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200章赵大庆
    程夏梦知道这车是王家送的,显然有些不开心。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我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出来,有些失望和生气。

    “你可不要误会啊,你先上车。我们路上聊。”我解释道。

    程夏梦白了我一眼:“我自己有车,干嘛坐你的。”说着就转身要离开。

    我赶紧拉住她:“两个人开车多麻烦,而且也不环保啊。”好不容易才把她推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动车子,我换换驶出警局的大院。

    “你该不是吃醋了吧?”我开着车,看了眼一言不的美女警官。

    程夏梦哼了一声,说:“我吃什么醋,犯得着吗?你是你我是我。”

    她语气有些冷,该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

    我这次有些担心了,心说张一鸣啊,你就是个大sb,为什么偏要开着车子到程夏梦面前显摆?

    “夏梦,你听我说。其实这车不是送给我的。”我说着,同时观察她的表情。

    果然,程夏梦扭过头来看着我。

    “这车是王总借给我的,而且还是二手车不是新的。他几年前就买了,但是很少开一直放在车库里,反倒是浪费了。所以就做了个顺水人情而已,不是你想的那么复杂。”我耐心的跟她解释。

    “不过,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明天就把这车送回去。”我又补充道。

    程夏梦听了我的解释,想了一会问:“真的?”

    我看看他,然后说:“我张一鸣对天誓,如果我说的有一句假话,我就被雷劈死。”

    轰隆隆!

    天上突然想起了一阵雷声。

    尼玛,此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我誓遭雷劈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贼老天倒真是配合我,次次都打雷。

    “你看你看,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程夏梦生气的看着我。

    我赶紧从把电话拿出来,调出今天的天气预报,给她看。

    “美女,你看看今天晚上有雷阵雨,我这纯属躺枪好吗?冤枉啊!”

    “拿着车里的香味是谁的?今天车上除了我还有别的女人坐过对吧。”

    程夏梦用她那灵巧而精致的鼻子,闻了闻车厢内的空气,再次质问到。

    唉!

    女人,比鬼都难对付。

    “今天我和王晓雅到一个木材加工厂,把那根风雷木加工了下,你看看就在后排座上。”

    我边开车边回答,没有丝毫隐瞒,想瞒也瞒不住。

    程夏梦回头看看后面,然后从后面把那根棒球棍拿了过来,在手里颠了颠。

    “看来你没说谎。这东西怎么是黑色的?”

    我一听这是不生气了,心里也挺高兴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黑色的,但是这风雷木据说比钢铁还硬,而且对付邪物也有奇效。”

    “对了,这个送给你。”我把兜里的那串风雷木做的手串拿了出来。

    程夏梦把手串戴在腕子上,端详了一番。

    可以看得出来,她收到我礼物的时候,还是挺高兴的。

    终于都过去了,我感到一阵放松,看来对付美女,礼物和称赞是万能的手段。而且,程夏梦不像别的小女人一样,动不动就问男朋友喜不喜欢她。

    “张一鸣,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呃

    报应来的真快。

    程夏梦这时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看着我问道。

    “呵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当然喜欢你了,不,比喜欢更高级,是爱。”我把车子停在路边,也郑重其事的对她说。

    “真的吗?”她眼里闪着疑问的目光。

    我看着她的眼睛,说:“我对天誓呃。”我忽然想起了刚才的场景,怕老天爷再次配合我。所以,我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我忽然捧住了程夏梦的脸,迅的吻了上去

    “呜”她开始的时候有些挣扎,但是后来变得配合,顺从。

    我们就这样吻了能有一分钟,我誓那种感觉是我有生以来最奇妙的感觉,如同清泉流入自己的体内,那种冰与火的交融,热情和野性的碰撞

    正在我深刻领悟的时候。

    “砰砰”

    这时,突然有人敲玻璃。

    尼玛,倒地是哪个不开眼的,这时候出来捣乱。

    我恋恋不舍的和程夏梦松开,她还行的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前。我则看到一个交警同事站在车旁。

    “同志,你这不能停车,呃有些事情最好回家做。”

    交警也就四十多岁,看看我和程夏梦劝解道。

    “好好好,我马上开车,对不起啊”我赶紧从车子驶离开原地。

    车子里现在比较尴尬,程夏梦低着头一句话都没说,我看看她知道她有些害羞。

    “那个要不然我们回去吧,明天再找赵大庆。”我说。

    程夏梦过了会才抬起头来,脸上依旧有些红润,声音软的说:“不行,嗯我们还是现在去吧,我怕夜长梦多。猴急什么啊你”

    当我听到她最后一句的时候,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已经爆棚了。现在的我浑身充满动力和热情,我估计即使面对几个厉鬼,自己都能应付有余。

    “好的,什么都听你的。哈哈”

    这是我第一次亲程夏梦,那种感觉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我一路上边开车边傻乐,弄得程夏梦以为我受了什么刺激,精神分裂了。

    此时,外面已经下起了小雨,但是在我看来,这小雨也可爱的几分,丝毫不影响我的心情。

    赵大庆家在一个旧棚户区,从车上下来后,我们一路打听终于来到了一个平房门前。

    “笃笃笃”

    程夏梦敲了敲门。

    “谁啊?”这时,从里面出来一个男人的询问声。

    “你好,我们是刑警队的,请开一下门。”程夏梦说。

    嘎吱!

    房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中年男人穿着白色的汗衫,蓬头垢面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他的脸色很糟糕,好像初冬的落叶一样,毫无生气。

    “你是赵大庆吗?”程夏梦询问对方。

    那人看了看我们,说道:“是,你们有什么事情?”

    程夏梦说出了我们的来意,问赵大庆有没有见过那五个学生。

    但赵大庆知道那五个学生都失踪了的时候,他高举着双拳,抬头冲着黑暗的天空,突然喊道:“哈哈,真是报应,报应小敏,你看看这是老天爷在惩罚他们呀,哈哈”

    赵大庆的突然狂,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同时我看到他脸上那悲愤和痛苦的表情,心里也感到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