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89章风雷木
    听到王晓雅这么说,我没有丝毫的意外。㈧Ω『 ┡ ㈠中文  网Ww W.』8⒈Zw.COM她体内可定是残留着一丝地煞的力量,只是那力量十分微弱,并没有显露出来。

    这次遇到树精法力外泄,小雅体内的那些力量不知不觉就苏醒了过来。

    我多有都有些担心,怕她收到伤害。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问她。

    王晓雅疑惑的摇摇头,微微皱眉说道:“有些不太适应,但是这感觉很微弱,好像没有什么不好的反应。”

    我沉默的点点头,上次吞噬地煞附身在王晓雅的身上,她消失了十几天的时间。应该是地煞的和王晓雅的魂魄已经开始融合了,没想到被地万反吞噬了,不过融合的那部分保留在了晓雅的身体里。

    现在先不管这些,等到大伙都安然无恙,再看看晓雅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此时,树精躺在地上早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体枯萎的不成样子,又过了一会儿竟然变成了一条一米多长,手臂粗细的树根。

    我把五行旗装在包里,又把那条树根拿起来,这树根分量很足而且看着十分的解释。而且,我还能察觉到这树根上所散出来的木气,有一种生之像。

    木在阴阳八卦中,属于震巽风雷之像,这树精留下的树根难道是风雷木?

    风雷木是道术传说中的一种自然法器。

    据说是用来实施雷法器物,但是这东西本就十分难得,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为了检验一下自己是不是猜测,我拿出一张雷符。

    我一共才使用了两次雷符,第一次是去就程夏梦,遇到了五毒围攻我们的时候。我利用了五行旗,吸收了天地五行之力,再用五雷符导引激出了五雷。

    第二次,是对付小区电梯厉鬼刘淼的时候,我借住的是自然天雷,那次自己差点被雷劈死,要不是有分身做了替死鬼,我估计现在自己坟头上的草都一米多高了。

    但是,如同我现在又了风雷木的话,就可以用雷符和风雷分合二为一了。

    想到这里,我把雷符往树根上一贴。

    “驱雷役电,治祟降魔,禳蝗荡疬,炼度幽魂。急急如令!!!”

    咔嚓咔嚓!!!

    只见我手里的这条树根冒出蓝色的闪电,电弧在树根上啪啪作响,我对着墙壁一指。

    蓝色的闪电瞬间激出去。

    轰!

    对面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坑。

    看来威力还不小,这比用五行旗激出来的雷法要方便多了。

    我打算把这树根带回去。

    此时,大家的魂魄都被解救了出来。

    我把八卦镜拿出来,然后又抽出驱邪符,在八卦镜的后面一拍。

    “收!”

    八卦镜闪出一道金光。

    被金光照到的魂魄,都被收到了里面。然后我有用安魂符封上,培养他们的魂魄。

    此刻,这个地下宫殿开始慢慢的崩溃了。

    石头,泥土开始不断的往下落,地面开始断裂、下沉。

    我和胖子赶紧往外跑。

    总算记得来时的路,当我们跑出洞穴的时候。

    回头再看,身后的那个古树已经彻底枯死了,慢慢陷入了地下,只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大坑。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1o多了。

    我和胖子在路边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打车返回医院。

    到了医院,我们先把东西放下,我拿着八卦镜和胖子要把这些魂魄放回到同学的身体里。

    大部分同学的家长都在陪床,他们一个个的面容十分憔悴,有的还没有休息。

    我和胖子只能假借看望同学的命运,撑着他们不注意把每个人的魂魄安放回体内。

    这也是个巨大的工程,足足有将近百十人的魂魄被安放回去。

    等到我把最后一个,也就是王晓雅的魂魄安放回去之后,自己早就累得连走路都不想走了。

    而此时,病房的走廊上传出家长们欢喜和激动的哭声。

    王董和小雅的母亲在病房,看我把小雅的魂魄放了回去,脸上露出了笑容。

    “当我知道你和富贵是第一个醒的,而且又消失了一天一夜,我就知道你们去干什么了。所以,我不太担心小雅会有事。”王董看着我们,信心十足的说。

    等我再次想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这一觉我睡得是真死,一点感觉都没有天就亮了。

    但精神恢复的不错。

    我洗漱了一番后,这时胖子进来了。

    “你想和我去市局,看看老林?”我这时问他。

    胖子点点头:“婉婉早晚要知道,我希望这个消息由我亲口告诉她。”

    我拍拍他的肩膀,两个人走出病房。

    这时,我们正遇上小雅。

    看来她恢复的不错,气色也好多了。

    “你们这是去哪?”她问我们。

    “老林死了,我们到市局看看。”我说道。

    王晓雅听到我的话,震惊的捂住了嘴巴,然后马上说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是什么人干得,那他女儿呢?”

    胖子说道:“婉婉没事,到底是谁干得,除了莲花门的人,我想不出第二个。”

    王晓雅说要把这个事情告诉她父亲,我让她最近也小心点,谁知道会再生些什么事。

    从一眼出来后,我们直接奔了市局。

    见到程夏梦的时候,知道他们已经连续奋战了两天两夜。

    我们来到程队长的办公室,程队拿出调查报告给我们看。

    报告里显示,老林是在大前天的半夜11点左右死亡的,报案的是他的邻居。早上出来倒垃圾,现老林家门口有血淌出来。

    再看现场拍的照片。

    简直能用残忍来形容,屋子的地上全都是血,老林被绑在一个凳子上。

    他的头向后仰着,身上全都是深可见骨的刀伤,起码有几十个伤口。他的十根手指,已经被砍掉只剩两根。

    很难想到当时老林,是受到了什么样的折磨,他所承受的远远比我们的想象更严重。

    “奇怪的是,邻居并没有听到死者的叫喊。”程队长补充道。

    “凶手应该是用了结界,把老林的房间暂时隔离了,所以不会有人听到他的呼救。即使,他就站在我们对面,我们也不会听到。”我按着自己的揣测说道。

    “这就说得通了,我们现房间的每面墙上,都画有类似符咒的图形。”程夏梦这时说道。

    胖子看着那些照片,紧紧的握着拳头,激动的浑身抖。

    “到底是谁这么残忍,妈的,我我要是知道了,非杀了他不可。”

    他一拳砸在桌子上,程队的茶杯陡然翻到。

    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也感到心里极度的难受。

    程夏梦把手轻轻地放在我的肩膀上,安抚着我的情绪。

    “我要看看老林的尸体。”我看着这时程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