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25章王晓雅的能力

第225章王晓雅的能力

 
    程夏梦一条纤细的胳膊,如同一条蛇般缠了上来,带着那特有的体香。㈧ ㈠Δ 『Δ』中文Δ网Ww┡W.*8⒈Zw.COM

    从我的腋下穿过,把手伏在了我的胸前。

    她的头贴在我的后脑,用下巴轻轻蹭了蹭我的脖子。

    有些痒,我抓住她的手,放在嘴巴前吻了一下,鼻子闻着她手上的香气。

    ”不许乱动。“她喃喃的说。

    我用后背感受着她的体温和那令人热血澎湃的真实感,心说不许乱动,你还撩我?这难道不是在整我吗。

    我刚想转过身去”动进攻“她却不同意。

    ”别,我们能不能好好的就这么抱着对方,我我今天不方便。“她的话比蚊子声还小,但我一个字都没漏下。

    我心里一阵无语,为什么我要做的事情,总是这么不顺利。看来得让大师兄给我算算命了,可能自己最近犯太岁。

    强忍住体内的浴火,我也轻声的说:”那就让我抱着你吧,我保证什么都不做。“

    可能是我的语气有些真诚,夏梦终于同意了,然后松开我。

    转过身子,我看着她的脸。

    室内虽然没有灯,但就着月光我还是能看到她亮的眼睛,如同夜空中的宝石。

    ”答应我,以后不要这么冒险了,好吗。“

    程夏梦看着我的脸,流露出一丝难过。

    我溺爱的抚了扶她的头,把她搂在怀中:”恩,我答应你。“

    不说什么斩妖除魔是我辈的职责的废话,能让一个关心你的女人不为你担心,才是对一个男人最基本的要求。

    程夏梦听到我的承诺后,像小猫一样,又往我怀里钻了钻。我把她的头窝在下巴底下,闻着她的香。

    此刻,我突然有了一种非常踏实的感觉

    第二天一早,我忽然感到怀里一种空虚,于是睁开眼睛,就看到程夏梦拉开窗帘。

    刷!

    阳光照进来,正好洒在她的身上,此刻她的背影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柔弱,清纯。

    ”这么早就起来了。“我躺在床上说道。

    程夏梦转身现我醒了,神情有些不好意又有些委屈的说:”你你戳的我难受,其实我早就醒了。“

    她的脸又红了,说完就跑出了卧室。

    ”“

    我坐起来低头看看自己的小兄弟,褒奖道:”干的好。“

    早上起床后,程夏梦帮我把身上的姨妈巾都撕掉,伤口已经基本结痂了。但我又面临一个新的难题,那就是没有衣服可以穿。

    昨天脱在地上的那身,今天早上再看真是狼狈异常,估计连乞丐的都不会要。

    程夏梦说她现在就去给我到附近的商店去买,让我在家等着。

    9点多的时候,程夏梦就买回了我需要的衣服,牛仔裤、t恤、袜子、内裤还有一个新的背包。

    穿戴整齐后,我就让程夏梦把我送到医院,我要去看看胖子的情况。程夏梦正好顺道上班。

    车子到了医院门口,我和程夏梦分别。

    等我上了五楼,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就看到林弯弯在喂胖子喝东西呢。屋子里还有王晓雅。

    ”金富贵同志,我代表组织来看你了。“

    见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了,我心情也突然好了很多。

    胖子靠在床头,看我进来了,哈哈哈一笑,随后握着受伤的部位,应该是牵动了伤口。说道:”你一来我就倒霉。“

    我来到病床边现他的精神很好,只是因为失血的缘故,脸色有些白。

    ”人家王晓雅已经代表组织了,而且带很多好吃的,你带啥了?“胖子这时笑呵呵的问我。

    我一摊手说道:”物质易得心意难求,我带着自己的一颗心来了还不够。“

    看看病房,我现王晓雅带的东西还真不少,足足有几个塑料袋都是吃的。还有果篮和鲜花。

    这时候,林婉婉让我们先坐,她出去给胖子打开水。

    ”怎么样啊,这小日子过的,我看你不是受伤,是在享福吧。“我调侃着胖子。

    金富贵是个孤儿,从小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是谁,在福利院长大的他,可能这辈子是第一次被一个异性这么体贴的照顾。

    ”哎呀“胖子得意的靠在床上,摇头晃脑的那叫一个得意。说道:”有些事情,你是羡慕不来的。再说了,你不是有美女警官吗,还想咋地。“

    这时,王晓雅说:“刚才胖子还担心你的安全呢,说你救地万为什么现在还没回来。还叫婉婉要给程警官打电话询问呢。”

    我看看胖子,说道:“行,够哥们。不枉费我把你的魂魄弄回来。”

    胖子嘿嘿一笑,八卦的说:“和我们讲讲你去救地万的事呗。”

    于是,我就简单的讲了我和三爷还有胡冰冰如何到鬼王那里去救地万的经过,讲地万如何将鬼王最后消灭掉。当然,我故意隐去了自己当时以为地万死了后的反应和我当时的感受。

    讲完后,胖子和王晓雅还有林弯弯都很惊讶,没想到那晚是那样的惊心动魄,九死一生。

    这时,我突然开始挂念起地万了,不知道她的伤怎么样了。

    我借故上厕所的时候,想给地万打个电话问问。电话是她早就买好的,我当时还开玩笑说,你为什么还买电话啊。

    她当时说,我为什么不能买,而且电话除了通话,还可以自拍啊。我当时听了,好悬没坐地上。

    我拿着电话,心里忽然紧张起来,如果接通了要说什么?

    而且,我现在好像感觉自己有些对不起程夏梦了,所以我很犹豫,要不要打这个电话。

    短信。

    对。

    “你的伤好了吗?”

    我采取了个折中的办法。

    完短信,我就在走廊里等着地万的回应。

    过了两分钟,她终于回了:“恩,没事的。”

    难道只有这些字吗,你就不能多打几个?我心里一种郁闷。

    但是自己又该怎么回呢,我不知道。

    我编辑了好一会,删了写,写了删,犹豫不定,足足酝酿了十几分钟,最后索性就没回。

    中午的时候,我们在胖子的病房里吃了午饭,胖子犹豫刚刚恢复,不能吃太油腻的,只好吃些粥和咸菜,馋得他口水直流。

    吃晚饭后,我和王晓雅就从医院里出来了。

    “对了,你能不能再领我到上次加工风雷剑的那个家具工厂,我的剑断了。”我这时和她说。

    风雷剑虽然坚硬,但是也架不住那次猛烈的爆炸,现在我的风雷剑已经断成两截,和两把差不多了。

    ”可以,那给我看看。“王晓雅说道。

    我把段晨两截的剑递给她,说道:”只能改成了,真是可惜了。“

    王晓雅看着我,一笑说道:”你忘我有特殊的能力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