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50章残符
    秦姐听我要知道这旅馆的历史,点点头说:“那你们先等会儿,等我喂完我爸就和你们讲讲。㈧㈠Δ』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说着,她就盛了一碗米饭,还有一些菜来到老头身边。

    “爸,吃饭了。”

    然后就开始给老爷子喂饭,她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的小心翼翼,喂几下就用毛巾擦擦她父亲的嘴巴,或者吹吹饭菜的热气。

    我和胖子带着明明开吃,这小家伙别看小,但是可以自己吃饭了,而且有模有样,把掉在桌子上的饭粒,都用小胖手捡到自己的嘴里。

    一会儿功夫,秦姐喂完老头,返回到餐桌上和我们一起吃起来。

    “这旅馆是我爷爷留下来的。其实,一开始这里并不是旅馆,而是个私人别墅。我爷爷当年是国.民.党政.府里的一个处长,这个别墅就是他那时候盖的。”秦姐的眼睛扫了一圈,说道。

    “怪不得,我说这里的建筑风格和其他的旅馆有些不一样呢。”

    秦姐的话,解释了我的疑虑,这里前身真的不是旅馆。

    “后来解放后,作为所谓的反革命份子被抓了起来,几年后就死在了监狱里。”秦姐无奈的摇摇头,接着说道:“于是这里就被当时的政.府收走了,到了6o年代,我父亲也被抓了起来,说他是台湾特务,这一关就是2o年。”

    我对历史还是有些了解的,在那个黑白颠倒,嫉妒扭曲的年代里,老实人简直生不如死,更何况还是个国.民.党官员的儿子。

    胖子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国家落实了政策,把这房子还给了我父亲。那时候,我父亲出狱已经快四十岁了,最美好的时光都是在监狱里度过的。”秦姐端着饭碗,看着院子里的小喷水池好像在回忆着。

    她的话确实令我和胖子都唏嘘不已,一个人的青年时期算是毁了,同时也影响了今后的人生道路。

    ”出狱后的第二年,街道办就街上了我母亲和父亲相亲,后来他们就结婚了再后来就有了我。那时候,政策允许个人经商了,所以我父亲就把这里改成了一间旅馆。“秦姐脸上挂着微笑,接着说道:”我的青少年时期基本都在这里度过的,直到我上了大学。“

    ”这里有没有生过什么意外,比如死人什么的?“我谨慎的问了下。

    ”明明,自己去玩吧。“秦姐听到我的话,把孩子打掉。

    胖子也吃完了,然后陪着孩子到楼上去玩。

    ”怎么没有。我母亲十年前就是在这里去世的。“她的神色突然暗了下来。

    我虽然知道这样问有些不通人情,但也得问下去:”对不起,秦姐。我是说,有没有意外死亡的,除了那个宋哥之外。“

    秦姐显然被我的话问楞了,一时不知道给如何回答是好。

    ”额额“

    这时,秦姐的父亲出声音,好像在说着什么。

    她赶紧跑过去看。

    ”怎么爸?“

    秦姐询问着自己的父亲,然后开始检查她父亲的身体,现没什么事情后,给老人端了一杯热水,为他喝下去。

    喂完水,秦姐边个他父亲按摩,边回答道:”在我的记忆力,应该是没有的。死人这么到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我。不会的。“她再次确定。

    我一想,秦姐也就35岁而已,没有她之前生什么事情,如果老爷子或者她母亲不告诉她,她自然不会知道了。

    ”不过,在我出生之前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爸也从未说过,应该是没有的。如果他能说话就好了“秦姐边按摩,边说。

    我老爷子的侧脸,他依旧痴痴呆呆的看着院子里,除了偶尔哼哼几声外,没说出一个字。

    ”啊哦,这小家伙终于睡着了。“胖子从楼上下来,显得有些无奈。

    ”谢谢你。“秦姐谢道。

    下午,老爷子也需要休息,现在有了我和胖子两个壮劳力,自然不用秦姐动手。

    于是,我们把老爷子推回到后院休息。

    上午时候,还没来得及打量这里,现在看看现景色还挺别致。

    后院远没有前院大,连三分之一都不到。鹅卵石蒲成的甬道,直达老头休息的房间。甬道一边种着各种的鲜花,十几只蜜蜂在其间飞舞。另一边个凉亭,里面摆着石桌石椅。

    把老头推荐房间后,我和胖子打算把他抬到床上,让他睡觉。就在我刚刚把他放倒在床上的时候,他的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我的腕子。

    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我一跳。胖子也嗷的一声,蹦了起来。

    ”额额“

    又是言语不清的话语,老头浑浊的双眼看着我,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当然知道他想说话,但是谁知道他要说什么?

    ”老人家,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我这时问道。

    ”额“

    我脑子急的转动,老人家要说什么呢?

    ”是不是这个旅店不干净?“我问出了个大胆的问题。

    ”额额额“

    老头的反应明显比刚才要剧烈的多。

    同时,我现他的眼睛好像在看着某处。

    顺着他的目光,我看到在房子的西北角那里有一排书架,上面放的全是一些古旧的书籍和一些老报纸。

    难道那里有什么秘密?

    ”你是说,那里有东西?“我又问了一句。

    ”额“

    老头这次回答的很干脆,应该就是了。

    我和胖子来到那片书架前,书架分三层,下门是抽屉。我们于是开始找,说实话至于找什么,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总是,要找到那最不同寻常的,或者看着有异常理的东西。

    “鸣子,你看着这时什么?”胖子举着一个木制盒子问我。

    那盒子就和我们上学时用的铅笔盒差不多大小,外表呈棕色,看来有些年头了。最令我感到兴奋的是,上面画着朱砂符,其间还闪着斑斑点点的金光。

    我仔细看了看盒子上的符文,这符文使用朱砂和金粉混合而成的。画的是赈灾符,但画法有些奇怪,这是个残废并不完整,大部分的符文已经脱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