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03章惊吓
    闭着眼睛,我等待程夏梦那柔软,甜蜜的唇。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

    自己浑身的雄性荷尔蒙,好像马上就要爆出来一样。

    我穿着粗气,迎接着这历史性的时刻。

    咔吧!

    嗯?

    我的腕子感到一阵冰凉,睁开眼睛看到程夏梦已经把我的手,铐在了病床上的栏杆上。

    “这什么意思?吗!”我诧异中带着几分不解的问她。

    程夏梦一笑,从我身上下来:“屁。你老老实实的睡一晚吧,我也累了。”说着,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这算是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吗?不带你这样的。”我失望的抗议道。

    她坐到另一张床上,笑着对我说:“着什么急,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而且,我我早晚不都是哼!”

    说完,她啪的把灯关了,躺在了床上把后背对着我。

    我望着天花板熄灭的灯,此时真是无语问苍天。

    我就像个犯人一样,被她靠在病床上,但最后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现程夏梦也刚才床上起来,她坐在床边看着我,样子有些幸灾乐祸。

    “这下你满意了吧。”我假装生气的和她说。

    她一笑:“嘻嘻,让你受委屈了。”

    程夏梦本打算过来给我开手铐的。

    但是,正巧程队长推门进来,手里拎着的好像是早餐。

    “哎呀呀,你们年轻人真会玩挺有情趣的呀。”他另一只手挡在眼睛上,假惺惺的说道。

    这可把程夏梦造了个大红脸,赶紧跟她二叔解释:“哎呀,不是你想得那样。”说着,赶紧帮我解开手铐。

    “你不用骗我,当了这多年警察,你二叔我啥没见过?只不过这是在医院里,你们两个能不能克制点。回家了,皮鞭、蜡烛什么的,我都不管,别闹出人命就行了。”程队长把早饭放在桌子上,十分同情的说道。

    我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吃着包子说道:“呵呵,二叔你误会了,我是睡觉不老实,怕掉地上所以才让夏梦给我铐上的。”

    “张一鸣,你是在鄙视我的职业经验是不?”程队长很鄙视的看了我一眼,摇着头转身就走出了病房。

    “都怪你。”程夏梦嘟着嘴,小脸好像受尽了委屈一样。

    上午9点多时候,程队长告诉我,那五个人终于醒了。

    我和程夏梦来到病房里,看到那些家长一个个高兴的拍手叫好,围在病床前问这问那。

    而我在想,你们就难道没有一丝愧疚感吗?你们的孩子得救了,赵明媚怎么办,她难道该死吗?

    我冷眼的看着他们,什么话都没问。

    这时,那五个学生神色开始变得惊恐,都突然大喊道:“对不起,明媚,是我们不好,我们该死不要不要过来,呜呜别,我不想死啊!”

    他们五个我疯狂的从病床上跳起来,看着站在地上同样是一脸惊恐的父母们,喊道:“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我们该死该死救救我”

    那五个人简直要精神崩溃一样,吓得脸白的就像一张纸,鼻涕眼泪横流,五个人紧紧的躲在病房的角落里,不让大家靠近。

    “这是什么情况?”程队长看着病房,问我。

    我耸耸肩:“还能怎么样,被吓坏了呗。”

    “谁吓的,难道是鬼?”这是,程夏梦也问道。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他们做了那些缺德事,报应就来了。”我说道。

    这时,其中一个家长找到程队长,哭着说道:“警察同事,你要为我们的孩子做主,他们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人在害他们,你们一定要抓住凶手啊。”

    程队长点点头,说:“放心吧,如果有人故意伤害他们,我们一定秉公执法。”

    我忍不住的说道:“哎呀,可惜赵明媚没有这么好命啊。“

    可能是因为声音大了点,那五个学生听到赵明媚三个字的时候,更加的害怕了,他们抱着头蹲在病房的一角,瑟瑟抖。

    “你什么意思!”那个家长听我这么说,大声质问。

    我懒得和他吵,反正不愿意管他们的破事呢,这下正好,老子不伺候了。

    警察们拦住那个家长,而我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看墙上医院科室简介。

    其实,刚才我用阴阳眼又看了那五个学生,他们根本就是魂魄涣散,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所致。用清神符就能治愈,非常简单,但是我不想这么做。

    一会的功夫,又来了几个医生,走进病房。

    程队长和夏梦走过来问我,那些学生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没什么大事,就是魂魄有些散了,纯粹是被吓的,没什么大事。

    过了半个多小时后,大夫从病房里出来,那些家长也跟了出来。

    “我建议你们把孩子送到精神科去吧,他们可能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神智不清。有轻度的精神分裂。”大夫对着那些家长说道。

    听到自己的孩子们有可能得了精神病,家长们突然崩溃了,哭的哭喊得喊。吵吵着让警察们抓到凶手,绳之以法。

    程队长看看我,然后把那些家长叫到一旁说着什么。

    不用听我也知道,他肯定是说我有办法治疗那些人。

    过了一会,那些家长头齐刷刷的看向我这边,而我故意把头扭过去不看他们。

    这时,我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靠近。

    果不其然,那些家长都走了过来。

    刚才那个要和我动手的家长,这时陪着笑脸说道:“呃这位小师傅,刚才是我的态度不好,您不要大人不记小人过。只要您能救我们大伙的孩子,我们什么都答应。”

    “是是,我们什么都答应”

    “对对“

    “大师,您就行行好吧”

    十几个家长,围着我的开始不听的求着我。

    程夏梦这时也走过来,说道:“一鸣,你如果有办法,就帮帮他们吧。虽然,那些孩子也有过错,但是,总不能眼看着他们成了精神病患者啊。”

    “唉!”我看看程夏梦,心说这姐们怎么变成烂好人了?

    “你们真的什么都答应?”

    我看着那些围在我身边的家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