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23章脱光光
    程夏梦从车上下来,看到我们几个人都安然无恙,脸上终于露出笑容。┡㈧ ㈠中 『文Δ网Ww%W. 8⒈Zw.COM

    ”你们没事吧,担心死我了。“程夏梦看着我们大伙,欣慰的说道。

    但她的目光很快就集中到了我的身上,因为我还背着地万呢。

    ”放我下来吧,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地万挣扎着说。

    我不得不把她从自己的背上放到地下,同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受伤了?“程夏梦这时问地万。

    地万依旧捂着胸口,点点头:”没事,能挺的住。“

    此时,可能是我自己的心里原因,我感到气氛有些尴尬。

    “多亏了地万,要不是她最后消灭了鬼王,我们几个可能都不能活着出来。”我尽量解释着,顺带让程夏梦知道地万为我们所付出的:“但是,她却受了伤,所以我才背着她走路。”

    程夏梦果然没有纠结于,我背地万的这件事。但我觉得自己有些心虚,不敢看她的眼睛。

    这时,胡冰冰突然说道:“程警官,你是没看到之前我们教主和小帅哥配合的有多默契,他们”

    听到胡冰冰的话,我心里突然紧张起来,这姑奶奶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冰冰,我们走吧,常风不是受伤了吗,我想去看看。”

    这时,地万打断了胡冰冰的话,拉着她和三爷就要离开。

    我心里松了口气,但也更加觉得委屈了地万。

    “那,大家做车回去吧。”我这时建议道。

    地万回头看看我,又看看程夏梦,露出无所谓的表情:“你别忘了,我们可不是一般人。”

    冰冰这时说道:“教主,你受伤了不能运用法力的。”

    听到冰冰这么说,我心里突然一痛。

    她急于离开我和程夏梦,无非就是不想给我添麻烦。

    程夏梦这时说道:”是啊,你既然受伤了,就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地万一笑说道:“谢谢了,不过我没事。”她又看看胡冰冰和三爷:“我不是还有你们两个吗,难倒这对你们有困难?”

    胡冰冰一吐粉舌,拉着地万的手:“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三个人化为一股烟气,径直冲向半空,眨眼间就消失不见,只留下我和程夏梦站在原地。

    地万的离开,确实有些让我若有所失。

    ”那我们也走吧。“程夏梦这时说。

    我点点头,有些消沉的座上副驾驶。同时,也倍感自己对不起程夏梦。

    汽车动,我靠着玻璃上假装休息,但脑子里想的都是我和地万还有程夏梦的事情。

    ”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程夏梦开着车问我。

    我正了正身体,掩饰道:”额,确实。这次真是九死一生,要不是地万拼死一搏,你可能就看不到我了。“

    ”这样说来,还真的谢谢她了。你还别说,我其实感觉地万好像和刚开始我们认识她的时候,不太一样了。当初她从古墓里出来的时候,天哪,和女魔头似的。”

    程夏梦边开着车,变说道:“后来,她竟然收了李政凯当手下,那时我心里恨死她了。不过自从上次,你们被树精抓去的时候,我上门去请她出手,她却没有丝毫的犹豫。”

    我听到程夏梦的话后,知道地万真正出手救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我。而我当时,只是很单纯的感谢了她,没有想这么多。

    “呵呵,是啊,她这个人看着外表有些冷,其实心肠不坏的。我们以前都误会了她。”我随声符合着,心里却想着我欠她的实在是太多了。

    “恩,我也这么想的。更何况她及时出现救了我们,要不也不至于被鬼王困在这里。”程夏梦依旧说着,我忽然觉得程夏梦有些单纯的可爱,同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无耻,心里就更加对她有愧疚感了。

    “胖子怎么样了?”

    我不得不岔开关于地万的话题,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

    “大夫说已经稳定了,我离开的时候,婉婉在照顾着她。”她回答。

    我点点头,不禁感慨道:“这小子命是真大啊。”

    程夏梦看看我,说:“还不是因为有你,还有我的命也是你救的,要不是你说不定我早就死在云南了。”

    我这时握住程夏梦的另一只手,打趣的说道:“救你是我的责任,而且你不都答应了以身相许了吗。”

    程夏梦白了我一样,但手没有抽出来:”德行,你就欺负我能耐。“

    我看着程夏梦的侧脸:这个女人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人,我如论如何都不会辜负她

    我们终于到了程夏梦的家,进了屋子她就让我赶紧去洗澡。因为我的样子确实有些狼狈,衣服裤子早就坏的不成样子了。

    我的背包也破了几个洞,浑身上下全都是土。

    想到卫生间去慢慢的脱掉衣服,但程夏梦说就在客厅里脱吧。我一想也没什么,于是就开始脱衣服,然后就现自己身上有十几处伤口,都是擦伤。血干了和衣服黏在一起,疼的我龇牙咧嘴。

    ”别动。“

    程夏梦这时赶紧过来,看到我浑身的伤,眼泪一下子就淌了出来。她转身跑进卧室拿出医药箱,用棉花站着碘酒给我润开粘合的地方。

    我只穿着一条内裤,坐在沙上,程夏梦就开始给我边给我擦身子,边给我抹药。

    ”嘶!“

    一阵清凉之感让我顿时精神了起来。

    ”怎么,很疼吗?“

    她在我背后边擦药,边问。

    ”不疼,很舒服。“我嘿嘿一笑。

    抹过了后背,然后开始抹前面。程夏梦跪在我双腿中间,一点一点的在我身前抹着碘酒,胸口,肩膀,肚子,大腿

    ”你能不能老实点。“这时,程夏梦突然说道。

    我一愣,自己什么都没做啊,怎么不老实?

    低头一看,尼玛!自己的小兄弟已经”雄纠纠气昂昂了“,小帐篷搭得那叫一个醒目。

    ”对,对对不起。“

    我的脸红的烫,赶紧拉过一个抱枕过来,挡住要害部位。

    程夏梦的脸也红了,红的简直娇艳欲滴,但依旧在给我擦拭伤口。等到她擦到我胸口的时候,我们的头几乎碰到了一起。

    我甚至能闻到她呼出的气息,我相信她也同样能闻到我的。

    空气中顿时有了暧昧的味道,荷尔蒙仿佛在空气中飘荡着。程夏梦的手突然停住,好像也感觉到气氛有些变了。

    我看着她精致的脸,如同着魔一般的吻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