不对吗?”

    “丝逆袭的故事,那是老百姓自己编出来了,如果你看看多看看那些历史名人或者功成名就的人物,不说是出身名门吧,但也都是书香门第,起码念书的钱是不愁的。”我解释道。

    张木生也点头:“确实,底层要想向上爬,那要付出的可不单单是努力,聪明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家境和财力才是基础。你家要是从小连上私塾的钱都没有,何谈认字念书?又何谈考取功名?那王明家里早年间家境也比较殷实,后来是因为他父亲染上了重病,加上他也不善于打理生意,家境才中落的。”

    “其实现在也一样,农村的孩子要想越城里人,谈何容易?人家的孩子天天补课,上小灶,农村的孩子哪有条件?所以,自然成绩也就不如城里的孩子。上的学校自然也相对差一些,找的工作就更是天壤之别了。穷二代才是最可怕的。”王浩也表了自己的意见。

    我听着觉得特别有道理,凤凰男要是非常梧桐树,简直是比登天。我要是遇不上九爷,学了这降妖驱鬼的本事,单是这学费就够我们爹妈头疼的。

    “哎呀,你们别打岔,快接着说。”潘云倩吵吵着。

    “好,我接着说据说那薛老爷在京都的根基也挺深的,为了得到更大的权利和地位,就找到了当时权倾朝野的一个大人物,像要把自己的女儿送给这个大人物。”张木生卖了个关子,没有说那大人物是什么人。

    “这当爹的也太不是人了吧!还有那大人物是谁?”潘云倩问道。

    “你们猜猜,那个大人物你们应该都听说过。”张木生看看我们三个,故弄玄虚的说。

    潘云倩说:“难道是皇上?”

    “不对!”张木生要要头。

    我禁不住说道:“能用权倾朝野这四个字的人,怎么可能是皇上呢,一定是某个大臣。但当时我听说天启年间太监当道,如果猜得不错的话,那个大人物应该是魏忠贤吧!”

    “哈哈张老弟真是聪明。那个大人物确实是魏忠贤。”张木生说道魏忠贤名字的时候,显得有些兴奋。

    “啊!那那他不是太监吗?”潘云倩和王浩都很吃惊。

    张木生一乐,有些见怪不怪的说:“太监又怎么样?又不是同性恋,他也喜欢女人的,只不过不能人事而已。在古代很多太监都娶了媳妇的。”

    “这薛家老爷打定主意之后,也知道如果如实和自己的女儿说,肯定不会同意。于是,就骗着全家说到京城办事,顺便再拿里玩玩,多住几天。薛家小姐那知道自己父亲是怎么想的,更何况那王明就在京城筹备大考的事情,也想去看看自己的心上人。”

    “就这么着,薛老爷带着一家老小到了京城,当天晚上就早魏忠贤提供的住所住下了。第二天,大太监魏忠贤就带着人来了,当时他见到薛家小姐后非常满意,那时魏忠贤已经快五十了。不过当时这一切都是瞒着薛家小姐的。”张木生有声有色的给我们说着。

    “那她和秀才见面了吗?”王浩这世问道。

    张木生说:“应该是见面了,据说是见了两次面,但当时那王明准备要考试所以见面的机会不多,薛小姐也怕耽误他的时间。就在他们第二次见面后的几天,薛老爷就说了这次来京的目的。薛家小姐听了后,真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把她许配给个大太监,东厂总管魏忠贤。”

    “那她一定很伤心了,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对了那她和那个秀才是不是最后私奔了?”潘云倩想着自己编的故事。

    张木生一乐:“这才那到那啊,更伤心的还在后面呢。薛老爷见女儿誓死不从,知道她还惦记着那个王明。所以薛老爷要让自己的女儿死心,但又不能杀了王明怕女儿殉情,所有就私下找到了王明。薛老爷答应王明,只要他当面回绝自己的女儿和她分手,就许诺他在京都让魏忠贤给他某个职位。”

    “啊威逼利诱啊,那我想秀才也一定不会答应的,他那么爱薛小姐。”潘云倩听得眼圈都红了。

    我听着这个故事,心里也有些不好受。

    “错!谁都没想到那个王明最后还是答应了第二天就来找薛小姐摊牌了,让她今后不要再想着他了,他需要进朝为官,让薛小姐不要耽误他的前程。”张木生说道。

    “什么”

    我们几个确实没有留到,故事的走向是这样的,这我们预想的差距太大了。

    “薛小姐被王明伤的撕心裂肺,顿时就昏死过去了。她在病床上趟了七天,更伤心的是听说王明考试后,真的进朝为官了,投靠在了魏忠贤的门下。那薛小姐整整一个人在屋子里待了半个月后,某天突然出来,当着薛老爷的面说答应嫁给魏忠贤。”

    “天哪,我不相信爱情了。”潘云倩有些失落的说道。

    张木生也叹了口气,说:“当时婚礼举行的当天,薛小姐一身红色的嫁衣,把自己装扮的可以说倾国倾城,大太监魏忠贤看到后,真是非常欢喜。而且,那天婚礼上王明也参加了。就在薛小姐踏入礼堂的时候,她把盖头掀开,看着满屋的宾客,现了其中的王明。她指着王明,当众痛斥了他的背信弃义。又指着了自己的爹爹为了荣华富贵,出卖自己的女儿。”

    “最后那薛小姐一头撞在了柱子上,脑浆迸裂而死。”张木生说完,潘云倩已经哭出了声:“真是没有天理,呜呜”趴在王浩的肩头不住的抽泣。

    “那和项链有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已经围绕着我。

    “传说,当时薛小姐死后,她的血就把自己带的那条羊脂玉的项链染红了。薛家请人给她收尸的时候,现那血迹已经侵入到了项链里,擦也擦不掉。所以这条线项链还有个别名,叫美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