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49章小狗子
    我穿着裤子,风一般的从屋子里跑出来,就看到秦姐站在走廊的过道上。㈧㈠中文网Ww』W. 8⒈Zw.COM

    她倚在桅杆上,惊恐的看着对面打开的房门,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吓到她了。

    当秦姐看到我冲出来的时候,像看到救世主一样,冲我喊道:“死人了。”

    死人了?

    我几个箭步就冲到房门口,往里一看,现昨天的那个宋哥,安静的躺在床上,嘴唇泛紫,眼睛挣得大大的,看着房顶,表情很狰狞,双手微曲好像在抓着自己的胸口。

    这时候,胖子也赶了过来。

    “我擦!怎么搞得?”他看到死尸,喊道。

    这时,明明蹬蹬的跑上楼来,胖子一下子就把他堵在房门外,没让他看到这样恐怖的场面。

    秦姐抱着明明被胖子搀到楼下,然后我们就报了警。

    早上的天气还是老样子,稀稀落落的下着雨,这雨好像下了一整夜,只不过现在雨市小了些,乌云也薄了些。

    秦姐抱着明明,吓得瑟瑟抖,脸色铁青。而小孩子似乎不知道生了什么,一个劲问,妈妈是不是有病了。

    秦姐求我们到他父亲的房间里,把老人家推出来,放放风。于是我和胖子在秦姐的指引下,绕到了后院。

    这里有个平房,听秦姐说以前是杂物房,他父亲中风后这里就变成了他的卧室。并不是秦姐虐待老人,而且这样可以每天都能推着她父亲出来,晒晒太阳。毕竟,家里只有她一个女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一个老人从三楼背到一楼的。

    我和胖子进了老人的卧室,看到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估计是听到有人开门,头微微的朝这个方向挪动了一下,但是幅度有限。

    “额额”他小声的出声音,当然谁都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明明这时候,从她妈妈身上下来跑到他外公的床边,说道:“外公,妈妈今天生病了”

    秦姐走过去,对着他父亲说:“爸,我什么事都没有。我们把你抬出去到大厅去,总躺着不好。”

    我和胖子赶紧过来给老头穿上衣服,然后把他弄到轮椅上。胖子推着车,我们来到了大厅。

    秦姐现在的情绪恢复了一些,起码能给我们做了早饭,毕竟小孩子可不能饿着。

    不到十分钟,警察就来了。

    勘察现场,询问我们,然后做笔录。

    原来,那个宋哥之前就来过两次,要收购秦姐的这个旅馆,而秦姐也有意把旅馆兑出去,毕竟她一个人照看明明还有自己的父亲,还有旅馆,根本就忙不过来。

    昨天晚上,那个宋哥是第三次来这里,但是第一次在这里过夜,没想到就出事了。昨天回到房间后,死者就再也没出来过。而且,我们谁都没有听到过什么异常的声音。

    直到今天早上,秦姐敲死者的房门是,现没人回应,她不放心就取了钥匙打开门。于是,就现了死者。

    我们都轮流做了笔录,老爷子是中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自然就免了个程序。

    经过法医的初步鉴定,死者可能是因为心脏病突而死。

    尸体被抬出房间,秦姐抱着明明躲在厨房里,我和胖子反倒正了自己了临时主人。警察让我们不要随便进入出事的房间,等到三天后听他们的通知。

    一个上午总算是忙完了,此时原本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人,早就散去。秦姐抱着明明坐在大厅里,默默的留着眼泪。

    “为什么难道老天爷不让我卖了这个旅馆吗?”她自言自语的说着。

    我和胖子也不是道说些什么好,秦姐一个人照顾一老一小,还要维持这个旅馆。况且生意又不好,本就是举步维艰,如果有人能价格合适买下这个旅馆,他们的日子可能也会轻松些。

    这时候,明明突然说话了:“妈妈,不是老天爷。是小狗子不让卖旅馆的,他不喜欢我们离开这里。”

    秦姐听到明明说的话,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留着眼泪。

    我这时蹲在明明身边,逗着他问道:“谁是小狗子啊?”

    明明扎着黑漆漆的大眼睛,嘟着小嘴说道:“他是我的朋友,有时候就出来和我玩。他早就说过,不希望我们搬走,要不然就没有人陪他玩了。”

    我一听估计是这附近的孩子,和明明成了朋友,舍不得他离开这里。

    哪知道秦姐这时说道:“你别听这孩子瞎说,哪有什么小狗子,我一次都没见过。明明,以后不能撒谎骗人,要不妈妈不喜欢你了。”

    “我才没撒谎呢,撒欢的孩子被狼吃,我真的认识小狗子。昨天,他还陪我在院子里玩呢。大哥哥你们一定看到了,是吗?”明明这时,奶身奶气的反驳道。

    恩?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就感到有些不对劲了。

    如果明明说的是真的话,但昨天我们可没有见到什么小孩。

    “明明,你是什么时候见过他的?”我马上问道。

    明明歪着大脑袋,想了一下,说道:“我也不太记得了,好像是我们搬来没有几天吧。他总是一般总是晚上过来找我。”

    嘶!

    我听到孩子说的,心里就有了怀疑,这个小狗子有些可疑啊。

    我站起来悄悄的开了阴阳眼,站在门口的位置,扫视了一圈。

    这一看,就看出了问题。

    院子和旅馆里,都飘荡着非常稀薄的阴气,要不是开了阴阳眼,还真是难以察觉。

    胖子也看出了问题,悄悄的问我:“是不是这里不干净?”

    我点点头。

    这时,秦姐去厨房给我们做饭。我和胖子照看明明和老爷子。

    “明明,你说你的那个朋友长得什么样子啊?”我这时问孩子。

    “你难道没看到他,小狗子和我差不多大,恩比我高半头。和我张的差不多啊,就是身上太凉了,我都不敢碰。”明明拍着手里的红色皮球,和我说道。

    看着天真烂漫的明明,又看看已经中风的老爷子。凡是闹鬼的地方,自然影响风水,所以这里的生意越来越差。我此时心里打定注意,一定要帮着他们把这个脏东西铲除掉。

    刚才看了一遍,没现那鬼是从何而来,但是很明显就是这旅馆里的,以为阴气到了门口的位置,就没了。

    这时,秦姐已经把午饭做好了。

    “秦姐,和我们讲讲这旅馆的历史吧。”

    我们围坐在饭桌前,我想先了解一下这里的背景,看看这鬼和这旅馆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