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18章故事
    张木生打开那个木盒子,我们三个都往里望去。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

    只见里面躺着一条红色玉石的项链,项链色泽鲜红反射着日光,每个柱子能有珍珠大小。这时,张木生把项链从盒子里拿了出来。

    “上上手。”说着,他就把项链拖在我面前。

    我接过项链,开始大量了一番,说实话我对这些饰古董什么的没有丝毫研究,纯粹是为了看看这东西有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把项链拖在手里是,我就感受到一股冰凉,沉甸甸的重量。项链通体泛红,晶莹剔透,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材质的,具体叫什么石头。更令我感到纳闷的是,这项链好像没有什么阴气,但我就是觉得这东西有点邪性,感觉不太好。

    我怀疑这项链和王浩还有潘云倩的变化有关系,但是没确切的证据。

    潘云倩这时把手伸了过来:“给我看看。”说着,就把项链从我手里那去了,然后就开始和王浩两个人仔细大量。

    “可小心点,你们。”张木生一个劲儿的提醒他们。

    “这是什么材质的?”我问他。

    张木生眼睛一时不离的看着那项链,脸上透着紧张,他说道:“这东西可有来历呢。”说完,就赶紧从潘云倩的手里给要了回来,然后拖在自己的手里。

    “我先不告诉你们,你们猜猜是什么材质的?”他微微得意的问。

    潘云倩第一个就说:“我猜猜啊,嗯这个东西这么红是不是红玛瑙?”

    王浩在一旁微微点头,现在也同意自己女朋友的猜测。

    张木生又看看我,等我说呢。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对这些东西一向没有兴趣,除了红玛瑙还有什么是红色的,反正不是朱砂。”我实话实说。

    张木生哈哈一乐:“当然不是朱砂了,这么明显谁都知道。”

    “那是不是红玛瑙啊!”潘云倩有些焦急的问,想要知道自己猜的对不对。

    张木生看看她:“这也不是红玛瑙。”

    “那是什么?”潘云倩有点挫败感,但更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其实我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我倒要看看这个项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羊脂玉的。”张木生说道。

    “你骗人。”潘云倩马上指出来,她看着张木生手里的项链说:“我再真没不懂也知道羊脂玉是白色的,那有这种红色的,你分明就是仗着自己的知识逗我们。”

    我也纳闷,虽然我对这些东西没有研究,但通过日常的咨询和接触也知道,羊脂玉是那种非常白的玉石,根本就不可能是这种红的啊。

    张木生看看我们三个,故弄虚玄的说:“嘿嘿我要是骗你们就不得好死。这真的是羊脂玉的,只不过变了颜色。”

    “这东西还能边颜色,我可头一次听说。”王浩这时也插嘴说道。

    潘云倩练练点头:“就是,就是”

    张木生一笑,接着说道:“关于这个项链还有个故事呢,听了这个故事就知道它为什么能变色了。”

    “哇,又听故事了,那你快讲啊。”潘云倩拍着手说道。

    我对这个有关这个项链的故事也挺干兴趣,说不定能查处点什么呢。

    张木生看看手里的项链,说:“据说这项链的女主人,姓薛,叫薛晓芸。她父亲是明朝天启年间江南的一个知府。这项链是她十六岁生日的时候,母亲送给她的。”

    “那送给她的时候,是白色的吗?”潘云倩问道。

    张木生点点头:“那当然了,当时就是一条普通的羊脂玉项链。据说是那薛小姐从新就聪明伶俐,而且善于棋琴书画,是江南小有名气的才女,而且长得清新脱俗。自从年满16岁后,这江南商贾大户上门提亲的,就已经踏破了薛家的门槛了。”

    “哇好羡慕。”潘云倩感叹着。

    “可是呢,这薛家本就是江南官宦之家,那些商贾大户的地位和名望,在薛老爷的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而且,这薛小姐也挺有自己的主张,知道那些商贾大户的公子哥基本都是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所以那些提亲的一个个都以失败告终。”张木生说着,脸上也露出了向往的神情。

    “就这样,薛家小姐一直到了一十八岁的时候,还没有定情。但薛老爷却不着家,薛晓云更是不放在心上。这可把她母亲急的够呛,所以有一次她母亲就带着她和丫鬟到寺庙去求姻缘签。当时薛晓芸知道自己的母亲在给自己求姻缘签就听排斥的,于是就在寺庙门口和丫鬟逛庙会。”张木生讲着故事,而我听也有些入迷了。

    我们三个人一声不吭的都听着他说:“就在这薛小姐逛庙会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地痞恶霸调戏她和丫鬟。这几个恶霸虽然听说过薛小姐,但并没有见过,要是知道她就是薛知府的千斤,打死也不敢骚扰人家啊。”

    “当时老百姓都围着看热闹,谁都不敢过来插手。这时一个年轻人冲出人群,斥责那几个恶霸。拦着他们不要那薛小姐受几个人的挑衅。那几个恶霸于是就把那年轻人恨恨的打了一顿,年轻人虽然被打,却不忘让薛小姐她们快跑。后来,多亏了几个巡逻的差役看到经过,见到知府的千年被人调戏,马上过来就把那几个恶霸给锁住了。”

    张木生喝了口水,接着说:“那几个恶霸一看这富家小姐真的是知府的千斤,吓得连命都快没了。那年轻人为了救薛晓芸被几个恶霸打的鼻青脸肿,薛晓芸十分感激他。更意外的是,她现这年轻人原来是个秀才,而且此人眉清目秀一表人才。薛家小姐一看就相中人家,但那个时候可不能自由恋爱,起码要禀告自己的父母,父母同意了才能托媒人上门提亲。”

    “从庙会回来以后,薛家小姐就打听到了那年轻人叫王明,此人勤奋好学,为人忠厚,而且极为孝顺,就是家里穷的点。薛小姐把这事告诉给了父母,薛老爷听后当时就大雷霆,不同意这门亲事。薛母的态度也是一样,怕女儿嫁过去受苦挨累。”

    “原来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潘云倩痴痴的说道。

    张木生接着说:“后来这薛家小姐通过贴身丫鬟给那个王明传信,王明知道薛家小姐竟然看上了自己,当时非常高兴。于是某天就硬着头皮上薛府提亲去了。后果可想而知,王明被赶了出来,而且薛老爷不准他再踏上薛府一步。”

    “但感情这懂事可不是能控制得住的,虽然薛老爷没同样,可薛小姐和王明背着他,晚上出来在湖边私会。二人交往了小半年,王明当时为了自己能配得上薛小姐,要进京赶考。薛家小姐把自己的私房钱全都拿了出来给他当盘缠,二人就这样暂时分别了”张木生说着,把项链放回到盒子里。

    “那后来呢?”潘云倩焦急的问道,想知道接下来生了什么。

    “后来后来可就惨了”张木生谈了口气,神色有些暗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