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429章退席
    盒子被我开到,里面有个和鸽子蛋一个大小的红色药丸,散着浓郁的香气,周身泛着淡淡的红光。㈧㈠中文网WwんW.8⒈Zw.COM

    “这”我看着地万,不知道在我过生日的时候,为什么要所我药丸!难道她有所指吗?

    “哇,是药丸呢,嘿嘿”胖子冲我狡黠的笑笑。

    老魏头也盯着那药丸,和同情的看看我。

    程夏梦和王晓雅都被这东西吸引了,她们围在我身边,仔细打量着它。洪一天坐在地万身边,想要过去看看,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这时,地万终于说了:“一颗丹药而已,不用大惊小怪。确实是没什么可送的,只能送这个了。”

    我一起听九爷说过,道家修炼分内丹、外丹。

    这内丹是以天人合一思想为指导,以人体为鼎炉,精气神为药物,而在体内凝练结丹的修行方式。从中华道教宗祖轩辕黄帝求道于广成子记载算起,内丹已经经历了五千年的展历程。丹道祖经丹道的源,是非常早的事。道德经、文子、列子、庄子、内业、心术、楚辞远游以及黄老学派作品可是说是所有丹经必本的祖经,后世一切丹经均从其中挥而来,一直是内丹法诀的纲要。内丹一词常见于道教。如道教全真派便是以修内丹而闻名天下。

    当我第一天跟九爷学些道法的时候,他就说过,内丹修行就是积聚能量疏通自身经络,练功时间越长,正气越多,病、邪、秽气等不干净气态自然逐渐减少直至消失!从而内气充盈,病气无存,达到神清气爽的精神状态,继续修行能量互相感应形成人体生物场,尤其是练功时候这个生物场会无限制扩大,与宇宙不断重叠,直至合一。

    这就是道家内丹说的天人合一,此时念的咒语会跟波一样随时来影响宇宙,这时人处在自身的生物场中无比的舒服愉悦,身心达到极好的调整。

    而这外丹相对内丹而言,又称炼丹术、仙丹术、金丹术、烧炼法、黄白术等。指用炉鼎烧炼金石,配制成药饵,做成长生不死的金丹。炼丹术在我国起源甚早,约产生于上古,汉武帝时最盛方士李少君“化丹沙为黄金”以作饮食器,就是烧炼金丹。

    东晋葛洪对当时流传的外丹加以总结,著抱朴子一书,将外丹分为神丹、金液、黄金三种,并称金丹为药,烧之愈久,变化愈妙,百炼不消,毕天不朽,人若服之能令人不老不死。

    “这是不是外丹?这太珍贵了。”我看着地万,说实话多少都有点激动。这东西可不是花钱就能买到了,我估计这颗丹药肯定价值连城。

    地万还没开口,就听胡冰冰说道:“那当然了,这可丹药可是教主的珍藏,就这一颗而已。”

    “什么?”我听了非常感动,对地万说:“冰冰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听她胡说,这就是一颗平常的丹药而已,我根本就需要。”地万云淡风轻的说着,但凭着我对她的了解,我知道她在说谎。

    这丹药肯定非常珍贵,等有时间非得问问白五爷不可。但我是收还是不收呢先收下吧,这么多人面前我要是不收的话,地万脸上也无光。等到没人的时候,我在偷偷还给她。

    想到这里,我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多谢了。”

    这时,程夏梦看看我,又看看地万说道:“唉,看来我的礼物真是庸俗不堪。”

    什么意思?

    我一看程夏梦有些吃错了,一想可不是吗,如果一个女人送如此贵重的东西,给你的男人,你会怎么想?

    不过还好有王晓雅在中间调和,她扶着程夏梦的肩膀,轻声说道:“程姐姐,你不是刚才也说了吗,礼物在乎的心意,不是价格。你的礼物要是庸俗不堪,那我的不一样吗。”

    “我可不是说你呢,晓雅。”程夏梦这时马上解释道,怕王晓雅误会。

    王晓雅嫣然一笑:“怎么会呢,我就是想说,礼物种东西,我们没有必要攀比的。况且,夏梦姐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落落大方,怎么会计较这些。”

    听完王晓雅话,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场,我真想说:晓雅,我爱你,你真是太懂我了。

    我感激的看着王晓雅,还是你懂事啊!

    地万这时喝了口红酒,说:“程警官,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千万不要误会什么啊。”

    “怎么可能,我对张一鸣还是比较了解的,他不会的。”程夏梦和地万说着话,但是眼睛却看着我,好像在我脸上找着什么。

    我赶紧咳嗽了一声,说:“这丹药有什么功效?”

    “吃了它,能让你的修为增加十年。”地万平淡的说道。

    “十年!”

    满屋子的人,除了胡冰冰,都被震惊到了,我也不例外。

    十年是个什么概念,那就是356o天,相当于天天24小时的修炼,连睡觉的时间都省下了。其实,我们常说的修炼时间,十年,二十年,最多也不过是每天十几个小时而已。

    但这丹药确实不同,这十年可是满打满算的十年,没有丝毫的水分。那就相当于一个勤奋的修炼者二十年的时间,想都不敢想。

    “对啊,难道很多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地万无所谓的说着。

    “真是份厚礼,也不知道我们以后该如何还过去。”这时,程夏梦已经彻底打翻了醋坛子,喝光杯中的红酒,看着地万说道。

    我看看她,有看看地万说:“额呵呵,教主大人大量不会跟我们计较这些的,是吧!”

    “对啊,我也没让他还啊,你该不会怕他以后对我身相许吧?”地万这时忽然说道。

    噗!

    胖子,老魏头,洪一天还有我自己,一口酒喷了出来。

    “这菜是没法吃了。”我看看菜,其实是说出了心里话。

    “放心,我看紧,他没那个机会,也不敢!”这时,程夏梦还嘴道。

    “哈哈”地万这时马上大笑起来,然后有所指的说:“对,你看的紧!他不敢!”

    我坐在那里,已经全身湿透了,最后终于忍无可忍的站了起来:“那个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走。”我拉着程夏梦的手,就走出了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