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39章比武
    黄小宝要和刘真人的三徒弟比比,但我一想,这样不妥。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如果双方伤了谁都不好弄,还不如让我来背这个锅。

    这时,刘真人的徒弟自我介绍道:“我叫吴仁贵,跟着我师傅学道已有12年。“然后紧接着说道:”怎么,怕自己丢脸让个小黄鼠狼替你出头吗?”

    “我从未这么想过。”我说道。

    黄小宝一听他说的就不乐意了,磕磕绊绊的说:“你你你特么的放屁。小爷我岁数你大的多,你这龟龟龟孙,还不叫声爷爷。”

    如果按着年龄来说,黄小宝确实被吴仁贵要大得多,怎么说也有八十对年的修行了。按着世人的规矩,确实要叫爷爷。

    “放屁!”吴仁贵大骂道:“好哇,那就让你试试我们茅山派的剑,有多快。”说着,就要上来和黄小宝动手。

    而黄小宝也不甘示弱的跃跃欲试,我挡在中间把他们隔开。

    这时,刘真人话了。

    “仁贵,不要和这小耗子一般见识,你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不怕自贬了身价吗!”

    “是!”吴仁贵听他师父这么说,也就不再上前理论。

    “小宝,你别闹,还是让我来吧。”

    我这时也把黄小宝拉住,说道:“这毕竟是我们道家的事情,还是我们自己决绝吧。”

    “小宝,回来。”这时,地万终于说话了。

    我看看她,很感谢她的谅解和帮助。

    黄小宝见地万都说了,也不好再和我纠缠,冲着对面说道:“要,要不是我们教主,叫叫叫我,小爷非让你们尝尝厉害。”说完,他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

    吴仁贵这时亮出宝剑,说道:“怎么样,敢跟我比划比划吗?“他又接着说:”放心,我们毕竟是同根同源,我会手下留情的。”宝剑被阳光照射,泛着刺眼的光芒,剑尖指着我微微颤。

    我说道:“非要比吗?”

    “怎么,你怕了?”吴仁贵一副不依不饶的派头,好像他能保证赢我一样。

    “刀剑无眼,伤了谁都不好,更何况我们都是正一道门下”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想和他动手,那样的话误会越来越大,对谁都没有好处。

    但是没等我把话说完,吴仁贵就哈哈大笑:“看来,龙虎山的人都是怂包,怪不得如此落寞。刘贺,你不是说这小子功夫了得吗,我看你是退步了才是。”

    嘿!

    我一听怎么着,这是非打不可呀。说我什么胆小怕事,倒是无所谓,但是你说龙虎山如何如何,那就是在说九爷和大师伯呀,还有我那个奇葩大师兄。

    这我可就忍不了了。

    “好,既然你说比,咱就比比。但是丑话说在前头,真要是受伤了,可不能像小孩子一样,告家长。”我说这话的时候,看看刘贺。

    这家伙当初明明说不会再找我们的麻烦,可是他出尔反尔找来了茅山二当家,说话不如放屁。

    刘贺当然知道我说的是他,但大庭广众之下有不好反驳,只当自己没听见。

    没有办法,我一看这是动手不可了,于是把剑匣从背后拿下来。这个剑匣是我前几天新买的,里面放着两把剑。

    一把是普通的桃木剑,另一半就是风雷剑。

    我把风雷剑从剑匣里拿出来,握在手里,说道:“那就来比比吧。”

    吴仁贵看看我手里的风雷剑,呵呵一笑:“木头剑?你是瞧不起我吗!”

    “没有,因为我只有这个,来吧。看看是我的木剑厉害,还是你的宝剑厉害。”我也懒得和他说什么了。

    手里掐了个剑诀,我站立原地。

    吴仁贵也摆了个仙人指路,然后朝我就一剑刺来。他用的是茅山自创的剑法,叫三茅剑法,相传是三茅真君所创。

    之前,刘贺和我动手的时候,用的就是这套剑法,但是在吴仁贵手里使开,确实被刘贺更加的沉稳。

    招式不快不慢,节奏和步法也掌握的要比刘贺强。我知道自己遇到了劲敌,于是也沉下心里,仔细应对。

    我用的是龙虎山的冲虚剑法,是张天师张道陵所创,剑招一共七七四十九式,每个招式又有三个隐藏的后招。

    吴仁贵一招梅花三点头,剑尖朝着我的印堂,左右双肩便刺。

    我用一招举火烧天,用风雷剑往上一架。

    当!

    风雷剑和对方的宝剑碰到一起,立刻就出金属般的声音。

    我注意到吴仁贵的脸上一愣,估计他是没想到我的木剑是如此的坚硬。

    在愣神的功夫,我抽回剑来了一招,横扫千军朝着他的腰就打了过去。风雷剑坚硬异常,比寻常的钢铁还硬,这要是被我扫到,他非得断了两根肋骨不可。

    不过,吴仁贵确实比刘贺功夫到家,看风雷剑到了他顺势一弯腰,手里的剑又刺向我的小腹。

    我的招式并没有停下来,而是顺着这个招式身子一转,躲过了对方的一剑,同时转到了吴仁贵的侧身,照着他的后背就坎了下去。

    此时,吴仁贵正弯着腰,等要直起来显然来不及了,他双腿一用力身子忽然向前窜出。

    我的剑几乎是擦着他的屁股,砍下去的。剑砍到地上的时候,崩起一道尘烟。

    吴仁贵躲过这一招后,转身看看地面,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怎么样?吓了一跳吧。”我说道。

    他哼了一声,说了句:“看剑!”又朝我攻来。

    由于我之前已经和刘贺打过了,对于茅山派的剑法也算是心里有数,所以我知道他接下来要用什么招式。

    此时,我使出狐步,右脚一朵地身子跳在空中,足有两米高。

    这段时间我以为不但的练习狐步,我的弹跳力和反应度都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以前,我跳的高度顶多一米,而现在我能跳到两米高。

    而且,这是我自己明的一个招式,配合风雷剑使用。

    我的身子在空中,脚尖奔着吴仁贵的头顶点来,他赶紧向后一退躲过我的这一脚。但是,我还有另一只脚,朝着他的胸口就揣。

    吴仁贵躲开我的头一脚,没想到第二脚又来了。

    “啊!”他只好又向后一推。

    就在这时,我的风雷剑已经打在了他的肩头。

    啪!

    “啊!”

    吴仁贵一个趔趄,扑通就倒在了地上,宝剑也撒手了,捂着自己的肩膀不住的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