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396章上坟
    尴尬,真他娘的尴尬。Ω㈧㈠  『中Δ文  网WwΩW. 8⒈Zw.COM

    我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也不管能不能惊动王晓雅了。

    “伯母,我”我急于证明自己还是个正人君子,虽然在你女儿床上,但并没有说什么出格的事情。

    “我知道,知道”

    王晓雅的母亲笑眯眯的,并没有生气,反倒是拍拍我的肩膀,说道:“我过来就是看看你们醒了没有。饿了吗下去吃些东西吧。”

    “”

    我懵逼了,王晓雅母亲对我态度,实在是有些怎么说呢,就好像看,看自己女婿一样。

    扭头看看身边的晓雅,她此时还在睡着,但是脸色比昨天要好很多了。我悄悄的从床上下来,跟着伯母出来晓雅的卧室。

    下了楼,就看到餐厅里胖子和王总正吃着早餐。桌子上丰富得很,面包、牛奶、鸡蛋、培根各种小菜和米粥。

    “哦你醒了。”

    胖子吃的满嘴都是,看着我说道。

    我看了眼客厅的时间,已经上早上9点多了,上学肯定是迟到了。

    “恩,王叔叔早”我和王总打了个招呼。

    王总看到我来了,笑着点点头:“快去洗洗,然后吃早饭。”

    我来到洗手间,现牙膏,牙刷还有新的毛巾都准备好了。这时,伯母站在门口说:“这些都新的,我刚准备的。对了,你要不洗洗澡吧,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哦,好好”我看着伯母一脸慈祥的笑容,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有些不太适应。

    洗漱一番后,我从里面出来,走到餐厅。此时,王叔叔和伯母还有胖子,都在等着我呢。

    “快吃饭吧,一鸣。昨天累了一天,肯定是饿了吧。”王总显然已经吃完了,但是他并没有离开餐桌。

    而伯母什么都没有说,还是那么笑眯眯的看着我,看的我心里毛。还盛了一碗米粥放在我跟前。

    胖子这家伙还没吃完,催促道:“赶紧吃啊,要不然我就都吃了。”

    我冲大家笑笑,然后开始吃早饭,但是我能明显感到王总和他老婆那两道目光,都在盯着我。

    我把头埋的很低,只顾吃饭,旁边伴随着胖子胡吃海塞的声音。盯着一脑门子的尴尬,我终于把这顿早饭吃完了。

    “吃饱了吗?”晓雅母亲慈祥的看着我,轻声问道。那样子就跟我是她儿子一样。

    “哦,吃饱了,谢谢阿姨。”我赶紧谢道。

    “哎呀,我也吃饱了,额”胖子总算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打了个饱嗝。

    这时,楼上突然响起了王晓雅的声音:“一鸣!”

    我赶紧从椅子上跳起来,用最快的度冲到楼上。当我推开晓雅卧室的时候,现她坐在床上,披头散的一脸害怕。

    “我在这。”我跑到她床边。

    王晓雅猛的抱住我,哭着说:“真的是你,我我以为自己在做梦,梦见你来救我。”

    这时候,王总他们也跑进了房间。

    “晓雅!”

    王总和他老婆看到自己的女儿醒了,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激动的喊着。

    “爸,妈!”

    王晓雅看到自己的父母,非常的激动。我把她从床上扶下来,她一头扎进父母的怀抱。

    一家三口爆头痛哭,把昨天见面没有抒出的情感,都爆出来了。

    我和胖子从房间里出来,来到客厅。

    “嘿嘿,趁着丈母娘和老丈人都在,要不然你就挑明得了。”胖子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鄙视了他一眼:“滚,你是让我当陈世美吗,那夏梦怎么办?”

    忽然,我感觉楼上有动静,一回头现人家一家三口正站在二楼上,看着我们呢。

    我心里一紧,不知道刚刚我说的,他们有没有听到。

    三个人从二楼下来,王晓雅马上抱住了我:“谢谢你,一鸣,要不是你”

    我有些尴尬的把她松开,笑着说:“你说什么傻话,我们可是额,呵呵你懂得。”

    王总和晓雅母亲也开始哈哈笑起来,只有我感到自己有点尴尬,也只能用笑声环境气氛,但这笑容我自己都感觉到,太特么虚伪了。

    “对了,晓雅你在家里休息几天吧,我和胖子现在要回学校了。”我拽拽胖子的衣服。

    胖子马上跟我圆场:“对啊,我们都是学渣,耽误了不少课,再不用功连毕业都成问题。走了,走了”

    从王家出来后,我感到自己全身都那么放松:“给我来根烟。”

    “呦,主动要烟抽,难得啊,哈哈”胖子从抽出一支烟给我:“怎么样,有压力了没?”

    我吸了一口烟,感到全身说不出的舒缓,说道:“太特么尴尬了,看来我以后得少来这里。”

    路上,我给程夏梦打了电话,主要说了我已经救出了王晓雅的事情,还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她。

    程夏梦在那头听了以后,知道之前那几个受害者都是吸血鬼干的,说要把这个事情上报,就挂了电话。

    一晃就是一个礼拜,这段时间还是比较太平的。我除了练习天罡雷法,就是学习。休息的时候,就到程夏梦的家里去。

    胖子对面羡慕嫉妒恨,因为林婉婉现在在东北,他只能在寝室里和高山还有贾楠一起玩耍,或者到铺子里和老魏头喝酒,吹牛b。

    期间我也给王晓雅打了电话,她现在已经彻底没事了,而且每天都在练习我教给她的雷法。我们的关系一直处于一种十分微妙的境况中,谁都不愿捅破那最后的一道屏障,或者说都不愿意面对现实。

    这一天,我和胖子还有老魏头去给老林扫墓,今天是他一周年的忌日。

    我们三个坐在老林的墓碑前,到了四碗白酒。

    “老林,我们来看你了。”我第一个说道。

    胖子端起碗:“在下面好不好,如果不好就托梦给一鸣吧。”

    “林老弟,你我是第一次见面,现在我帮着他们打理你的铺子,跟你说咱这铺子,现在已经是那条街上的龙头老大了,哈哈。”

    我们三个人端着酒,对着林暮夏的墓碑,一饮而尽。

    “真特么痛快!”胖子不禁感慨道:“老林,你生前不让我碰你的女儿,现在嘿嘿你管不着喽。不过,我誓只要我胖子活着,就不会让婉婉受委屈。”

    我们在老林的墓前做了一个上午,中午的时候来离开,当我们经过其中一个墓地的时候,我忽然感受到了一丝的阴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