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84章老林死了求月票

第184章老林死了求月票

 
    “什么!”我听了程夏梦的话,从床上蹦了下来,我以为自己听错了。㈧㈠ 中Δ文网Ww*W.┡8⒈Zw.COM

    “老,老林死了?这么可能,什么时候的事?”

    跑到程夏梦的跟前,我晃着她的肩膀问道。

    程夏梦也表现的有些难过,说道:“今天早上,有人现了他死在家里,现场调查说他在昨天晚上11点左右被杀,据说死的很惨好像是有人故意折磨他。”

    老林虽然和我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这个人对朋友,真是没什么话说。对待婉婉更是视如掌上明珠,处处呵护爱惜。

    如果婉婉知道后,不知能不能承受这种打击。

    “一定是有人想知道婉婉的下落。”我颓废的坐在床上,自语道。

    抬头看看地万,此时她脸色很冰冷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要回去了,婉婉比你的同学更重要,这只能靠你自己了。”地万这时说道。

    我点点头,她说的没错,婉婉和那石碑牵连太大,莲花门的目的显而易见是需要僵尸不化骨,虽然不知道想他们想干什么,但肯定有个大计划。

    “没问题,我能行。”我这时说道。

    地万第一个离开了病房,她办事雷厉风行不喜欢拖泥带水。

    程夏梦也来到我身边说道:“我一会儿也要到案现场了,你,你自己千万要小心。”

    我抬起头,故意笑笑让她放心,问道:“对了,地万怎么知道我遇到危险了?”

    程夏梦这时叹了口气:“是我找的她。我接到了交警队的电话,说你们的车出了意外。但我赶到这里的时候,现大部分人都没怎么受伤,但是却昏迷不醒。”

    “我以为可能是脑震荡,但是一个晚上过去了,他们没有一个人苏醒,而且,大夫说你们身体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我就意识到这事不可能那么简单,但是我也不懂这些,只能,只能去找她了。”

    我站起来抱住她,轻声的说道:“谢谢。”

    程夏梦此时有些扭捏,也抱着我说:“我,我现在就要去案现场了,你一定小心。”

    “哎呀,不好意思,我我忘了敲门。”

    这时,门口突然有人叫道。

    我们感觉分开,现胖子穿着病号服站在门口,捂着自己的眼睛。

    程夏梦也来开了病房。

    我让胖子进来,老林的事情他还不知道,我需要告诉他。

    “我刚才看到小雅他们还没有醒,难道他们都留在了树精那里?”胖子进来就问我。

    我点点,说道:“我们一会就去救他们胖子,我得到个消息。”

    “什么消息?”胖子一愣,但从我的表情看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唉!”我叹了口气,然后接着说道:“老林他他死了!”

    “啊!怎么可能,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婉婉呢,她怎么样?”

    胖子听到我说的,好悬没坐到地上,他震惊的看着我,此时脸色白的像纸一样。

    “刚刚夏梦得到的消息,老林昨天半夜的时候,在家里被人杀了。”我说道。

    胖子穿着粗气,脸上冒出冷汗,他看着我声音有些颤抖:“是为了婉婉对吗,那些混蛋肯定是想从他的嘴里,知道婉婉和石碑的下落。”

    我沉默的点点头。

    “我我要去看婉婉。”

    说着,胖子就向门口跑出。

    我一把就把他拽住。

    “你拉着干什么?”他大声的我喊道,满脸气得通红。

    “你听我说,婉婉现在很安全,而且有地万和常风保护绝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去了又能怎么样,而且现在婉婉根本就不知道她父亲死了,你去了只会让她深受打击。”我对胖子,分析着目前的情况。

    胖子听我这么说,突然有些蔫了,他看着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婉婉为什么这么命苦。”

    胖子蹲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声音有些哽咽。

    我把他扶起来:“胖子,你看着我,看着我。”我看着胖子的眼睛,接着说道:“我告诉你,现在婉婉还有我们,她不会孤单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你啊,我相信你绝不会让婉婉受到伤害,对吗?”

    胖子坚毅的点点头,看着我说道:“对,你说得很对,我是不会让婉婉在受苦的。而且,我要保护她一生一世。”

    我点点头:“但是现在,我们更紧急的事情要去完成。就是把同学们都救出来,高山、贾楠还有小雅,他们也很危险。”

    胖子沉默的一下,说:“嗯,对。连朋友都保护不了,又如何能保护好自己的恋人,我和你去,现在我们马上走。”

    我听了胖子的话,也很受鼓舞。

    我们马上就换了衣服,走出病房的时候,在走廊上透过病房的窗户,看到小雅和高山他们都陷入昏迷。

    放心吧!我的同学们,我们一定会就你们出来的。

    我在心里誓。

    从医院出来,我们打车先回到了学校。

    跑进宿舍拿了,所有能用得上的法器。

    出了校门,我们打了一辆车,直奔校车出事的地点。

    在车上,胖子一句话都没说,呆呆的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我也一样,脑子里不断回想和老林第一次见面的时刻。

    那个市侩、精明的老林。

    他做的那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女儿。老林跟我们说过,婉婉命苦,她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死了。那时候,老林的老婆说,要是保大人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老林说那时候,他是哭着把字签了的。

    但没想到婉婉从小眼睛就看不到,跑遍了各大医院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老林是又当爹又当妈,一天天把林婉婉拉扯大,他知道钱的重要性,要是有一天自己真的不在了,那么这些钱是林婉婉的护身符。

    不知不觉,我们终于到了校车出事的地点。

    此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

    这里的路上,还散落的这一些车大灯的碎片,被太阳照着闪闪亮。

    在离公路不到几十米的地方,那里有一片树林。

    我们和胖子下车,直接奔向树林。

    在林子的东北角,我们看到一颗粗大的老槐树。老槐树枝繁叶茂,是这里最老的一棵,需要两个人环抱才能丈量。

    而且,这树透着些许的阴气,后面是一片半人来高的野草树丛。

    “就是这里了。”我抬头看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