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56章萨满常风
    大家看到小雅的房间里空无一人,而窗户是开着的,显然她已经跑了。㈧㈠中』Ω文网Ww┡W. 8⒈Zw.COM

    我蹲在地上,把五行旗还有银针都收起来,看看那故意破坏的八卦图案。

    “是外人来故意放走小雅的。”我说道。

    王总满脸惊诧地说道:“什么人会这样,我和她母亲刚才没现她房间里又人啊。”

    我来到窗台前看看,现窗台上有个很模糊的脚印。

    “可能是那个之前对你公司动手脚的家伙,我想他这几天可能都在监视这里。”我看看窗外说道。

    最可恶的是小雅失踪了,我们根本就不能报警,因为她现在被地煞附身,先不说警察能不能找到她,就是找到了如果双方生冲突,后果就不堪想象。

    还有,小雅如果在外面干了什么犯法的事情,邪灵附身的借口,在法庭上法官可不会采信。

    看来只能外面自己找了。

    从包里拿出扶乩需要的东西,又在床上找到两根王晓雅的头,我开始用扶乩占法找小雅的下落。

    我把盘子摆在地上,用灵符烧了小雅的头,又在香上绕了三圈,念了咒语,开始预测小雅的可能去的方向。

    香在我手里“突突”颤,在大米上开始划出一条短短的线路,这个方向是在东南方。本以为靠着扶乩找到小雅,没想到,手里的香开始不听使唤,我感到气场混乱。

    香在铜盘上开始胡乱划动,最后竟然“啪啪”地断成了几节,这个情况和当初胖子失踪我,我遇到的情况一样,应该是小雅或者那个就走小雅的人干扰了我的扶乩占法。

    王总看我的方法失效了,急得一头大汗。

    我让胖子给高山和贾楠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帮忙找,现在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了,但要注意保密。王总也动公司的几个亲信,到外面去找小雅。

    我们也出去一起帮着找。

    这一夜,我们一直找到第二天的早上,都没有见到小雅的下落。

    上午,经过我们短暂的休息,中午又出去找小雅了,但还是一无所获。

    三天以后,一个下午。

    我和胖子站在大街上,慢无目的的寻找王晓雅的下落,心底的希望越来越低。

    这时候,程夏梦来了电话,问我小雅的事情。

    我说现在还没有找到,程夏梦说她现在马上就下班了,叫我们这原地等着,她过来和我们一起找小雅。

    我突然现要想找到一个人是多么困难。扶乩占法没有效,又不能报案明目张胆的动用警方关系,只有期望老天爷慈悲心了。

    有点口渴,我和胖子两个人到一间市去买水,在结账的时候,我从兜里掏钱,突然现一张蓝色的名片。

    这张名片是女萨满给我,是萨满教在帝都的分堂堂口。

    对啊,现在我可以到这里去试试运气,看看那个常爷的孙子,有没有办法找到小雅的下落。

    我和胖子说了我的办法,胖子看着我问:“你是不是喜欢地万了?”

    我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

    “或者说地万稀罕你?”他眯着小眼睛,猥琐的接着问道。

    “滚!”我白了他一眼。

    喝了口水,胖子斜了我一眼,自言自语第接着说:“一个女人能在关键时刻救你,还给了这张名片让你遇到困难就去找,呵呵”

    我听了他的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那次女萨满确实找我,就是为了给我这张名片的。

    一个小时之后,程夏梦终于开车来了。

    “我们去哪里?”她在车上问我。

    我看着名片上的地址,说给程夏梦听。

    “这是什么地方?”她好奇的问。

    “呃”

    如果告诉她这是萨满教的堂口,她一定会问是不是地万给的我名片,我不想让她生我的气,但更不想让她以为我和女萨满之间有什么。

    “说啊?”程夏梦开着车,又问了我一边。

    胖子在后面一声也不吭,估计他和我想的差不多,这货竟然装睡了。

    “是萨满教在这里的一个堂口,是常爷孙子主持的。“我还是如实说了。

    程夏梦听了一愣,没说什么开始就往那个地点而且。

    我坐在副驾驶,也不知道该不该解释什么,车里除了胖子轻微的呼噜声,我们两个一句话都没说,气氛有些尴尬。

    话说,帝都这地方什么都好,除了交通和空气。

    我们在环路上足足堵了两个钟头,到地点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了。

    这是个刚刚建好的别墅区,规模和气派劲都挺好。

    胖子看看周围,说道:“那啥,你和地万关系好,你和她说说呗,让我也进萨满教得了,我现这待遇不错啊。”

    程夏梦听了胖子的话,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则看看胖子,心说你个坑货,真是给我找麻烦啊!

    他也知道自己可能失言了,赶紧闭嘴。

    这时,我只能辩解道:“你可拉倒吧,我和女萨满可不熟,要说你自己说吧。”

    我们来到名片上写的那个别墅前,叫了门。

    门开了,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开的门。

    这男人穿着一身黑,脸型偏瘦,一头长梳个马尾在后面,特别的是他的眼球是金黄色的,鼻子坚挺嘴唇微薄。整个人看着很清冷,精神。

    “你是”他冷冷的问。

    我说道:“是地万叫我有事来这的,我叫张一鸣。”

    听了我的话,对方那双黄色的眼睛闪了一下,嘴角一勾说道:“快请进。”然后把我们让到屋里。

    我们进了屋子,现这客厅和一般人家没有什么却别,丝毫看不出这里是萨满教的堂口。

    “我是常风,找我有什么事?”常风看着我们三个说道。

    我把来意说了,常风点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没问题,教主已经跟我说了,凡是张先生的任何要求,我都要满足。”

    “呵呵谢谢啊。”我听他这么说,冷汗都出来了,情不自禁的看看程夏梦。

    她就站在我身边,此时白了我一眼,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这时,常风让我们先坐下,然后拎了一面镜子出来。

    他把镜子立在茶几上,然后问了我王晓雅的姓名,八字、还要了王晓雅的一根头,还好这些东西我都有。

    常风手里拿着王晓雅的头,口中默念了几句咒语,只见他手里的那根头被他按到了镜子里,消失不见了。

    随后,他用自己小手指的指甲,划破了自己的指尖,把血点了镜子上。

    也就几秒钟的功夫,镜子突然生了变化,如同湖面泛起的涟漪。

    里面出现一个夜间马路的场景,马路对面是个叫“午夜动感”的酒吧,一个穿着性感的美女背对着我们,走向那间酒吧。

    这美女从后面看,长飘飘,身材苗条,双腿修长,穿着黑色的紧身短裙,身材简直好的爆。

    此时,美女突然停了下来,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然后慢慢回头,好像看着镜子一端的我们。

    是王晓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