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400章刘大同
    进了别墅,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别墅客厅布置的灵堂。㈧  ㈠Ω中文网Ww W.8⒈Zw.COM

    地当中摆放着一口黑漆皮棺材,上面放着一大束白花作为点缀。后面的墙上,挂着一个大大的黑底白字的“奠”字,把灵堂的氛围一下子突出的很庄重。

    两边书写的两幅挽联,右边是:“英年早逝,人间少一俊杰。”左边是:“双亲送子,天界多一福神。”

    两个挽联中间挂着死者的一张,24寸的遗像。我看看死者的相貌,年纪有二十六七岁,长得挺帅气的,可惜是对桃花眼。

    下面是一张供桌,上面摆放着四盘果盘、三盘糕点、一个汉白玉香炉,里面插着五根香。供桌左右摆着两根高大的白蜡烛,火苗不停的跳动。

    只见灵堂的边上,站着一个中年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葬服,应该是死者的母亲。

    这时,刘大同终于说道:“我没想到小师傅如此年轻,呵呵。”他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我也知道他挺失望,好像有些后悔认为老魏头坑了他。

    老魏头是老江湖了,黄眼珠一转就知道刘大同是怎么想的。小呵呵的走过来,跟刘大同说:“刘老板,别看我这位兄弟年纪小,但可是龙虎山正经八百的天师。”

    我为了消除刘大同的顾虑,把我的天师印拿了出来:“刘老板,这是我们龙虎山的天师印,虽然没有身份证那样具有法律效力,但这东西只有龙虎山天师教才有资格。”

    “您要是还怀疑的话,那我们转身就走。您在另请高明,如何?”我说着,做出要走的意思。

    “别别别”

    这时,刘大同把我们拦下,说道:“我不是怀疑小师傅,只是没想到小师傅这么年轻,确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如果我刚才有什么地方得罪的话,可得多多包含。”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确实是这样,如果你的外表不像个附和你职业的身法的,那也难怪人家怀疑。

    那个中年妇女这时,走过来说道:“对不起几位,刚才是我家老头子的不是,你们可不要生气。”

    “您是死者的母亲?”我这时问她。

    女人点点头算是默认,然后说道:“没想到小天就这么走了,几位师傅今天就仰仗你们几位了,把小天的魂叫回来,见我们见我们最后一面。”说完,她就泣不成声了。

    刘大同也叹了口气:“别哭了,我扶你到到卧室里躺一会儿吧,你都两天没休息了。”

    从女人的气色上看,她确实非常憔悴,是问天下母亲谁的儿子要是死了,有不难过的吗?

    我说道:“您先休息休息吧,到了时间我就叫刘老板叫醒你,要是你儿子的魂魄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走的也会不安心的。”

    女人听我这么说,点点头让刘大同扶着上了二楼休息。我们三个在这里等候。

    趁这个时间,我们好好的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刘大同的别墅装修豪华,乳白色的大理石地面反射着金灿灿的灯光。

    客厅摆放着一套乳白色的真皮沙,看着就非常高档,胖着和老魏头一屁股就坐在了上面。

    我看看时间,已经快1o点了。这时,刘大同从二楼下来,冲我们礼貌的点点头,说:“要不几位先吃些东西吧,时间还来得及。”

    “好!”胖子和老魏头一口同声的说道。

    我现这个刘大同不向我印象中的那些煤老板,显得比较有涵养。从他的言谈举止上看,丝毫没有土豪的气息。

    刘大同带着我们到了餐厅,原来他已经备好了饭菜,十几个菜有荤有素,而且卖相不错一看就是从饭店订来的。

    “刘老板也坐下一起吃吧,我看你脸色也不太好,想必这些天也没有吃什么。”我这时说道。

    刘大同惨笑一下,无奈的说:“能好吗,我就这个一个儿子,谁想到会”说着,他的眼圈红了起来,表情痛苦。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刘老板既然请我们来,那就一定相信命运因果,其实我们的命早就有了定数。令郎既然已经走了,那就说明这是他自己的命,我们活人能做的就是好好的活着,不要让已经走了的人又所牵挂。”

    刘大同看着我的眼睛,仿佛已经听进去了,过了能有十几秒终于说道:“唉,都是命,都是命。没想到小师傅年纪不大,倒把这世上的东西看的这么透,佩服佩服啊!”

    说完,他端起杯酒一饮而尽:“这都是命啊!”

    大家边吃边聊,我现这刘大同为人还不错,丝毫没有那些穷人乍富边吃土豪的陋习。

    对我们非常尊敬,而且谈吐文雅一看就是个有学识的人。通过交谈我才知道,原来这刘老板竟然是我和胖子的学长,只不过人家比我们早了能有3o界。

    刘大同知道我和胖子是他的学弟,更加的热络起来,跟我们讲学校一起的厉害和趣事。

    我们也知道了刘大同的家史,原来他从大学毕业以后,就被分派到了山西省文联。改革开放以后,他终于下决心下海经商,那时候国有矿上有部分要承包给个人,他就找了些关系弄到一个小煤矿。

    经过将近三十多年的经营,他现在资产数十亿,虽然这些在山西不算最成功的,但是在他看来钱已经够用了,没必要当金钱的努力,这些年主要从事环保产业和慈善事业。

    我们聊到了11点半,这时我看看时间,说道:“刘大哥,我们开始吧。”

    刘大同点点头:“那就全靠你了,我的学弟。”

    我们来到灵堂前,刘大同已经准备了一张作法用的长条桌案。他把自己的老婆叫下来,两个人在旁边等着。我们把带来的东西都摆在桌子上,点上蜡烛。

    “你儿子叫什么,生辰八字?”我问刘大同。

    “刘天,199o年7月3日,早上9点o5分。”刘大同回答。

    我查了万年历,然后再灵符上写上刘天的名字和生辰八字。此时,时间正是午夜12点,我脚踩七星步,口中念着咒语,把灵符插在桃木剑上,然后焚烧。

    呼!

    一阵凉风从外面吹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