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27章欺人太甚求月票

第227章欺人太甚求月票

 
    柏一然的表情看着十分害怕,我心说这虽然是晚上,但也是帝都好不好,什么人敢光天化日的杀人?

    他惊魂未定的说道:“张哥,那两个人知道我不是普通人,所以他们要杀了。『㈧㈠中 文Ω『Δ 网Ww』W.8⒈Zw.COM”

    嗯?

    我一听来了兴趣,知道柏一然能力的人,应该不是普通人。

    ”他们知道你是地煞附体?“

    ”嗯“

    他点点头,时不时的看看周围,确实是被吓坏了。

    ”他们是什么人?“我问。

    柏一然摇摇头,慌张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放学回家的时候,那两个人就开始跟踪我。到了人少的地方后,他们拦住了我。说我的灵魂已经地煞融合了,但为了除魔卫道,必须杀了我。“

    ”除魔卫道!“

    我听到这这个字的时候,知道对方应该也是道友了,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但是,无论如何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人,是真的很过分。

    看看他来时的路,没现什么可疑的人。现在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而且,这里又不是闹市区,车辆和行人相对较少。

    我本打算把他先送回家,然后再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追杀他。

    这里的车很少,我们两个接着往前走,打算到了大路再打车。

    那成想我们只走了几分钟,我就感到自己身后有动静。

    一回头,就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朝我们赶来。

    男的二十五六岁,一身青衣道袍,脸比较消瘦,浓眉大眼。后面背着一把宝剑,动作轻盈利落。

    女的也有二十三四岁,同样是青衣道袍,鹅蛋脸柳叶眉,长得有些古典。后面也背着一把宝剑,衣角飘飘的伴在男子身边。

    这两个人都是道士打扮,难道是他们要杀柏一然。

    柏一然看到他们二人后,更加害怕。

    ”就,就是他们,是他们要杀我。“他躲在我身后说道。

    我安慰道:”不用怕,我们应该是道友。“

    那两个道友冲到我面前,在距离我们三四米的地方站住。

    男道士指着我说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不过不认识他,就马上离开。要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

    他的语气很狂傲,我并不喜欢。

    ”呵呵,道友好。敢为二位是哪门哪派?“虽然有些反感他,但我还得做了相应的礼数,免得落人口舌。

    恩?

    男道士很想显然没有想到我这么问。

    他上下大量了我一番,然后反问道:”你又是什么人,谁和你是道友。“

    我笑笑说道:”在下张一鸣,龙虎山子弟。不知道友是“

    对方听我说自己是龙虎子弟,显得很意外。

    但也不得不对我拱手施礼。

    ”在下茅山派,刘贺。这位是我师妹,月影。“那个叫刘贺的茅山道士介绍道。

    茅山派,怪不得这样的高傲。

    以前跟着九爷学道的时候,九爷就说过,我们龙虎派是正一道,而正一道又是张天师张道陵所创,所以龙虎山就代表正一道。而茅山派也属于正一道,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茅山派是龙虎山的一个分支。

    但是,最近这几十年茅山势力大增,广招门徒。可是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资质良莠不齐,也出过不少道门中的败类。

    为了这事,大师伯和茅山掌门红过几次脸,但是考虑到到同门情谊,也就没有深究。可是,茅山派仗着在俗世里的名气和势力,开始瞧不起龙虎山和大师伯。

    九爷以前就因为这事,和大师伯也吵过几次,都是因为和茅山派的矛盾,九爷受不了这气,后来才离开龙虎山到东北隐居

    ”哦,原来你就是张一鸣啊,真是久仰久仰。“

    刘贺的语气中,投着讽刺的意味。

    我心说,自己应该没见过他啊,为什么好像对我不满一样:”不敢当,我只是个无名小子而已。“

    ”哈哈,张兄要是无名小子,那我们可能就连臭虫都不如了。“

    他哈哈一笑,看看身边的师妹说道。

    那个叫月影的女道士也微微一笑,眼里露出了嫌弃的样子。

    什么意思?看他们这样,好像听说了我的什么事,而且被他们所不齿似的。

    ”二位这是什么表情,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们吧。“我这时沉下脸说道。

    刘贺看我有些生气,他更加得意了。

    ”怎么会,我们怎么感和张道兄闹脾气,难道我们活的不耐烦了,非要让那个女萨满杀了不可?“

    恩!

    他们是这么知道地万的事情的,这事我也只跟师傅和大师伯还有大师兄说过啊。

    ”放心,不是龙虎山传出来的。你在东北的事迹已经传遍了整个道届,现在谁不认识张一鸣,靠着一个从古墓里出来的女魔头,在都市降妖除魔,匡扶龙虎山的威名。哈哈“刘贺边说边笑,嘲讽着我。

    原来是这样。

    东北的那件事动静确实有些大,地万成立萨满教毕竟不是小事,而我也参与其中,自然就会有关于我的消息。

    擦!

    你这是说我是吃软饭的吗?

    不过,说我道没什么,说地万是女魔头,这我就不能忍了。

    ”她不是女魔头,她是萨满,现在是萨满教的教主。“我强调着,语气也有些冷。

    ”呦,不好意。让张道兄生气了,是我没注意,呵呵“刘贺假惺惺的说。

    这时,那个叫月影的女道士说话了:”呸,不要脸。什么萨满,不就是在古墓里成魔的怪物吗。“

    我听到月影的话后,确实真的生气了。但是,对方终究是同道中人,我也不好和他们动手。再说了,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地万,我也犯不着和他们再解释什么。现在先要救了柏一然才是正解。

    “他的魂魄已经和地煞融合成一体了,要除了地煞就是要让他死。而且这个小兄弟我也认识,目前他还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为什么要杀他?”我问他们。

    刘贺一撇嘴,说道:“这不用你告诉我们,他的情况我们当然知道,要想除了地煞,他就必须要死。这是除魔卫道的代价,怪只怪他命不好。”

    听了他的话,我实在是没有说什么的了,对于这种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不予理睬。

    ”我们走。“

    说完,我就拉着柏一然的胳膊,想要离开他们。

    ”别动,这个妖物是我们的,谁也别想插手。“这时,月影又说道。

    ”我现张兄真是不拘一格,先和女魔头纠缠不清,现在又帮着地煞和道门作对。“刘贺也帮着他师妹说,最后冷冷的讲道:”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我转过来,看着他们足足有十几秒没有说话。最后才说:”第一,我不需要跟你们解释我和地万的关系。第二,我还没有活够。第三,我要做的事情,也同样没有人能阻止。“

    刘贺听我这么说,剑眉倒竖,双眼好像要喷出火来。

    我这时说道:”别用表情吓我,动手吧。“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什么同门情谊,狗屁只有实力才是最后的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