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96章送给我的吗
    地万问我,她在我心里是什么?

    我一笑,摆出一副呆萌的表情,说道:“当然是大美女了,难道你这里没有镜子吗?”

    她又白了我一眼,但样子很受用。㈧ ㈠中文』网Ww W.ㄟ8⒈Zw.COM

    看来夸女人漂亮,总是没错的,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

    下楼的时候,我看到了婉婉和胖子。

    胖子见我下来了,问:“你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萧山是谁?”

    我看看婉婉和胖子,说道:“萧山是莲花门的人,是他是他杀了老林。”

    “什么!”胖子一听这话就炸了,站起来就想往外走。

    林婉婉一把拉住他,说道:“富贵哥,你要干什么去,你知道他在哪吗?”

    胖子冷静下来一屁股又坐到沙上,显得有落寞。

    “对不起,婉婉。我我没抓住他。”我走到婉婉身边,有些歉意的说道。

    林婉婉赶忙摇摇头:“不,一鸣哥。这不是你的错,而且你也差点遭遇不幸,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这时,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王晓雅父亲打来的。

    说希望我到他家里一趟,我问是什么事情,王总说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我离开地万这里,直奔王小雅的家。

    在路上的时候,我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了程夏梦,说了萧山的情况和他杀老林的事情。程夏梦最近因为老林的案子比较忙,虽然这也属于灵异案件。

    但是,凶手毕竟是活人,所以警方还是希望能抓到他。

    中午,到了王晓雅的家,看到王总和小雅还有她母亲都在。

    “王叔叔,到底什么事啊,这什么神秘。”我看着他们一家三口,问道。

    王总一笑,说:“没什么大事,就是送你样东西。”

    我呵呵一笑,心说,该不会是把你宝贝女儿送我吧,但我不能要啊!

    王总和小雅把我带到她家的车库门面。

    她一按遥控器,车库的卷帘门缓缓上升,一辆黑色的jeep显露出来。

    “送给你的。”王总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一愣,这还真没想到,竟然送给我一辆车。

    等等!

    这难道是贿赂吗?我看看王晓雅,他们父女俩该不会是有什么目的吧。

    其实,最近我一直都在刻意的躲着王晓雅,自从树精事件之后,我就没见过她了。只是她偶尔打电话和我闲聊。

    “听我说,一鸣。我知道你做的事情很特别,也很伟大。但是,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的那些符啊,剑的都齐了。但是,你没有车子是不是有时候感觉不太方便?”王总笑着说道。

    被他这么一说,我感觉还真是。

    程夏梦有车,但是她工作上需要。地万有车,但是我不想用。但是,王总一下就送这么贵重的车给我,是不是太那什么了

    “你不要多想,其实这车不是新的,我几年前就卖了只不过很少开。而且,我也不是给你的,只是借你开而已。”王总见我没有说话,解释道。

    我当然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来是顾及到我的颜面,二来是不想让我有什么负担。不快是生意场的老手啊,做事滴水不漏。

    “对了一鸣,你有驾驶证吗?”

    还没等我说话,王晓雅就问我。

    “呃,我我有。其实我高三暑假的时候,就考了驾驶证,而且是货车的b票。为的就是以后找不到好工作有一个吃饭的手艺。”

    我说的都是实话,当初是老爸提议的,毕竟咱是农村出来的,所谓艺多不压身有个驾驶证说不定以后也能拉个货啥的。

    “但我有证以后,就从没碰过车了,而且是这么好的车。”我有些窘迫的说。

    王总和小雅哈哈一乐,小雅说:“那还不简单,我当你师傅不就行了,一个星期包你出徒。”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推迟,确实有些矫情了。而且,王家和我的关系确实不错,这父女两都是好人。

    “好吧,那我就谢谢你们了。”我说道。

    中午在王家吃了饭,下午王晓雅就要教我开车。正好,我也有事需要用车。

    我和小雅说,先回学校取树精留下的风雷木。

    “为什么?”王晓雅问。

    我和她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喘。我说想把那风雷木做成武器,所以需要找个能加工木材的地方。

    王晓雅说他父亲认识一个开家具厂的,那里能加重各种木头。于是,我们就回学校取风雷木。

    回到学校取了风雷木,我们就直奔她说的那个家具加工厂。

    那地方有些远,我们开车用了两个小时才到。

    “红星家具厂”五个大字出现在我们眼前。我看到这家具厂好像规模不小,厂房一间连着一间,院子也挺大。

    我们登记后,王晓雅直接打了电话。

    “吴叔叔,我是小雅啊,嘻嘻。我来找您帮忙,您能不能下来一下啊,我就在你们楼下呢。”王晓雅甜甜的打着电话。

    不大会儿功夫,直接从那座5层楼里,走出一个4o多岁的中年人。

    “哎呦,小公主怎么来我这了,你爸爸呢?”那中年人笑哈哈的和王晓雅讲话。

    王晓雅可爱的一笑:“吴叔叔,我爸爸没来。是我自己的事情,需要请你帮忙。”

    她把我领到这个吴叔叔面前,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朋友,张一鸣。这位是吴叔叔,和我爸爸是老朋友了。”

    “吴叔您好。”我说道。

    吴叔看看我,然后看看王晓雅:“小伙子一表人才,不错不错。什么时候喝你们的喜酒啊?”他打着趣说。

    王晓雅的脸一红,有些不好意:“哎呀,吴叔叔,你就别问这些了。我有正事求您。”

    我赶紧把那风雷木从车里拿了出来,说要加工一下。

    吴叔不在和我们开玩笑,把风雷木端在手里开始打量。

    “嘶,这好像是槐树的树根。“吴叔看着手里的风雷木,又不解的说道:“但是,分量却很沉,和普通的槐树太不一样了。”

    我心说,当然不一样了,这槐树都成精了

    吴叔把我们带到了加工车间,找到了一个据说是手艺最好的老工人。

    “你想做成什么?”吴叔问我。

    “嗯,我想做成两样东西,一个是棒球棍,还有就是木剑。”我这时说道。

    在来的的路上,我就已经想好了。这风雷木有成年人的胳膊粗细,做成这两样材料是做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