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84章江尘的实力
    紫符被一道,突如其来的红光打爆。Ω㈧㈠  『中Δ文  网WwΩW. 8⒈Zw.COM

    碎片如同雪花一样,从空中落下。

    爆炸释放出来猛烈的气浪,把我和九爷还有大师伯,都震倒在地。

    烟雾散去,我恍惚间,看到在院子的围墙上,好像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头比较长,半边脸被头遮盖住。

    “什么人?”九爷从地上起来,一指对方说道。

    只见那人并不答话,身形一纵,如同一只大鸟一样,飞到院中。

    看到此人的伸手,我就知道这里,也就只有九爷和大师伯能和他试试,但也是在没有伤的情况下。

    陈刚看到那人,忽然喊道:“二哥,您怎么来了?”

    谭福和丁孙见到,也上去施礼。

    到了院子里,我才看清这个人的长相。

    看样子,年纪在四十多岁,长披肩,有些花白,把他的右边的半边脸挡住。他身材修长,表情如同蜡像。最令我注意的是,他手里握着一柄长剑。

    这剑通体血红,被月光照着,散出淡淡的红光,剑身上隐约能看到复杂的符文。

    想必那红光,就是从此剑出来的吧!

    那人看到丁孙的惨状,冷冷的说道:“不放心你们。怎么回事,这么不小心。”

    “是,是我太大意了。”丁孙有些惭愧,恭敬的说道。

    我看着对方:“看样子,你也是莲花门的人喽。”

    “江尘,莲花门七大护法第二位。”那人稳稳的介绍到自己。

    江尘是七护法中第二,丁孙是老三,陈刚是老五,胖子谭福是老六,而萧山是老七。除了老大和老四我没见过,剩下的基本都认识了。

    之前丁孙的实力应该是比较强的,如果没有那张紫符,现在的九爷和大师伯也肯定不是对手。看丁孙对这个江尘,如此恭敬的样子,相比他的实力会更强。

    我不由得感到一些担心。这里,九爷和大师伯有伤在身,大师兄也刚刚受了伤,虽然没有性命之忧。

    现在只能靠我了,但是面对他们,我根本就没有胜算的可能,看来也只能被他们抓走了,起码不会连累九爷他们。

    “看来我张一鸣真是值钱,莲花门七大护法来了四个。”我调侃道。

    江尘依旧面无表情:“那就跟我们走吧,免得连累你的山门。”

    “你这把剑,是不是叫血魔剑?你是不是那个茅山弃徒,江尘。3o年前,你杀了你师傅,偷走了血魔剑。”这时,大师兄有些激动的说道。

    恩?我一听原来大师伯认识他,而且他以前还是茅山派的。

    看着他手里的那把叫血魔剑的武器,九爷小声的解释道:“这把剑相传是明朝万历年间,一位会巫术的云南铁匠所制。用僵尸血和七七四十九个冤魂,再加上上好的镔铁,用了十七年才打造而成。”

    “不错,陈九你的记性倒是好的很。”江尘说道。

    大师兄这时激动的说道:“江尘,咱们也算是有一面之缘,当初你十几岁的时候,常常被同门欺辱,我到茅山做客,暗中给你敷药,养伤,也算是你半个恩人。没想到你今天恩将仇报”

    江尘一抱拳,说:“对于你的恩情,我不会忘记,但是你我是私事。我抓张一鸣是关系到莲花门的公事,不可混谈。而且,我们也就是想用他去换林弯弯和天书,不会把他怎么样。“

    九爷这时小声的对我说道:”你要小心他手里的剑,那剑十分厉害,只要被它划破些皮肤,伤口就会变的和干尸一样。而且,那剑能吞噬人的精血和魂魄。“

    ”还不跟我们快走?“这时,江尘看着我说道。

    我说道:”要走也行,但是就这么走,那我多没面子。“

    ”你想怎么样?“他问我。

    ”当然是和我比试比试,如果你赢了我,我就跟你走。“我这时硬着头皮说道。

    其实,并不是我自己没有自知之明,而且我不甘心就这么乖乖的被他们抓了。

    九爷这时夸我说道:”有骨气。不过,这里还有我,怎么可能让徒弟被别人抓走?传出去,我陈九还用不用做人。“

    九爷,说着就要上前去和江尘动手。

    我赶紧把他拉住,说道:”师傅,这里还需要您和大师伯镇守,龙虎山不能少了一位当家的,再说了您是不是瞧不起我,以为我一定能输?“

    大师兄这时,被胖子包扎好,也说得:”师叔,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就算师弟败了,不是还有我们吗?“

    ”恩,那好,你要多加小心。“九爷表情有些凝重的嘱咐我。

    我点点头,把装着灵符的腰包带上,提着风雷剑就来到江尘面前。

    抽出一张雷符,现在只能用这招了。我催动雷符,然后往风雷剑上一排。一股电花顷刻间,就伏在了剑身上。

    风雷剑全身都闪着电弧,在晚上散出蓝光,竟有些绚丽。

    江尘看着我手里的剑,微微一笑:”来吧!“

    这时我有史以来,面对的实力最强悍的一个对手。

    脚下踏着狐步,一剑朝着他的小腹便刺,我这一剑自认为无论是度,力量,还是准确性上来说,都是无可挑剔的。

    但是,这一件还没有碰到江尘的身体,就被他用血魔剑挡住了。

    嗡!

    两把剑挨到一起,就出一种无法形容的特别声音。

    我感到一股力量冲剑身上传到过来,那是一种吸力,导致我的灵力和内力,猛然间顺着风雷剑就泄了出来。

    一股寒意涌向心头,我感觉撤了自己的剑,这种感觉就立刻消失了。

    我终于感受到了那血魔剑与众不同,不在敢长时间的和他的剑,挨在一起。

    施展开冲虚剑法,再配合狐步,我一招快似一招。面对如此强悍的敌人,彻底激了我的斗志和潜力。

    而对方根本就动,单手背后只站在原地,身体随着我的方位而调整角度。我的每一剑,都被他给防住了。

    无论我的角度多么的刁钻,他只一挥剑就能化解开。

    我围着他打了二十几个照面,竟然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乘着绕到他背后的功夫,我极快的抽出一张灵符,打了出去。

    其实,灵符对于人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我淡淡是用它来当安全的。一张灵符我能打入都树干里,可见力量不小。

    如果打在他的身上,怎么的也得受些伤吧!我心里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