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461章被鬼缠
    、

    房间定好,我和大师兄一个房间,胖子老魏头一个房间,九爷和大师伯一个房间,程夏梦和王晓雅一个房间,地万自己一个房间,一共要了五个房间。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

    程夏梦看看我,然后说:“你晚上最好老实点,要是让我知道你晚上随便出门,看我怎么收拾你。”程夏梦说的自然是怕我晚上到地万的房间里,我悄悄保证,打死都不会。

    我们到了各自的房间,把东西都放到屋子里,然后做了简单的休息,屋子不错还有热水器。我很舒服的洗了个澡,然后走出房间,来到程夏梦房间的门口。

    啪啪啪!

    我敲响了门。

    “谁啊!”这时,门被打开,开门的是王晓雅,只见她头是湿的应该是刚洗完澡。

    “进来。”王晓雅把我招呼进屋。

    这时,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水声,应该是程夏梦在洗澡。

    “这一路上还习惯吗?”我问晓雅,她本就是大户人家的公主,现在还要跟着我们爬山涉水,确实有些为难她。

    王晓雅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你怎么这么看我,难道我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吗?再说了,这也是我应该做了,你救了我那么多次,这次我必须帮你。”

    “可是,这非常危险。”听到王晓雅的话,我真的非常感动,这个女孩子真是太好了,并没有那些豪门二代的公主病,而且人也非常善良聪明。作重要的是,晓雅善解人意。

    她给了我一个灿烂的笑容:“我知道这非常危险,但是我不怕,因为因为有你在。”

    王晓雅站在我面前说着,脸上露出娇羞的神态,而我看着她知道自己的这份责任又重了。是的,我绝不会让王晓雅又是,也不会让程夏梦有事,地万恩,她不会让我有事的。

    “呦,你怎么来了?”这时,程夏梦穿着换洗的衣服,用毛巾缠着头从里面出来。

    “哦,我过来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吗,房间有没有问题。”我说道。

    程夏梦看看我,又看看王晓雅,脸上露出玩味说:“没事,我们都挺好的,你感觉出去吧,说着就把我从床上拽了起来”

    “唉,你别推啊,我这就走”我被程夏梦推着来开了房间。

    站在走廊上,我看到胖子和老魏头刚才房里出来,正好被他们看到。

    “呵呵猴急什么,等晚上不行吗?”老魏头一脸色眯眯的说道。

    “滚!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就是看看她们还习惯不。”我解释着。

    胖子递给我一个眼神:“这屋看完了,那屋你不过去看看啊。”他说的是地万的房间。

    “唉!”我叹了口气,忽然现自己有些累了:“去,当然要去”说完我就来到地万房门口。

    还没等我说话,地万的声音就在屋里响起来了:“进来吧,门没锁。”

    我一看,可不吗,门开了个小缝。推开门,看到地万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茫茫的大山。我轻轻的把门关上,但没敢上锁,怕有人进来开不开门就不好了,容易误会。其实,我就是怕程夏梦进来误会。

    来到地万身后,她转过来冲我一笑:“来干什么?”

    “额我”我突然不知道进来要干什么了。

    “咯咯”她看我这样,突然笑了:“你怎么这么傻!”

    我一撇嘴,知道她是在夸我,于是说:“我要是不傻,哪能衬托出你的聪明才智,教主大人。”

    “贫嘴。”地万冲我一笑,眉眼中透着一股成熟的妩媚,看的我突然有些热血上涌。

    我紧走几步来到她面前,她看着我眼神中似乎有了一种期待我刚想上去抱住她,忽然听到我有叫敲门。

    “地万姐姐,我是程夏梦,方便进来吗?”

    我马上冷静下来,下意识的就想到洗手间里躲起来。地万拉住我:“你堂堂正正的躲什么?”说完,右手一招门就自动打开。

    程夏梦站在门口,看到我和地万都在屋子里,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多惊讶。

    “呦,一鸣你也在啊,我还纳闷呢,你怎么不在自己的房间里。”她说着,从外面走进来。

    “额,我我过来看看地万需要什么,住的还习不习惯,呵呵”我有些尴尬的回到道。

    地万微微一笑,坐在床上说:“那程警官来这有什么事吗?”

    “呵呵”程夏梦也是一乐:“没事,就是过来和地万姐姐说说话,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我一看就知道她是看我不在房里,所以到这来抓我的,现在两个人明战暗斗的,而我在中间受夹板气。

    “那个吃饭了。”这是,王晓雅站在门口怯生生的看着我们,说道。

    程夏梦也说:“对,我来就是想叫你们吃饭的。”说完,就看着我。

    没办法,我只能跟着她出去,地万跟在后面,我们一帮人下了三楼来到大厅。九爷和大师伯这时已经叫好了菜,等着我们呢。

    大家落座,接着聊天。过了会儿,店家就把饭菜端上,我们刚想动筷子,就看到大师伯一摆手,示意大家停下。然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红包,打开后看到里面是几根银针。

    只见大师伯把银针放到每盘菜里,还有饭里试了下,见没有异样才让大家动筷。

    我不禁佩服大师伯心思缜密,不禁想起来我只身一人到云南就程夏梦的时候,差点被那个老不死的弄死,要不是有白五爷的解药,我现在坟头的草都有一米高了。

    “嘶!”这时,只见九爷放下筷子,扭身看着柜台的方向。

    我这时也看了眼,原来在柜台那里,站着一个中年汉子,那人也就四十多岁,骨瘦如柴脸色暗。只见他打着哈欠,坐在柜台后面,精神有些萎靡。

    但见旅店的老板娘这时从后厨出来,和那汉子说着什么,原来两个人是两口子,那汉子才是这里的老板。

    “师傅,你看这男的是不是有些不对劲?”我现这男人身上有股子阴气,而且印堂暗。

    九爷点点头:“被鬼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