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68章打赌
    楼上忽然出现了个中年男人,身材微胖,穿着考究,梳着背头,带着金丝眼镜,看着比较斯文。『㈧㈠中 文Ω『Δ 网Ww』W.8⒈Zw.COM

    他看到王晓雅,赶紧从楼上走下来:“哎呀,没想晓雅这么早”

    王晓雅见到他,礼貌的问候道:“吴叔叔,早上好。我带我朋友来了,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和他们说。”

    看来这个男人就是吴天鹏了,不知道他儿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当吴天鹏来到我们跟前,看看我和胖子。

    我注意到他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眼,似乎有些不悦。

    他对王晓雅说道:“晓雅,我知道你一向都非常懂事。但是,为什么找了两个毛头小伙子,我儿子的命可是金贵的很,真要是出了点什么意外,他们负的责吗?“他的语气有些不善,到了最后,声音渐渐提高。

    不知怎么的,这个吴天鹏留给我的印象,非常不好。全是都散着傲慢、势利的气息。

    我无所谓的说道:”既然不相信,那我们就走吧。“说罢,就打算离开这里。

    ”恩?“

    吴天鹏见我根本就把他当回事,越显得有些生气,脸色有些胀红。

    这下把王晓雅弄得有些尴尬,一笑说道:“这个请吴叔叔放心,他们都是和我关系非常好的朋友,我对他们非常有信心。”

    吴天鹏听到晓雅这么说,还是挑剔的看了看我和胖子。

    “这个晓雅啊,谢谢你能来。但是阿德的事情我看就算了吧,我还是到茅山找高人来吧。虽然有你的保证,但是真出了什么事,凭我和你爸的交情,我能拿你怎么样?你们还是回去吧,老张,送客。”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嘿!

    我一听,还要找茅山那些牛鼻子老道?

    ”慢!“我这时说道。

    吴天鹏一愣,没想到我说话了,他有些不耐烦的看着我,听我说些什么。

    ”你儿子这几天被冤魂弄得生不如此,你还要大众脸充胖子,真是可笑。”

    吴天鹏听我这么说,气的腮帮子直颤悠,却说不出话。

    我接着说道:“我们虽然年轻,但是年轻和有没有真本事没有直接的关系。你要是舍得你儿子死,就去茅山找道士,不过我得提醒你,你儿子够戗等得了。“

    此时,对方听到我说他儿子快要死了,气的指着我,说道:”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这么跟我说话。“

    王晓雅见我们吵起来了,想要从中劝阻,被我拦下。

    ”呵呵,我不知道你是谁,这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不过人死后,都一个德行,得到下面报道。到时候管你是富甲一方的巨贾,还是一代封疆大吏都得乖乖的听阎王爷的落。“

    虽然我说他儿子没几天活头,都是我自己瞎编的。但是,我刚刚确实感受到了这别墅里,有一股非常淡的阴气或者说是怨气,在空中飘浮。

    这时,楼上又突然有人说话了。

    ”生了什么事?“

    我抬头,看到一个中年妇女站在二楼,她身材匀称,仪态庄重,穿金戴银的,看着有些富态。我拿她和王晓雅的母亲,做了个对比,现同样都是有钱人家的,王晓雅的母亲却非常随和。这位,却有些冷傲,看着不好接近。

    只见她慢慢的走下楼梯,露出一副慈禧太后的气势,眼皮下垂的看着我们。

    ”为什么这么吵,不知道我儿子需要休息吗?“

    我心说,不愧是一家子啊,都是那么的不可一世。我和胖子也就算了,毕竟不认识我们。但是你不认识王晓雅吗?怎么连个招呼都不大。

    人家带着我们来给你们解决难题,你们可到到,横挑鼻子竖挑眼,就好像我们求着你们一样,草!

    ”他们是晓雅找来的,给咱们儿子看看,不过我见他们太年轻了,恐怕没什么本事。“吴天鹏和她老婆说道。

    女的这时骂道:“笨蛋,你不会让他们先试试,然后让老张到茅山请人。如果他们真的有本事,治好阿德再好不过,如果治不好我们就先把他们押起来。等茅山的高人来了,再救我们儿子。”

    “我擦,你以为你是谁啊,说押人就押人。”胖子这时候也破口大骂道。

    那女人反倒没有生气,冷冷的说:“你们要是治好了我们儿子,我就给你们5o万,如果我儿子死了,你们就陪葬吧。这里买两条贱命,1o万足够了。”

    “阿姨,您怎么可以这么说我的朋友”王晓雅为我们打抱不平的反驳道。

    女人看着王晓雅,说道:“晓雅,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也不能弄两个江湖骗子过来吧,我没有立刻轰他们出去,已经是给你父亲面子了。”

    王晓雅被那个女人气得浑身有些抖,刚想拉着我们离开。

    “慢。”我拉住王晓雅,然后对着这两口子说道:“你不是说我们是江湖骗子吗,这样吧,如果我们真的救不了你的公子,或者他死在了我们的手上,我就给他陪葬!”

    “一鸣,你不能这样。”王晓雅劝道。

    “好!那么就一言为定。”

    那女人马上说道。

    “一言为定!”我说道。

    赌约已经达成,就没有更改的可能,我也不像让他们瞧不起。我们甚至来立了字据。

    我现这家里,真正说话的起决定的还是那个女人。

    接下来,我们跟着他们上了二楼。

    来到一间卧室的门口,我就感受到了更加浓郁的怨气。

    进了屋子,只看到床上躺着一个2o出头的年轻人,只见他此时脸色灰白,十分消瘦,双眼透着死灰色。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看样子一个是医生,两个是护士。

    见到我们来了,躺在床上的年轻人“额额”的叫了几声。

    原来,他的嘴里插着一根管子,另一头连接着呼吸机。旁边还有个心跳仪,屋子里放着各种的医疗设备,简直就是个家庭急救室。

    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他的嘴里还缓缓的冒着水,那水顺着他的脸,流到枕头上,再流到地上的一个塑料盆里。

    这是什么情况?我心里感到有些纳闷

    只见他印堂有一团青气,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痛苦,嘴里的水就好像没有数量一样,缓缓的流个不停,我估计要是他比起嘴巴,说不定就会被自己嘴里流出的水,给呛死。

    “他肯定是做了什么坏事,是被冤魂缠身,和我讲讲吧?”我这时看着那女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