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22章只要你活着
    硝烟散尽,周围又归于平静。㈧ Ω㈠中Δ文 网WwんW.『8⒈Zw.COM

    鬼王早已化为尘烟,空气中飘荡着丝丝残存的阴气、怨气

    我呆呆的看着前面,那片如同被导弹炸成的废墟,内心也随之崩溃了。

    难道地万真的和鬼王同归于尽了吗!

    “不不!”

    我不敢相信的,疯了般朝那里跑过去。

    胡冰冰哽咽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她和我奔向废墟。

    这是个很大的大坑,爆炸的威力把这里彻底改变了容貌。石块、泥土和空气中,都泛着一股焦味。

    我站在坑的边缘向下看去,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地万,地万”

    我朝着坑内不断的喊着,多希望她能回应我。

    胡冰冰此时伤心的直摇头,她也不详细教主就这么消失了。

    此时,黄三爷来到坑边,也是激动沉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仰天长叹。

    ”你这个傻女人,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我大喊着,眼里已经模糊的看不到前方。

    难道我就这样和她再也见不到了吗?

    以后也再听不到她骂我是累赘了?

    还有她总是冷冷的神态,偶尔戏弄我时的妩媚?

    我在这一刻,终于意识到自己真的是彻底失去了她,那个既威严又不失温柔的女人。

    ”我们还有契约没有完成呢,你难道就不想要了吗?“我呆呆的看着那片废墟,脑袋里全是地万的影子。

    ”看!“

    这时,胡冰冰突然激动的大喊起来,声音都颤抖了。

    我擦干眼里的那片模糊,看到在大坑中心点的那片废墟里,突然伸出一只纤细的手,而且那手里还拿着半截风雷剑。

    ”啊!“

    我兴奋的冲下面大坑,差点喜极而泣。

    此时,废墟里慢慢站起一个身影,泥沙俱下后女萨满地万终于站在我面前。她看着有些虚弱,肩膀不断起伏的呼吸。她虽然样子有些狼狈,头和脸上全是灰尘,但是此刻她在我心里依旧是那么漂亮。

    我跑到地万跟前,一把就抱起了她,不断的在原地转圈。

    ”你没死,你没死“我激动兴奋的只重复着这几个字。

    ”哎你,你放下我。“

    地万的那张在灰尘后面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我看着她的脸,已经开心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于是,我吻了上去。

    我在她的脸颊上,重重的吻了一下。

    这个吻,彻底释放了我刚才积压在心里的情绪,也使得我冷静了下来。

    地万也愣住了,她的一只手捂着刚才被我吻的地方,静静的看着我。

    ”你放我下来好不好。“地万看了看上面的胡冰冰和三爷,和我小声的哀求道。

    我也忽然感到不好意思,连忙把她放到地上。

    现在黄三爷和胡冰冰已经从上面下来了,看到地万没事都非常高兴。胡冰冰一脸泪水的笑着说道:”教主,我我还以为你“

    地万摇摇头,微笑着说道:”我也以为自己活不下去。“

    ”咳咳“

    这时她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只见一条血丝挂在了嘴角上。

    ”你没事吧。“我有些紧张的扳过她的身体,问道。

    地万捂着胸口,看着我有些不好意的说道:”我,我没事就是有些虚弱。“接着,她冲我晃晃手里的风雷剑说道:”你的武器坏了,怎么办?“

    我无语的一笑,说:”只要人没事就好,这东西坏就坏了呗。“只要她没事,别说什么风雷剑,就是我的命没了又怎样?

    ”哎呀,教主受伤了,小帅哥还不背着教主上去。“胡冰冰这时玩味的冲我说着。

    我一想也是,刚才的爆炸毕竟是给她造成了伤害。于是不顾地万的拒绝,一把就把她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这时,黄三爷对胡冰冰一脸猥琐的问道:”冰冰,你有没有受伤,不如让三哥背你吧。“

    ”没有,我好得很。赶紧带我们离开这鬼地方吧。“

    胡冰冰白了黄三爷一眼。

    我心说,三爷什么都好,就是总对胡冰冰贼心不死。

    一会儿功夫我们四个人终于冲水底出来,我看看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

    此时,水库表面上看和之前差不多,谁都不会知道,刚才在底下竟然进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水面泛着月光,远处传来夏虫的鸣叫,我们四个人这时冲着大路走去。

    我背着地万走在最后,三爷和胡冰冰可以的给我们留出了空间。

    她趴在我的背上,一句话都不说,我只能听到她轻微的呼吸声和闻着她身上那淡淡的幽香之气。

    ”你真的没事?“我小声的问。

    地万的头动了一下:”我我还行,你是不是累了,把我放下来吧。“

    她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让我感到心里一阵异样。

    ”我不累,就是一辈子背着你也不累。“我有些情不自禁的说着。

    我以为地万听到我的话,会有所感动或者会笑出声来,但是她没有。

    ”你这样不好,真的。你忘了美女警官了吗?“

    她的话就像一根非常细的针,把我从美梦中刺醒。

    是啊,还有夏梦,我该如何面对她呢。

    张一鸣啊张一鸣,你tm真是个畜生。

    我被地万的话,问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过更令我感到吃惊的是,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已经喜欢上了地万。就好像三月的野草,在冬眠的土地下慢慢芽。

    她接着说道:”不用回答,呵呵我,我就是让你冷静一下。“

    谢天谢地,她并没有逼问我

    我当然能听出她语气中那隐藏的落寞,但是我该怎办?难道要和冲夏梦分手?我真的做不出那样的事情。况且,我确实非常喜欢夏梦啊。

    此时,我在心里大骂自己,见异思迁,畜生不如。

    ”放心吧,我,我不要你的什么承诺,而且我是萨满教的教主,要做的事情很多。你和警花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接着说道。

    我感到自己很卑鄙无耻,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的就是我吧。

    就在这时,我们看到路边突然开来一辆汽车。

    吱!

    它停在我们前面,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一个女人程夏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