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484章不可能
    “那个刘峰啊,你去档案科把你的资料补全。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程队长这是对刘峰说道。

    刘峰点点头,然后对程夏梦说:“那我先过去了,我们一会儿再见。”说完,转身离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问程队长。

    程夏梦也问自己的二叔,她当然知道刘峰为什么会调到刑警队来。

    程队长一摊手,表示无奈:“我也没办法,谁让他爸爸是政法委的一把呢。”

    胖子感慨到:“,还是当官好啊。”

    “我可不跟他一个组。”程夏梦抱怨道,然后看看我。

    我一笑,对她说:“没事,我对你有信心,对自己更有信心。”

    从刑警队出来后,胖子就对我说:“要不咱们弄这个刘峰一下吧,找个小鬼吓吓他。”

    胖子的主意我不是没想过,但是现在来开这个刘峰还不至于让我出手对付他。但如同他真要是骚扰到了程夏梦,我就让他见识见识马王爷到底有几只眼。

    由于现在案件生的不是时候,正处于国际会议期间,所以程夏梦他们基本都是天天加班,今天也是一样。我和胖子下午去了老魏头那里,和他喝了点酒然后就回到了学校休息。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睡醒,就被电话铃声吵醒。

    电话是程夏梦来的,我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马上接通:“怎么了?”

    程夏梦在那头说:“你赶紧到平安桥来,今天凌晨又生了一起案子,死者和毛小玉的情况非常像。”

    “什么,又来!”我确实有点惊讶,没想到对付如此频繁出手,难道就不怕被抓到?

    胖子还没睡醒,我就没有叫他,自己穿上衣服一个人出了学校。在校门口打了一辆车直奔平安大桥。2o分钟后,我出现在平安大桥的桥头。

    我到时候,才是早上6点15分,马路上的车还不算对,而且晨雾还没有散尽,能见度也就不到5o米。桥头的马路边上停止七八辆警察,我顺着桥头的台阶下来,走到大桥底下。

    这里有一条河,河堤也是人行道,行人们可以在这上面心走,而且夏天这里的景色也不错。在桥下我看到了程夏梦还有那个刘峰,他们两个正在忙着。

    “我来了。”说了声,我就出现在程夏梦面前。

    程夏梦看看时间:“还挺快的吗,诺那就是尸体。”她用下巴指了一下。

    刘峰也看到我来了,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法师来了,大家快让开。”他干净张罗着,其实是给我难看。鉴证科的和法医听到他的声音,都看向我这里。

    “不用,我就看看尸体。”我白了他一眼,然后朝着尸体的方向走去。

    “真拿自己当盘菜,这年头神棍都能破案了。”他见我没打理他,嘀咕了一句。

    我这是回头看看他,说道:“咦,大早上的怎么有野狗乱叫!”

    众人听到后,脸上都露出笑意,其实,我和这些刑警队的人,可比他有交情。刘峰见自己被骂,马上对我吼道:“你说谁是狗!”

    “哈捡金捡银的见多了,今天碰见捡骂的还是头一次。”我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接着尸体走去。

    “你站住!”这时,他一个箭步走在我后面,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腕。

    “放开!”

    “你必须给我道歉!”

    “放开!”我冷冷的说,其实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要不是不想给程夏梦惹麻烦,我早就揍他了。

    刘峰这是手上开始加劲,但在我看来丝毫没什么感觉。刘峰见我连上的表情很镇定,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痛苦表情,而程夏梦也微笑着站在旁边看着。

    “嘿!”他再次加力,但也于事无补。

    这是,我说道:“是不是给我了。”忽然,我手腕一抖挣脱了他的手。刘峰的脸上露出诧异表情,估计是没想到我能就这么轻易的摆脱他。

    砰!

    他的腕子被我一把抓住,现在开始轮到我来给他点颜色看看了。我只用了三成力气,就看到他脸上的肌肉不住的抽动,强忍着没叫出生来。

    这是,程夏梦过来说:“好了,办正是要紧,不要再闹了。”

    我知道程夏梦这是在给对方一个台阶下,如果在这么闹下去,她怕我伤了刘峰就不太好收场了。我也见好就收,给他点颜色看看就行了,毕竟他怎么说也是管家的人。

    我松开手后,刘峰马上后退几步,左手揉着自己的腕子,脸上露出气愤的表情。但看到程夏梦在一旁,也不好太作,那样就显得他有些小心眼了。

    “不错,力气挺大。”他强颜说道。

    “哼哼”我没打理他,跟着程夏梦就去查看尸体。

    尸体很显然是男性,而且是中年人,看衣着好像公务员或者买保险的,反正就是挺正规的那种感觉。尸体和毛小玉的一样,毕竟变成了干尸。而且周围没有什么异常,没现什么邪祟的迹象。

    “对了,我们这次有了目击证人,就是他报的警。”程夏梦忽然说。

    “哦!这到挺好,带我去看看。”

    程夏梦带着我从桥底下走上来,来到了一辆警用面包车前,车门打开后,我看到里面有两个警察还有一个年轻人。

    “这就是目击者,今天凌晨4点,他从单位下夜班回来,路过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样子非常可疑的人,于是就他就走到桥底下,现了尸体。”程夏梦说。

    那个年轻人大约有二十七八岁,一个劲的点头,同意程夏梦说的。

    “怎么个特别法?”我马上问他。

    他表情有些激动,说:“那个人身材有些魁梧,而且穿着一种非常特别的服装。”

    “是清朝的官服吗?”我问。

    “不,不是清朝官服,我天天看清宫戏认识那样子。那个人穿着的是好像是蒙古的衣服。”那年轻人回忆的说的。

    “蒙古服装?”我听到后,也感到有些意外,难道这次的凶手不是僵尸?

    这是,旁边的一个警察说:“你看看这上面的照片,那个服装毕竟接近。”

    我也上了车,坐在后面看着电脑,屏幕上列出很多的图片,都是男性蒙族的服饰图片。这个青年人看着上面的照片,一个个的和自己集中的人比对。当过了能有二十几张图片的时候,他忽然喊道。

    “这就是这个人,他穿的就是个服装,而且连样子都是一样的。没错,那个胡子,帽子还有眼睛,我认得他。”他指着其中一个图片,非常激动的喊道。

    我和程夏梦还有两个警察,都露出非常震惊的表情,因为那图片上的人是成吉思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