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48章秦姐
    看到这旅馆的名字,我和胖子相视一笑,就走了进去。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这院子能有三四百平,围着墙根种着一排杨树,树下是一丛丛的花,我也叫不出名字。反正挺好看,让人赏心悦目。

    院子中间是个小型的喷水池,比原型浴缸大不了多少,里面有几个荷花雕塑,周围喷着一股股水流。这个小喷水池在院子里,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我们上了台阶,收起雨伞立在了门口。

    这里是个开放式的走廊,全都是木制结构,样式有些典雅古朴。走廊里有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胖嘟嘟的一个人,在玩着一个红色的小皮球。

    “妈妈,有客人。”小男孩这时,用他那奶身奶气的音声冲里面喊。

    胖子冲他作了个鬼脸,小男孩也做个鬼脸“反击”。

    进来前厅,我们就看到一个吧台,后面站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这女人把头盘到脑后,长得眉清目秀,穿着一件碎花连衣裙,正冲我们报以礼貌的微笑。

    “欢迎光临。是要定房间吗?”

    她的声音在厅里显得有些突兀,但却很悦耳。

    “要个双人房,额就是两张床的那种。”胖子说。

    “”

    我心说,这有必要解释吗?

    果不其然,那女人噗嗤一下笑了,但马上又换上了一副亲切的表情。

    “没问题,24o元一天,第二天12点结账。你们住多久?”她和蔼的问道。

    “应该就一天吧,等雨停了我们就离开。”我这时说道。

    胖子问:“你是这的老板娘吗?”

    那女人一边给我们登记,一边说道:“是的,你们可以叫我秦姐。”

    我打量着旅馆的前厅,有七八张原型的藤桌,还有些藤椅。地上铺着素雅的地砖,不过看着有些年头了。这的整体风格都透着一股年代该,四扇老式木制的窗户,墙上贴着几张,泛旧的七八十年代电影海报。每张桌子上都放着老式的白瓷缸子,和富有年代感的玻璃花瓶。

    而且,在靠近其中一扇窗前,有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老人看样子能有八十多岁,满头的白如银丝一般。皱纹堆积在枯瘦的脸上,表情木讷沉默。他的一只手放在扶手上,血管宛如树根,盘根错节的布在手背上。

    “那是我父亲。”秦姐给我们登完记,然后从吧台后面走出来,手里多了一把钥匙。

    “跟我来。”她走在前面,给我们带路。

    秦姐三十多岁,虽然已经是个孩子的妈妈,但是身材保持的不错。穿着那蓝色碎花连衣裙,和街上那些女孩子没有多大差别。

    “秦姐,这里就你一个人经营吗?”

    胖子这时问道。

    “出车祸,去世了。”

    没想到秦姐说出这样的话,一瞬间我们都感到有些尴尬。

    “你父亲看着挺健康啊。”我这时没话找话的说。

    “中风了。”

    “”

    我和胖子一对视,就好像看到两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傻子。

    上了二楼,她把我们带到了一间编号是222的房间。

    看来这个数字,确实和我们挺相配的。

    胖子无奈的摇摇头,表示已经接受了现实。

    啪嗒!

    门打开了。

    “进来吧。”

    秦姐站在房间里,看着站在门口的我们,说道。

    提着行李,我们走进房间。

    里面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感觉,简洁。

    深棕色的地步,泛着微光。墙上贴着微微泛黄的壁纸,反倒是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两张床并排放着,上面是两床白色的被褥。一侧是实木大衣柜,旁边还有个大落地镜子。

    “这不错啊,起码房间里没有异味。”胖子提着鼻子闻着,顺手摸了一下床头的木头,说道:“而且卫生也干净。”

    秦姐听到胖子的奉承,露出笑容:“我一个女人,没事就喜欢打扫房间。那边是洗手间,还可以洗澡。”

    终于说对话了,我心里说道。

    “那行,你就先休息吧,晚上5五点开饭,如果你们乐意,就和我们一起吃。”秦姐把钥匙放在床头柜上,说道。

    “没问题,那我们就打扰了,呵呵”胖子赶紧回应着。

    秦姐离开后,我们彻底放松下来。

    胖子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感慨道:“一个女人打理这么大的旅馆,确实挺不容易的。”

    “咋?你打算留在这里帮帮这对母子啊?“我把东西放好,也躺在床上。

    胖子一脸yy的说:”不是,我就想如果我和婉婉也弄这样个小旅馆该有多好,我经营着旅馆,她照顾我们的孩子。哎呀想想真是太好了。“

    下午五点的时候,我们走出房间,就看到秦姐正在往桌上端着菜,小男孩还帮着拿碗。我们也赶紧走下来帮忙。

    酸汤羊肉、鸡蛋羹、羊杂烩、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个尖椒肉丝。我们四个人围坐在饭桌上,这时我现秦姐的父亲依旧看着窗外。

    “老爷子是不是也没吃呢。”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姐一笑,说道:“不用担心我父亲,刚才我就已经喂过他了。”

    小男孩叫明明,他点着圆脑袋说道:“恩,爷爷吃了一碗呢,比明明吃的还多。”

    我们四个人边吃边聊,原来秦姐和他丈夫都在外地,但是由于老爷子也就是秦姐的父亲,半年前中了风。所以全家人都般回到这里,一边伺候老爷子一边打理这个旅馆。但是,谁知道一个多月后,秦姐的丈夫因为在一次到运城进货的路上,出了车祸,人当场就死了。

    接下来,她只好自己带着孩子,独自照顾老爷子,边打理旅馆。但是,现在旅馆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眼看就要维持不下去了。

    此时,外面的雨似乎小了些,我们也吃完了饭。我和胖子在外面的走廊里,欣赏着傍晚的雨景,还挺有诗情画意。

    这时,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穿着雨衣,腋下夹着一个公文包,径直走进旅馆。

    “小秦,我来了。”

    中年人进门就喊道。

    秦姐从厨房里出来,看到那个男人,脸上露出笑容:“宋哥来了。”

    “我跟你说的事,你想好了吗?”那个叫宋哥的人问道。

    秦姐看看自己的父亲,然后说:“想好了,这个旅馆我卖给你。”

    原来她想把这里卖掉,不过一想可能这是最好的结果。毕竟这不关我们的事,所以我和胖子没怎么仔细听。

    那个叫宋哥的人应该是从运城来的,当天晚上犹豫已经没有了返程的车,他就住在了这里。

    第二天一早,我刚刚有些醒意,就被一声刺耳的尖叫彻底惊醒了,从尖叫中我听出是秦姐出的,感觉穿上裤子就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