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397章约会
    “老林,我们走了。㈧『㈠中文Δ』网Ww W.*8⒈Zw.COM”

    喝完最后一杯酒,我们三个站起来,和老林道别。看着他的照片,挥了挥手。

    老林的墓地比较靠后,我们于是往出口的方向走。

    忽然间,我感受到一股淡淡的阴气,从旁边的墓园里散出来。

    难道这地方还有鬼怪不成?而且,这大白天的竟也如此嚣张。

    要说这片陵园,是我亲自挑选的。老林的墓地一共花了2o万,两平米大,算起来比活人住的房子都贵。我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因为这了的环境和风水好些。

    古代人很早就认识到人类对自然的依附、顺应关系,衣食住行,生老病死都与自然息息相通,必须和谐相处。

    人脱离了自然就会出现问题,人们在对自然的总结中产生了的风水思想,“入土为安”、“天人合一”是这一思想在丧葬上的反映。“葬”字,形象地说明了这一观念:死后入土,上面覆以植物。

    我没想到一个风水这么好的地方,竟然会有鬼物出现。不禁感到有些好奇,就停下来看看周围,看看那阴气从何而来。

    胖子和老魏头看到我不走了,非常好奇。

    “你怎么不走了?”胖子问我。

    这座墓地,依山傍水,环境优美,正所谓:“山主人丁水主财”,意思就是择山,可以令后世人丁兴旺;择水,可以令财源滚滚。石为山之骨,水为山之血脉,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水是生命之源,山有了水才有了生命,没有水的山就仿佛没有灵魂,所以风水有言:有山无水休寻地,未看山时先看水。

    环顾四周,我说道:“这里有股阴气。”

    “墓地自然有阴气,这有什么奇怪的。”老魏头无所谓的说道。

    我终于现了阴气飘来的位置,说:“但这阴气不一样,是一股怨气。”

    说完,我就本事那阴气飘来的地方走去,他们两个跟着我身后。阴气出自一个墓碑之下。

    我看到墓地的主人是一个叫曽雨的女孩,看照片能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的挺漂亮。

    碑文的日期是半个月前,那阴气其实并不是很浓,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

    “看来这墓主人也是有口怨气未消啊。”我看着那墓碑说道。

    胖子看看照片:“真是可惜了,这么年轻就死了。”

    老魏头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这世上可惜的事情多了,有的刚出生就死了,其实不是更可惜。只要她不闹事,咱们没必要多此一举。”

    我一想也是,有怨气只要不害人,为什么要管?而且我今天也没到度符什么的,也帮不了她什么。

    “不管因为什么,你已经死了,看开些吧。”我对着那墓碑说了句,就和胖子他们下山了。

    我们开车到了市区,我就和胖子他们分开了,因为下午我要和程夏梦逛街吃饭,过二人世界了。

    因为这段时间她比较忙,我们已经一个星期没见面了。程夏梦约我到国贸见面,我下车后就看到了她正等着我呢。

    她今天穿着的非常少女,平时总是穿牛仔裤,而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非常漂亮。

    过往的行人尤其是那些男人,总是偷偷瞄着她。

    “美女,一个人吗?”

    我走到她面前,故意摆出一副流氓的嘴脸。

    程夏梦憋住笑意,板着脸说:“对不起,这位先生,我在等人。”

    “哦?不知美女在等什么人?”我挑逗她道。

    程大警官看了看我,一脸开心的说:“我呀,我在等那个到处留情,总是花心的臭小子,你是吗?”

    听到她说的,我后背立刻就冒出一身冷汗,那又心情再开玩笑:“我,我我我我哪有?”

    程夏梦是在是憋不住了,哈哈笑起来:“看把你吓的,我随便说说而已,难道你真的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

    “没当然没啦!”

    我厚着脸皮回答,其实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了。

    “那要看看你的表现,嘻嘻。”她一把跨住我的胳膊,说道。

    我看看周围没有人偷听,于是说道:“今天晚上我就好好表现一下。”

    程夏梦的脸,腾的一下子就红了,悄悄的掐了我胳膊一下:“要死了你,这可是公共场所,说这些你也不怕丢人。羞羞!”

    我们进了国贸开始逛街,不得不佩服女人逛街的本事,我在后面就是个跟班,当然也是买单的那位。

    咱现在有点小钱了,给自己女人买东西我从不手软。逛了能有两个多小时,我实在是顶不住了。

    最后,我们在星巴克喝咖啡休息。

    “王晓雅最近怎么样?”这时,程夏梦忽然问我。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问这个问题,大脑有些短路:“额还还好吧。”说实话,我多少有点心虚。

    程夏梦看着我,露出狡黠的笑容问我:“你救王晓雅可不是第一次了,万一她打算以身相许怎么办?”

    噗!

    我一口咖啡喷出来,还好没喷到程夏梦的脸上,赶紧擦了擦嘴巴和桌子。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和王晓雅就是,就是好朋友。”我赶紧解释,希望自己刚才的反应,没有让她怀疑。

    程夏梦一笑:“傻样,我随便说说的,看把你吓的。”

    “大姐,你要是总这样吓我,就不怕我我吓得不举了。”我抻着脖子,小声的对她说。

    “那就知道那事,小色鬼。”她娇嗔的骂了我一句。

    这时,程夏梦的电话响了,是程队长打给她的,说是生了一件案子,需要她回去复命。

    “对不起,又有案子了,我要马上回去。”她挂上电话,非常抱歉的对我说。

    “难道你们局里人手这么紧张吗?”我有些生气的抱怨道。

    “没办法,刑警队的其他同事都被别的支队借走了,今天虽然我休息,但是如果有案件生的话,还得去啊。”程夏梦拉着我的手,撒娇道。

    我无奈的摇摇头:“好吧,谁让我们的程大警官这么英敏神武呢,那我就只能敢当你背后的男人了。”

    程夏梦开始离开去了警队,现在就剩下我一个站在国贸的停车场前。我突然想起了王晓雅,不知道她雷法修炼的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