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98章尴尬
    两样武器都被刘师傅做完了,不仅时间快,而且手艺一流。㈧㈠中文网WwΩW.ㄟ8⒈Zw.COM

    我左手拿着棒球棍,右手拿着风雷剑,心里无比满足。

    风雷木对一切阴物的作用,甚至比一般的桃木还有效果。

    这个棒球棍给胖子,让他保护林婉婉,应该够用了。无论是人,还是鬼,能挨这一棍子的没有几个。

    这把风雷剑,当然是我用的,配合雷符威力应该更大。

    我最后,让刘师傅把剩下的那些边角料,做成了36颗木珠子,每颗珠子中间都钻了小眼。我用红绳做了两条手串。

    回到车上的时候,王晓雅也醒了。

    “怎么样?”她揉揉眼睛,软绵绵的问我。

    我把风雷剑和棒球棍那给她看。

    “哇,好威风啊,真漂亮。”王晓雅高兴的拍手,然后说道:“我还是不碰了,万一再装出嫩芽来,就不好了。”

    我脑子想着,风雷剑长出小树苗的画面,哈哈一乐。

    “那这个送给你。”我把一条风雷木做的手串,塞到她手里。

    王晓雅很惊喜的说:“你,这是你送给我的,哈哈谢谢你。”她脸又是一红。

    带上手串,王晓雅左看右看,然后说:“不会再长处绿芽了吧。”

    我说道:“你要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试试看。”

    她看看我,然后精神再次集中。

    只见她腕子上的手串,每一颗珠子上都开始慢慢长出细细的嫩芽,那嫩芽慢慢变成了细细的绿枝,相互缠绕盘在王晓雅的手串和腕子上,如同绿色的护腕一样。

    “这太神奇了。”我不禁再次感慨道。

    王晓雅有些为难的说:“但是也不能总是这样的,太诡异了。”

    “你试试,让它们都回去,用你自己的意念。”我说道。

    “嗯”王晓雅点点头,然后再次看着自己的手腕。

    也就不到十秒钟,我看到那原本缠绕在手腕上那些鲜嫩的绿枝,开始慢慢又缩回到了珠子里,而且表面上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差异。

    “哎呀,成功了成功了。”王晓雅激动的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欢呼雀跃的叫着。

    我也替她高兴,没想到小雅进入有了这样的能力。

    她抱着我,也就几秒钟我们就感到这姿势有些太亲昵了。

    我们感觉松开对方,王晓雅尴尬的整理整理衣服。我也装作有什么事情,但脑子里拼命的找理由,让气氛活跃一些。

    “对了,你不是要教我开车吗,反正这里也没什么车辆,不如现在吧。”

    我真佩服我自己的脑子,这么快就想到了一个是我们两人都不尴尬的活动。

    “嗯,好,好啊。”王晓雅拢了拢头,马上答应。

    接下来我坐在主驾驶,她在旁边指导我。

    说实话,我这驾驶证自从考了下来,就从没摸过车。程夏梦的吉普车我没机会,一来是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比较少,珍惜还来不急呢。二来是她的车是警队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对她的影响不好。

    动,挂挡,给油门我脑子里边回忆练车时的步骤,边操作。其实心里多少都有些紧张,怕自己丢面子。

    王晓雅坐在一旁看着我的动作,时不时的提醒我注意看倒车镜,后视镜。注意不要溜舵,随时调整方向。

    她最后把着我的手,教我调整方向盘。软软的手,传来的温度,还有她特有的体香,都在无时无刻撩动我的心里防线。

    话说我怎样也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这简直就是一种怎么。

    她嘴里的热情,一阵阵的扑到我的脸上,香味一阵阵钻入我的鼻子,在加上这密封的环境,我特么后背都出汗了。

    心里马上念起核心价值观“24字真言”,眼睛目不斜视。

    “你很热吗?”

    王晓雅握着我的手,抬头看我的一头汗的样子。

    “呃有有,有点。“我有些尴尬的说。

    其实现在的温度正好,车窗是打开的,凉风嗖嗖的往里刮着。但是,心火这东西可不是凉风就能熄灭的。

    “你是不是烧了?”

    王晓雅把小手放到我的额头,摸了摸说道:“有点热,脸也红了,难道是中暑?但是,现在的温度也不高啊。”她透过挡风玻璃看看外面。

    “”

    无语了,这可能就是哑巴吃黄莲吧。

    不过,接下来随着我的技术慢慢提高,王晓雅也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和我拉开了距离。

    呼!

    我心里喘了口气,总算是轻松了。

    回城的这段路基本都是我开车,虽然度不快但是贵在平稳。

    “不错嘛,学的很快。”王晓雅嘉许的拍拍我肩膀。

    我笑笑,也奉承道:“那当然,关键是老师好。”

    回到城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我现在非常想让程夏梦看看我的车,跟她显摆显摆。

    “小雅,我送你回去吧,一会儿我还有事,所以”我有些难为情的说。

    王晓雅看看我,脸上却是有些失望,但只是一闪而过:“哦,好的,那你就先送我回家吧。”

    我心里叹了口气,就往她家的方向开去。

    “你是不是去找程警官啊。”这时,她闪着大眼睛问我。

    我装作很意外的说:“不是,我,我去找胖子和婉婉他们,毕竟现在生的事情比较多,我不放心他们。”

    “真的,那去你吧,但一定要注意安全。”王晓雅听我这么说,好像突然开心了许多。

    我心里却恨恨的鄙视了一下自己,对不起,小雅,我们只能是朋友。

    把她送回家后,我就急不可耐的给程夏梦打了电话。

    在得知她还没有下班的情况下,我开车就过去了。

    到了警局,我把车停好,直接上楼找她。

    进了刑警队,我就看到她好像在接待一个中年人,有男有女看着挺着急的样子。

    我默不作声的走到她后面,静静的等着她。

    “你们的孩子都是同一所高中的,对吗?”程夏梦坐着笔录。

    “对,对,他们都是好朋友。怎么就突然都失踪了呢,警察同志,你可得帮我们这些家长找到我们的孩子呀。”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带着哭腔和程夏梦说道。

    嗯?

    看来是熊孩子不见了,这些家长来报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