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323章恐怖的天葬
    “不用问,那他背的一定是尸体了。』『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

    我看着天葬师把那白色的裹尸布打开,露出里面一具老人的尸体,白苍苍,面容干枯,全身精瘦,尸体微微黑,而且伴随着一股尸臭的味道。

    这时,天葬师跪在尸体前,双手合适,口中念着藏语。我们虽然听不懂,但也知道这一定是他们度的经文。

    我们都保持着敬畏的心情,看着天葬师的天葬仪式。

    老魏头说:“一会如果看到什么你们无法理解的画面,也不要感到大惊小怪的,那是对人家的不尊重。”

    我和胖子点点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天葬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就是暴尸荒野,再念端度经文而已吗?

    经文念了能有一分钟后,终于完了。

    我看到天葬师这时,站起来,然后看看周围,从空地上搬起一个大石头。

    我和胖子都感到纳闷,他要那石头有什么用?

    天葬师手里捧着大石头,站在尸体的头部位置。

    难道

    我和胖子一对视,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果不其然,只见天葬师用手里的尸体,猛的砸向尸体的头部。

    啪!

    瞬间,尸体的头盖骨砸裂。

    我似乎都看到了那白色的脑髓,正缓缓的从缝里渗出了。

    胖子已经不行了,捂着嘴绕道车的另一端,开始狂吐。老魏头点上一颗烟,面色一有点难受。

    我也点上一颗烟,不为别的,就是中和一下尸体上出来的气味。

    紧接着,诡异的画面依旧进行,天葬师从兜里,抽出一把藏刀。然后竟然开始给死尸剥皮!!!

    说实话,我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什么恐怖的画面没见过,但是看着剥人皮,还是头一次。感到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有股反胃的冲动。

    尸体皮肤下面那粉白色的肌肉,和不多的脂肪都袒露在天与地只见。我们最后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这种仪式,所以悄悄的都上了车,坐在车里观看。

    吱!

    这时,天空中一阵叫声,引起了我的注意。

    抬头一看,原来空中盘旋着即使好像是秃鹫的大鸟。

    “嘿嘿,真正的主角登场了。”老魏头笑说道。

    胖子不明白,我其实也有点不明白。

    “和那些秃鹫有什么关系?”胖子问。

    老魏头说道:“你马上就知道了,嘿嘿。”

    这是,天葬师不但把尸体的皮剥了,而且还把尸体的肌肉,一刀一刀的割了下来。

    那些秃鹫越飞越低,低到里地面只有十几米的距离。它们体现很大,翅膀伸展开能有四五米宽,它们肯定是要想吃尸体了。

    只见天葬师手里拿着那些从尸体上割下来的肉,不断的抛向空中。那些秃鹫在空中非常准确的接住,天葬师抛向空中的死人肉,然后开始吃起来。

    这个场面确实令我和胖子感到震惊,没想到天葬是这样的,甚至令人感到有些可怕。

    秃鹫慢慢越聚越多,从最开始的十几只,变成了后来的五六十只,再到后来起码有一百多只了。

    他们在空中不断的盘旋,和一群在空中飞舞的轰炸机一样。这在城市中,是根本就不可能见到的画面。

    他们就像是一片乌云一样,在我们的头顶上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而漩涡的中心点,就是天葬师和尸体。

    过了能有半个小时,那些在空中的秃鹫,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有几只胆子大的,落到尸体旁边,一点点的试探着靠近。

    我见天葬师并没有驱赶它们,而是任它们啄食尸体。后来,更多的秃鹫落了下来,开始主动到尸体上啄食。

    天葬师这时主动退到一边,离尸体能有十米的距离,只见他跪在地上,开始唱起藏语歌来。

    他嗓音并不悦耳,甚至还有些沙哑粗犷,但是歌的旋律却很美,有一种宗教的冗长,庄重,还有藏族的那种特有的悠扬,豪迈

    我不禁听的有些入迷了

    现在,地上那一百多只秃鹫,已经把尸体包围的里外三层。从外面看,根本就看不见尸体,只有一堆秃鹫和不断扇动的大翅膀。

    “原来这就是天葬啊!”我不禁感慨道。

    天葬是蒙古族、藏族等少数民族的一种传统丧葬方式,人死后把尸体拿到指定的地点让鹰,秃鹫,吞食。

    天葬核心是灵魂不灭和轮回往复,死亡只是不灭的灵魂与陈旧的躯体的分离。西藏人推崇天葬,是认为拿“皮囊”来喂食秃鹫,是最尊贵的布施,体现了大乘佛教波罗蜜的最高境界舍身布施。

    听老魏头悄悄给我们介绍天葬师的职业,天葬师均为男性,有僧人亦有俗人。寺院附近天葬台的天葬师以僧人居多,一般村寨附近的天葬师以俗人为主,但许多天葬师是还俗的僧人。

    胖子看着这画面,全身打了个冷战,说道:“我可不想死后被这些家伙吃。”

    我看着那些秃鹫,心里也感到有些受不了。

    大约过了能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秃鹫慢慢散开,露出了里面的尸体。

    我一看,那里只剩下了一副骨架,连人皮都被那些秃鹫吃了。这是,天葬师凑来,又用石头开始砸尸体的骨头。

    啪啪啪

    那声音听着有些渗人。

    总算被骨头都砸开了,那些秃鹫又一次聚拢过来,开始吃骨头里面的骨髓。

    “哎呀真是一点都不糟践啊!”胖子坐在车里,隔着玻璃说道。

    “今天确实开了眼,知道了什么是天葬。”我也有些感慨,真是无奇不有。

    那些秃鹫又吃了能有半个小时,终于真正的退开,慢慢的飞离这里。

    天葬师这时,把死者的骨头用白色的裹尸布重新包好,至于这些如果对待这些骨头,那就不是我们关心的了。

    我们从车里下来,对着天葬师施了一礼,接着问清风岭的所在。

    他把裹尸布背在身后,指着一个方向,说道:“那里,那里就是你们要去的地方,我的朋友。”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哈拉湖的对岸,一片连绵的山脉中,有一个突出的山峰。

    “那个山峰就是清风岭?”我又确认了一遍。

    天葬师点点头:“格桑不会骗人,更不会骗远道而来的客人。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