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95章同行
    既然王晓雅这么说,我也就没当做重要事去对待。㈧ 『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

    从饭店出来后,王晓雅把车开来,我扶着已经不省人事的胖子上车。

    ”胖子真可怜。“王晓雅开着车,看看后视镜的胖子。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到了地方,和王晓雅分开,我背着胖子上了楼

    这一夜,胖子说了一晚的梦话,都是关于林婉婉的,我也是一宿都没睡,根本就睡不着。

    第二天,我们又来到铺子,等着生意。

    我们两个商量好,今天晚上开始巡城模式,尽量找到几个邪祟,孤魂野鬼什么的,希望能打探出来莲花门的消息。

    其实,在阳间游荡的这些孤魂野鬼,和我们正常人的世界差不多。如果有什么大事,一般都能听说到。

    干这行也不短了,也稍微了解了一些。自从鬼王覆灭以后,那些游魂野鬼一直处于群龙无的状态。

    地万当初希望萨满的碑王能够在帝都这里扎稳脚跟,但是最近生了这么多事,于是这件事就一直搁置了下来。

    中午的时候,我们本想出去吃口饭。

    ”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驱邪的东西卖?“

    忽然,一个四十多岁中年男人,从门口进来。看见我们就问这个。

    这男人看着没什么特别,梳着偏分头上已经有几根白,鼻梁上挂着一幅厚厚的眼睛,穿着白衬衫,看着文质彬彬的。但眉宇之间,好像有一些阴郁,眼圈黑,眉头紧锁。

    ”你好,你需要什么辟邪的,我们这里都有。“我赶紧介绍道。

    那个男人冲我点点头,露出一丝笑容,说道:”额,就是镇宅驱邪的,额我能不能问个事啊。“他样子十分客气。

    ”呵呵,没问题,有什么事尽管问。“我看着他那个样子,就知道可能真的是遇到什么事了。

    ”如果有人有人撞邪了,用什么比较好?“他抚了抚眼镜,有些疑虑的问。

    我看看他,想尽量解释的清楚一些,于是说道:”这要看具体情况,如果是冲撞了一般的鬼魂,就用驱邪符或者镇宅符。但是也一些怨气更重的东西困扰,就需要更多的手段了。如果是被邪物,比如精怪之类的,就得用别的手段。“

    那中年人听我说了,脸上露出难过和惊恐的样子。

    ”这,这么麻烦?那可怎好“

    我看他有些可怜,于是问:”到底是什么事,如果我们跟你去看看,也好对症下药。光买辟邪之物,未必有效啊。“

    ”你是说,你会驱邪?“中年男人眼睛里冒出一丝希望,看着我声音有些颤抖的问。

    我点点头:”我是龙虎山的俗家弟子。“

    ”龙虎山?我,对不起,我没听说过。我还以为你是茅山派的呢“他又扶了扶自己的眼睛,表情有些尴尬,不好意思。

    ”我不是说你们是骗子,只不过当初找了几个自称是茅山俗家子弟,没想到都是光会骗取的家伙。“

    我一笑,说道:”我能体会你的感受,这样,我们免费帮你,怎么样?“

    ”真的?“他显得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高兴。

    我们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从哪些鬼怪的嘴里,知道莲花门的消息,至于赚钱现在根本就没必要。

    接下来,他就开始讲述自己家里生的事情。

    他叫沈伟,今年45岁在一家报社当编辑。出事的是他15岁的儿子,沈晓峰。他儿子半个月前,跟着学校的几个同学出游。

    回来的当晚就生了怪事。

    那天晚上,沈伟半夜起来上厕所,刚进厕所门口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沈晓峰只能在镜子前,正在用他妈妈的化妆品化妆。

    当时给他下了一条,沈晓峰看到父亲,并没有感到什么慌乱。只说他参加了学校的话剧小组,他需要办成个女孩,所以在练习化妆。

    沈伟知道后,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但是,越往后越现儿子有些诡异,总是在半夜化妆,有的时候还穿着他妈妈的裙子,在客厅和自己的卧室里溜达。大半夜的自己在客厅看电视,尤其喜欢看那些苦情剧,什么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单身母亲都是以女性为主角的戏。

    他现儿子越来越女性化,以为是不是心理出现了问题,于是要带着他到心理医生那里去看看。但是儿子跟他大吵了一架,后来干脆连学也不去了。

    后来他咨询了心理医生,但是得到的答复是,一般男孩女性化都是在童年时期,还有根据周围环境的变化而逐渐形成了,像他儿子这种突然在短短几天内,就变得女性化的事情,从没听说过。

    之后,他到学校给沈晓峰请假的时候,听到老师和同学反映。

    沈晓峰在这段时间,性格大变,以前喜欢打篮球,现在下课了就拿出小镜子,开始化妆。有一次,他竟然进入到了女厕所里,还好当时没有女生在里面。

    就在前几天,他现自己儿子的声音都有些女性化了,在家里更是大摇大摆的干脆穿上了女装。

    听小区的几个大爷说他儿子可能是撞邪了,于是他就满城的找道士,风水先生上门给他儿子驱邪。可是,经过几次尝试后,现这根本就没有效果。

    听完沈伟的讲述后,我说道:”恩,可能是被女鬼附身了,我们现在就去看看你儿子吧。“

    沈伟听闻自己儿子被鬼附身,吓得脸色有些苍白,见我们主动和他去看看,多少有了些底气。

    下午两天,我和胖子到了沈伟的家。

    开门的是他老婆,一个典型的家庭妇女。

    ”淑芬,我把能人请来了。“沈伟笑呵呵的对自己的老婆说。

    他媳妇听了,感到有些意外和一丝歉意。

    ”哎呀,我不是说我今天去找人吗,你忘了?“

    ”嘶,对啊,你看我这个记性。“

    沈伟一阵懊恼,看着我们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

    ”没事,只要能帮了你儿子,我们无所谓。“我说道。

    沈伟问她希望:”那情况怎么样?“

    他媳妇把我们请到屋里,这时我们看到一个老头,从一件卧室里走了出来。

    他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小罐子,一脸得意的说道:“我说什么来的,我魏老道出马没有搞不定的事。你儿子已经睡下了,那女鬼已经被我收了。”

    没想到遇见同行了?我心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