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59章我的蛋
    李佩臻被我看出了破绽,右边的动作越来越慢。㈧㈠中文网WwΩW.ㄟ8⒈Zw.COM

    也亏得我今天带的灵符够多,我们在“枪林弹雨”中,僵持不下。

    我的衣服被他的鬼符划开的几道口子,两边的墙上全都是鬼符留下的痕迹。

    而他也好不到哪里去,脸上被我用灵符划破了。

    这时,我躲在电线杆后面,他躲在路灯杆后面,我们两个就像持枪的牛仔,用眼睛瞄着对方。

    “哎,我说,你把鬼符经对了,莲花门要是知道了,会把你怎么样?把你杀了,变成鬼然后又来化符吗?”我这时激他。

    李佩臻冷笑一声:“呵呵,只要我夺回不就没事了,你今晚就不会有那么好命了,躲在女人的裙子底下苟且偷生。”

    我一听他也想激怒我啊,呵呵,可是小爷不上当。

    “哎呀,你还别说,我这就是招女人喜欢,也不知是咋整的。有得人就是嫉妒,还被人家打伤了,真是可怜啊。”我一点也没生气,反而水水推舟的反击:“至于这鬼符经吗,我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都给烧了。”

    “什么!”

    李佩臻突然叫了一声,可见这东西对他多重要。

    啪!

    人影一晃,他从路灯后面跳出,一脚蹬在墙上顺势身子腾空,朝我这边跃来。

    终于出来了。

    我绕着电线杆,作为掩体,左脚也蹬了一下墙,身体和地面平行射出,朝着他的后背就打了一张符。

    李佩臻现我突然出现在他后面,身体极力的像扭过来,但是他被肩膀上的伤拖累,动作显然慢了。

    两张天罡符从我手里打来出来,直奔他的后心位置。

    要说这小子确实经验丰富,他见躲不开了,索性向前窜出。

    “砰砰!”

    两道灵符打在他的后背,立刻就炸开了,也是因为我的功力和力度不够,虽然打中了,也只是受了些小伤而已。

    此时,李佩臻后背嘶嘶地冒着阴气,并没有回头而且奔着巷子口就冲了出去。

    我一看不好,才想起来胖子和程夏梦就在巷子口,但愿每天不会受到他的攻击。

    “干什么!”

    这时,胖子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了起来。

    赶紧追了出去,我现李佩臻已经逃没了影子,而胖子扶着程夏梦。

    “啊!”

    我一看,原来程夏梦的胸口中了一道鬼符,已经昏迷了。

    此时,夏梦的伤口黑,隐隐透着阴气,衣服也碎了个洞,我赶紧用灵符把伤口敷上。

    “嘶嘶”

    受伤的地方遇到灵符,马上就冒出一股阴气。

    五分钟后,我又换了一张符。

    程夏梦慢慢转醒,我见她的好像没什么事了,心里有终于放心。

    “感觉怎么?”我关切的问。

    她看看我,回答:“好像没什么,就是感到很累,真冷。”

    此时我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胖子在路边打了个车,我们上了出租车。

    我和程夏梦到了她家,胖子回王总那里,汇报一下王晓雅的事情。

    程夏梦虚弱的躺在床上,盖着被子,闭着眼睛好像很安详。

    我却有点担心,虽然这鬼符的阴气被我用灵符治好了,但李佩臻这王八蛋打在了程夏梦的胸口上,该不会留下什么疤痕吧。

    趁着脖子,把头凑向程夏梦的胸口,想扒开被子往里面看看。

    也该我倒霉,这时她神奇的睁开了眼睛。

    “你干什么?”

    “呃”我眼珠一转,说道:“这李佩臻很阴险,我怕他还留着什么后招,所以想看看你的伤口。”

    程夏梦显然不相信我说道,她躲在被子后面,只露出眼睛说道:“我看危险的是你。我我没事。”

    “”

    突然感觉自己好失败。

    “哦,那我出去睡了。”

    我垂头丧气的转身就要走出程夏梦的卧室。

    “喂,你你可以睡这里。”

    被子里,出弱弱的声音,但在我听来由于沐浴春风,就好像夏日在海滩尽情的奔跑,脚下踩着朵朵的浪花。

    我回头看着被子后面的程夏梦,眼里闪着绿光。

    “哈哈哈”内心出一阵狂笑。

    “不过,你得睡在地上。”她又说道。

    一句话就把我拉回到了现实。

    “嗯,知道呵呵,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尴尬的挠挠头,估计笑的比哭都难看。

    还好,她家的被子挺多,一个铺在地板上,一个用来盖。虽然,睡在地上但也比沙更宽敞舒服,更何况这怎说也算是同处一室了。

    当晚,我做了梦,梦见自己和程夏梦在海边散步,我们手牵着手迎着落日的余晖,说着情话看着夕阳,那场面别提都诗情画意了。

    我捧起她的脸,就吻了下去。

    但程夏梦突然一脚揣在了我的下身,疼得我马上大叫。

    “啊!疼疼疼”

    我猛的从地上做起来大喊,同时现程夏梦站在地上,一脸歉意的看着我。

    只感到伴随自己2o年的”亲密战友“已经身负重伤,趴在草地奄奄一息了。我捂着要害,问道:”你要谋杀亲夫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在地上躺着,就就踩了上去。”程夏梦满脸通红的,跟我道歉。

    “”

    “你,你没事吧?”她跪在我跟前,小声的问道。

    我看看她,但维系了男人最后的尊严,说道:“扶我起来,我去看看。”

    程夏梦把我扶起来,现天已经亮了,她送我到洗手间,关上门我一个人检查了一番。

    还可以,重要的部件没有损坏。又撒了泡尿,现功能暂时齐备。

    我从洗手间出来后,程夏梦说要不然到医院去看看。

    我说不用了,然后在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矿泉水开始冷敷。

    程夏梦的身体还有些虚,所以就请了一天的假。我和胖子也请了假,当然都是王总和校方交涉的,有钱比什么都好。

    本以为我和程夏梦可以过一过二人世界了,说不定我们的关系能更上一层楼。

    谁知道这时候,老林来了电话。

    “喂,嘶什么事。”

    “来生意了,价钱已经谈妥,搞定后给3万。”老林说道。

    “嘶什么活?”我问。

    老林在那头说:“你干嘛呢,嘶嘶哈哈的。是个小区,已经死了三个人听说死状很恐怖,业主都说闹鬼,所以物业请人看看。”

    我一想,昨天王晓雅出现但是被能抓住她,估计她得躲几天。还有那个李佩臻,这段时间应该不会再出来捣乱了吧。

    “好的,那你过来接我吧,嘶我现在不想走路。”

    我看看一旁的程夏梦,她坐在沙上看了我一眼,就马上心虚的把头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