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496章是你
    兰馨微弱的向我们求救着,我和胖子赶紧上去解救,爬上那大树我掰开缠在她身上的树枝,而那些树枝竟然和动物一样,竟然还有知觉。㈧  ㈠Ω中文网Ww W.8⒈Zw.COM但我要掰开它们的时候,它们开始反抗。

    然后,整棵大树都有了反应,妖气瞬间就弥漫开来。我和胖子最后终于把兰馨从树上救了下来,程夏梦和老魏头在下面接着。

    “谢谢你们。”她躺在程夏梦的怀里,对大家说。

    我在树上又试探了一下那几个保安的气息,现他们并没有死,但气息微弱。“我们抓紧时间,先把这些人救下来。”我说着,开始和胖子解救那些保安。

    “啊!”

    胖子这时候忽然大喊了一声,显然是被什么吓到了,从树上掉到了地上。

    我一看,原来是他救的那个保安突然睁开了眼睛,但那眼睛里明显有一层灰色的妖气笼罩。他张开嘴巴也嚎叫了一声,沙哑又非常刺耳,根本就不像人能出的声音。

    而且,他的皮肤也渐渐浮现出树皮的纹路和颜色,看着非常恶性,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时,他忽然从树上跳了下来。

    更糟糕的是,那七八个保安也开始都苏醒过来,变成了他的那个样子,纷纷都从树上跳到了地上,他们把我们几个人都围在了中间。

    “老魏头,你保护好兰馨,我们先解决这几个人。”说着,我就抽出了几张驱邪符,分给了胖子和程夏梦。

    这些保安都是无故的人,只要能救就尽量不伤害他们的姓名。所以,我们并没有用武器,连程夏梦也没有自己那锋利的爪子。

    我们三个人,为了不伤害他们,又没有武器,所有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两个人一起向我扑来,被我灵巧的躲避开,就在我刚想用斩邪符拍在他们身上的时候,那两个保安忽然把身体扭过来,两个人手竟然变成了树根一样,而且快的生长着。

    两个人受伤长出的根须如同八爪鱼一样,缠住了我的一只胳膊。还好我把一张灵符,拍在了另一个人的胸口。直接被贴了灵符的保安,身体一阵颤抖就但在了地上。

    而且他身体也慢慢的回复了正常的人样子,少了个对手我也轻松了一些,马上就解决了另一个。然后我跑过去帮胖子和程夏梦。胖子用一张灵符制服一个,但另两张灵符被他弄坏了,我过去先后制服了两个保安,他才得以解脱。

    没想到程夏梦这边到没什么,因为她的度非常快,我们过去的时候,最后一个保安被被她贴上了灵符倒在上。

    “厉害,佩服。”胖子一报拳说道。

    程夏梦也挺骄傲:“就这几个小喽啰,还难不倒我。”

    “哎呀救命啊。”这时候,老魏头忽然大喊道。

    原来,他和兰馨被两股粗壮的藤蔓缠住了,被吊在了空中。霎时间,又有十几条的藤蔓朝我们三个人冲来,那度非常的快,抓眼就到了眼前。

    程夏梦马上就把我和胖子推了出去,但是她晚了一步,还是被藤蔓缠到了。

    唰唰!

    这时,体现出了程夏梦爪子的锋利程度,胳膊粗细的藤蔓被程夏梦马上隔断,然后脱身。

    此时,我已经跳到空中,一剑看到了缠住兰馨和老魏头的藤蔓上。

    嘶!

    宝剑砍过之处,立马就冒出一股气息。老魏头和兰馨掉到地上,并没有收什么伤。我让大家退后,自己去对方那些藤蔓。

    那些藤蔓的攻击度是很快,如同咬人的毒蛇,但却挡不住我的宝剑

    咔嚓咔嚓

    那些藤蔓最后被我砍段,掉在地上变成了一根根枯树根。正所谓一鼓作气,我砍断那些藤蔓后,就跑到了那棵大树下。

    “让你也常常小爷的厉害”说完,我一剑就砍在了树身上。

    啸!

    展厅里突然想起一阵震耳欲聋的吼声,声音就是从大树里出的。紧接着,我就看到一滩红色的液体从我刚才砍的豁口处,流了出来。

    我低头仔细看了看,而且还闻了一下,应该是血,但这血和常人的血不同,冒着一股子邪气。大树开始慢慢扭动起来,好像开始挣扎。

    趁你病,要你命!

    我紧接着又是一剑,这一剑我砍的更深,那大树又出了一声惨绝人寰般的嚎叫,叫的我后来都有些下不去手了。我一剑一剑的看着,那从树身里流出的血,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展厅里立刻就充斥着一股非常难为的血腥气,连程夏梦都觉得这血非常恶性,捂着鼻子退到最后面。我大约砍了能有十分种,三四个人才能环抱的大树,终于被我砍断了。

    “都闪开!”我大叫一声。

    轰!

    大树最后终于倒了,砸在地上出巨响,地面都跟着颤动。

    咔吧咔吧

    大树倒了以后,马上开始干枯出清脆的响声,也就不到一分钟,最后就变成了一推枯木,我用就一踢哗啦啦都碎成了木屑。

    “终于完了”我轻松的说道。

    程夏梦捂着鼻子,说道:“我们还是先出去吧,这里太难闻了。”

    我们把那七八个昏迷的保安挪到了大门口的位置,然后我们从里面打开了大门,一股清新的空气进来感觉好多了。就在我们要报警的时候,意外忽然生了。

    “啊!”

    程夏梦一声惨叫,我看了差点疼死过去。

    只看到兰馨的手从程夏梦的后面,插进了她的胸膛里,程夏梦的身前炸开一个血洞,嘴角流出了血。兰馨的手原来变成了木头,而且看着非常坚硬。

    “你”我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只听兰馨说道:“呵呵你们可能还不知道,我才是真正的树妖,那个刚才被你砍到的只不过是我的替身而已。”

    “夏梦!”我喊着,就要冲过去。

    兰馨大喊:“别过来,要不然我就彻底让她死。”

    听了她的话,我们三个人都站在原地,不敢过去

    “那也不一定”这时,程夏梦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