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69章异象
    地万说完后,白了我一眼。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我一想,可不是吗,今天是4月1日愚人节!

    “差点吓死我。”情不自禁的小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地万明知故意的问道。

    我慌忙的拜拜手:“没有,我什么都没说。”

    地万倚在窗前,歪着头好像在审视着我,有十几秒钟都没有说话。

    我也感到自己的感觉有些特别,低头一看我就现自己是光着身子,撩起被子看看重要部位,万幸内裤还在。

    “谁你脱的?”

    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的脸竟然红了,有些不好意思。

    地万突然一笑,摊摊手轻描淡写地说:“这样舒服,而且你当时很虚弱出了不少的汗,味道更不好闻。”

    然后她又有些鄙视的说道:“别把自己想得太完美,我可不是程夏梦那样的小姑娘,你在我面前就是个小弟弟。”

    我听到她说我是小弟弟的时候,心里特别的别扭。

    “呵呵,对对,我哪有你年纪大”刚说出这句话我就后悔了。

    地万的表情分明是要把我撕了一般,突然靠上来盯着我的眼睛,冷冷的问:“我真的有那么老吗?”

    我赶紧靠到床头上,后背传来一阵冰冷,但也凉不过我此时的心情。

    “对不起,我我瞎说的。”

    我赶紧和她道歉,世界上哪个美女喜欢听别人说她年纪大?

    “那你说,我和你的那个程夏梦,到底谁漂亮些?”

    她为什么会问我这种问题

    看着她的脸,不可否认地万是真漂亮,隐约中还带着异域风情,五官很立体,眼睛如夜空的宝石,嘴巴鲜艳的宛如盛开的玫瑰。

    我不自然的呵呵一笑,说道:“你为什么这么问,她是她你是你,而且我和夏梦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

    地万这时又问我:“如果非得说一个呢。”她的语气不容置疑,带有一丝命令的口吻。

    这时,我心里也多少有些生气,心说这大姐是不是没事找事,非得问我这么无聊的问题。难道我会屈服在你的威胁中吗?即使你几次三番的救我,但是也不能让我违背自己的内心。

    “呃,在我心里她永远是最美的。”我仗着胆子说道。

    在这个问题上,我是不会说谎的,即使对面是可怕的女萨满。

    地万又重新回到了窗前,看着窗外能有几十秒后,平静的说道:“床边有衣服,你穿上就滚吧!”

    难道生气了?

    不会吧!

    她应该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

    我心里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我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看看旁边,还真有一套衣裤而且是崭新的。

    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把衣服麻利的穿好。又看到桌上我的腰包,拿在手里。

    “对了,请问王晓雅在哪?”

    我站在门口,看着女萨满的背影,小心翼翼的问她。

    “被常风送回王家了,赶紧滚!”

    她虽然没有转过身来,但我也知道她真的生气了。

    我是真没想到,堂堂的萨满教主,竟然在谁最漂亮的这个问题上,大动肝火。

    “谢谢。”

    我打开卧室的门,出去。

    砰!

    刚想把门带上,没想到那门突然自己就关上了,而且度很快差点打到我的头。

    我知道这是地万弄得,看来她是在泄刚才的怒火,我还是不惹为妙。

    出了别墅区,我打车直奔王家。

    到了王家后,王总对我是千恩万谢。

    而小雅身体虚弱,在楼上睡觉,我也没去打扰她。

    原来常风把小雅送回来的时候,说是我救了小雅,不过我暂时有事,只能托付他护送回来。

    自己心里多少有些心虚,我根本就没帮什么忙,都是地万和常风出的力,我还是他们救的。

    想到这里,我突然认为有可能是地万,让常风这么说的。

    谢谢!我在心里感谢地万。

    周六。

    我和胖子上街,我想买个礼物送给地万,一是赔罪,二是感谢她几次救我。逛了一个上午,我终于在工艺品店,买了个紫水晶的手串,觉得这个和地万的气质蛮搭配的。

    中午的时候,我们打算找个地方吃饭,在经过一个天桥的时候,竟然看到了林婉婉。

    此时,她正蹲在天桥的过道上摆地摊呢,只见她脚边摆着十几个钱包和腰带,不时的吆喝着,还用手来回的摸索,清点数量。

    “真皮钱包,价格公道只卖2o块,大家看一看。”林婉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羞涩和稚嫩。

    胖子当时就炸了,跑到林婉婉面前,说道:“婉婉,谁让你在这里的摆摊的?”

    林婉婉被他吓了一跳,但马上记起他的声音,高兴的说道:“你是富贵哥吧,好巧在这里碰到你。“

    “我就想出来做点事情,一个人在家闲的闷。”林婉婉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

    胖子说道:“那那,我帮你卖吧,怎么样?”

    我一阵无语,胖子看到林婉婉就彻底没救了。

    接下来我和胖子一左一右,站在两边。这货非得拉上我也垫背。

    胖子在过道上喊:“浙江温州的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老板李泽天吃喝嫖赌,欠下了1.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二百多、一百多的钱包,通通二十块,通通二十块!李泽天你不是人,我们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李泽天是我们的体育老师,胖子因为体育不达标,几次被点名批评。

    别说,这招还挺好使,吸引了很多人来,也卖出去不少钱包。林婉婉本来就带得不多,一个下午基本都销售一空。

    在回老林铺子的时候,林婉婉一个劲的夸胖子厉害,她之前一天也买不了1o个,没想到一个下午都卖完了。

    老林知道林婉婉一个人出去摆地摊,又责怪了她一番。谢谢我和胖子的帮忙。

    此时,老林店里有个电视机,画面正播放一个考古的特别报道。

    我一看,画面里的专家,正是之前和我们到萨满古墓的那个周教授。这一算起来,我们已经有一年没见面了,从画面里看到他身体还不错。

    此时,他正拿着一块貌似一块甲骨文的东西,但显然是破损的。

    “啊!”

    突然,我们现林婉婉的双眼冒着耀眼的白光,头在空中飞舞起来,她指着周教授手里拿着的东西,尖叫着,而那声音极其刺耳。

    老林铺子的玻璃窗,瞬间就被震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