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379章怎么会变成这样

第379章怎么会变成这样

 
    “怎么了?”王晓雅不明所以的看着我,她不知道我的手为什么停在了空中。Δ㈧㈠ 中Δ 文网Ww『W.Δ8⒈Zw.COM

    我的脸感到有些热,把手收回来,说道:“额,这个恩,男女有别不太方便。”最后,我还是说出了理由。

    “不方便?”王晓雅重复了一句,然后忽然笑了:“这都什么年代了,你的思想还这么封建,我这不是我认识的张一鸣,难道你有邪念!”

    啊?

    我看着王晓雅,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看得开,而且还说我是老封建。好,那我就开放一次给你看看。

    “既然你都不在意,我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说着,我坐到了她的对面,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王晓雅主修的是木属性,所以主要围绕的是肝经修炼。肝经是十二经脉之一,该经一侧有14个穴位,两边就是28个穴位。

    肝经起始在期门穴,而期门穴就在乳下的位置,而且肝经一路向下,需要经过王晓雅的部位。

    王晓雅看着我的手指慢慢接近自己,虽然刚才说的头头是道,但是真要是来真格的,她也感到是的羞涩,后来她干脆闭上了眼睛。

    “那,你先躺下吧,这样我方便点。”我其实也有些紧张,毕竟我可从没碰过她的身子,尤其是这么私密的位置。

    “哦。”

    王晓雅哦了一声,然后闭着眼睛,躺在了地上。

    不可否认她的身体很好,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了如此的尤物躺在面前,估计没有几个能挺得住的。

    我在这么样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看着王晓雅玲珑的曲线,只感到热血上涌。

    我的食指终于慢慢的触碰到了她的期门穴,就在她ru下的位置。当我的手指刚刚碰到她的时候,王晓雅身体如同触电般的一抖,随之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她面色突然潮红起来,长长的睫毛不住的抖动,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看起来非常紧张。

    其实紧张的不止她,我更紧张,同时敢达自己体内那股原始的冲动越来越强。

    “额然后呢。”

    这时,王晓雅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我这才现自己的手指,一直点在人家的穴道上:“哦,这个你记住这里就是肝经的起始学位,接,接下来就是章门穴”

    指头顺着肝经的路线,慢慢下滑,而我听能感受到她身体在微微抖。不知不觉我和她的脸上,都冒出了汗,而她的脸非常红,鼻翼微张,口中呼出热气。

    王晓雅穿的是一件天蓝色的长裙,质地非常的薄,我的手指能跟明显的感受到她皮肤的温度。

    “这,这里是章门”我的手指轻轻滑动到了下一个学位。

    王晓雅娇声一呼:“啊!好痒。”

    她这一声,把我叫的真是七荤八素,此时我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心说张一鸣啊,你个小瘪三不要乘机吃王晓雅的豆腐。

    王晓雅的身体本能的扭动了一下,因为章门穴就在肋下,对于很多人来说都非常的痒。

    “别,马上就好。”我说着又把手轻轻的顺着肝经的线路,向下移动。

    随着我手指的滑动,王晓雅的呼气越的急促,而我也是同样。心说,这那是修炼简直就是在遭罪啊。

    房间里真的很安静,只有我们两个浓重的呼吸声,和逐渐升高的体温。

    我的手指慢慢滑到她小腹的位置,此时王晓雅全身又是一震,嘤咛了一声,听得我热血上涌。

    王晓雅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裙子紧紧的箍在她的身上,把全身的曲线更加凸显出来。

    “怎,怎么挺了”过了能有一分钟,王晓雅终于问道,她的声音有些干哑和颤抖。

    我也回过神来,说:“哦,好好”我的手指再次往下,慢慢的终于来到了她小腹下面,腹股沟的位置。

    “啊!”

    此时,王晓雅突然叫了一声,声音有点大,而且全身又是一阵颤抖。

    这个位置实在是有点敏感,不要说是个女孩子,就是一个大老爷们也都会不好意思。

    我赶紧把手缩了回来,解释道:“这个,我不是故意的,是在是这里是肝经”

    此时,王晓雅张开眼从地上坐了起来,她面色潮红的如同樱桃。而我此时也心跳加,努力的克制自己体内的原始。

    王晓雅双眼迷离,脸蛋红扑扑的,她忽然朝我扑来,双手捧住我的脸就吻了过来。

    此时我的脑子里也完全是空白的,王晓雅抱着我的头,疯狂的吻着我嘴巴。她就像一只小母豹子一样,我刚想推开她,就被她推到在了地上。

    她骑在我的身上,不由分说的再次吻下来,而此时的我已经彻底沦陷了,疯狂的开始回应着。

    我们两个在客厅的地板上,如同两个正在情的野兽。那个温文尔雅,如同仙子下凡的王晓雅,此时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原始的

    一个小时以后,我躺在地板上,而她躺在我的怀里。

    周围全都是我们两个人,凌乱的衣服。

    地板上,全是我们两个刚才流出的汗水,又滑又腻。

    我做了什么?

    此时,我不断的在心里问自己,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说好的是修炼啊,这可到好变成了

    “唉!”

    我不禁叹了口气。

    这丫头抬起脸,看看我:“怎么了,是不是我”

    “没”我摇摇头:“这不怪你,都是我的错。”

    “不,是我主动的,都怪我。”王晓雅这是做起来,看着我说道。

    我从地上捡起我的衬衫,给她披上,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事已至此,就不要说什么对错了。我如果是柳下惠也不止于此,错的不是你一个,还有我。”

    这时,我突然看到院子里,有一辆车进来了。

    我擦!是王晓雅他爹的车。

    王晓雅也现了这个情况,我们感觉手忙脚乱的开始穿衣服,还好不是冬天,我们穿的都挺少。

    就在我穿上裤子的一刹那,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了。

    只见王总和他老婆两个人,走进了客厅。

    当他们看到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都是一愣。

    “呦,一鸣啊,你回来了”王晓雅的父亲看着我,笑呵呵的问候道。

    我特么现在哭的心都有,但也必须回答:“呵呵是啊,回来了,回来了。”同时,开始四处坚持有没有什么露马脚的地方。

    这是!

    我突然看到地板上的那斑斑血迹,那难道是王晓雅的处子之血

    而王晓雅也现了,她惊慌失措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