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82章被困
    “嗯”

    我渐渐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慢慢睁开眼睛。』『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

    刚才是出了车祸了吗?

    我问着自己。

    以为躺在荒地上,抬眼看看夜空,却没现月亮

    现,那也不是夜空。

    而是泥土和根须!

    我也不是躺着,而是站立的姿势。

    这里到处都是根须,乱石还有潮湿的泥土,就好像在地下世界一样。空间似乎不小,光线昏暗,石壁上攀爬的全是根须,有粗有细。

    低头一看,现自己被树多跟树枝缠着,以至于我被绑的死死的。

    我擦!

    我现自己胸膛的地方,有一根很细的树枝插了进来,但是为什么没有出血呢。

    而且,还没有丝毫的疼痛,只是身体有些虚弱而已,像是自身的生命力顺着这根,插入自己身体的树枝慢慢流逝了。

    这是什么感觉,我感到自己身体没有丝毫的温度,而且有些飘渺。

    难道我已经死了吗?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到一阵恐惧。

    扭头看看旁边,这一看又吓了我一跳,这么我旁边躺着很多人,王晓雅就在我的旁边,此时她还处于昏迷状态。

    看到她的样子,我更加肯定自己是鬼魂了。

    我们难道都死了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阵悲伤,没想到我这么年轻就死了,还有夏梦知道后该有多伤心。还有我老爸老妈,不知道他们知道我死了,会不会承受不住。

    我越想越难过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不禁想到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是冥界?

    看着不像。

    这地方让我觉得很诡异,没有黑白无常来领路,这不符合程序啊!

    难道我们的阳寿未尽?

    只是灵魂离体而已?

    这么一想,我就重新燃起了生存的斗志。

    勉强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还能移动一些,但是一抹腰里装着灵符的腰包不见了,而且就算是我有灵符也用不啊,因为自己是灵体,一摸到灵符就会收到伤害。

    咦!

    有了,既然不能用正常的道教的灵符,我就用鬼符试试,本身我现在也是灵体。

    虽然我全身被这些可恶的树根缠着,但是双手还是能勉强互动。

    现在,要做的就是先熟悉一下自己的灵体,看看能不能绘制出鬼符。

    其实,鬼或者灵体的力量主要来源于怨气或者戾气,而这些东西的动力,就是意念。我的意念要是够强大,就能支配或者提高自己灵体的力量或者能力。

    杀了这么多鬼,但我还是第一次这真切的感受到灵体的存在,那感觉似乎也挺奇妙。身体好些没有什么重量,比活人的时候轻很多。

    而且,能感受到自己的气息在周身流动,好些自己是一种能量组成的。这种能量可以被自己所左右,我用意识渐渐在右手的食指间,散出一丝的阴气。

    赶紧在左手上开始画起鬼符。

    自从得到了鬼符经以来,我也只是翻看翻看,却从未画过。一来是感觉没有什么用处,这东西靠着吸收阴气,邪气来起到作用和道术正好相反。二来是,灵符我已经使顺手了,而鬼符根本就没有机会用。

    但是这次,我可以试试这鬼符了威力。

    脑子里想了一想鬼符的画法,就用李佩臻经常用的那个“堕鬼符”。

    想好了如何下笔,我集中意念刷刷的在手掌上画起来。

    自己左手随着右手食指的指尖划动,出现了淡淡的一股阴气,进而形成了“堕鬼符”。

    堕鬼符是一种破坏的鬼符,能让一切事物堕落腐朽,当初李佩臻在精神病院打在墙上的时候,墙壁都开始破败,脱落可见力量之强。

    画完堕鬼符,我感到左手又是一阵冰凉,那感觉很不好如同自己的手中毒了一样。我猛的抓一根比较粗的树根。

    嘶

    只见那树根马上就开始萎靡,干枯,好像迅的失去了生命一般。

    嘎巴!

    我用力一握,那条树根就瞬间被捏成了粉末,纷纷扬扬的飘到地上。

    一看这招挺好用,我所有开始清除那些缠在我身上的树藤。

    一会功夫,我就从层层包围中,挣脱出来。

    站在地上,我这才现所有人都被抓到了这里,我的同学们闭着眼睛,一排排的被绑在这里,就和死人差不多。

    我赶紧拍拍王晓雅的脸。

    “醒醒“

    叫了一会,王晓雅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但他看到我到时候,脸上露出一丝疲惫的笑容。

    “这是什么的地方。”

    看看周围,她有些疑惑的问我。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现在魂魄离体,被人抓到了这里。”我简单的称述道。

    同时,把她解救出来。

    然后,我来到胖子跟前,胖子特么居然睡着了,还微微的打呼噜?

    我此时真是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

    啪啪的,给了他两个嘴巴。

    “哎啊,谁睡觉呢。”

    胖子晃晃脸蛋子上的肥肉,睁开小眼睛看到是我,问:“干什么呀你,能不能让我哎,我记得我们在车上,后来好像撞车了,这是什么地方?”

    我一看,这货还没有糊涂。

    也没搭理他,感觉把他身上的树藤都破坏掉。

    而此时,我的鬼符好像也没有什么威力,渐渐从我的手掌里消失。

    其实鬼符对我的灵体也要伤害,只不过没有灵符那些厉害,比较它是吸收阴气而成的符,而我此时也是灵体,正所谓伤人伤己。

    胖子和王晓雅站在地上,四处打量。

    我这时来到高山跟前,只能用手拽到那些该死的树藤了,但是这东西好像非常坚韧。

    胖子和王晓雅过来与我一起拽,但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

    突然,我们听到好像有人走了过来。

    三个人赶紧躲在了一个相对好隐蔽的地方,就是一排树藤的后面。

    自己洞口的位置,出现一个人。

    说是人,但可定不是。

    他外表像个老头,皮肤干巴巴的如同老树皮,而且很瘦,瘦的如同树根。两只眼睛微微冒着绿光,面无表情。

    而且,更令我们震惊的是,他是双手就是树根,十指弯弯曲曲还很长。

    看到这里,我就知道这东西,应该就是树精。

    “啊!”

    王晓雅情不自禁的惊呼了一声。

    只听那树精叫道:“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