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152章痛苦的小雅
    这几天我确实没有见到王晓雅,但从未想过她会出意外。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胖子有些紧张的问:“小雅生了什么事?”

    “好像被鬼附身了。”我挂了电话,对他说。

    “什么!”

    胖子腾的一下站起来,看着我说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啊!”

    我们两个先回宿舍取了东西,把能带的都带上了。

    等我们走到学校的大门口时,现王总的司机已经等在那里了。

    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已经站在了王总家的门口。

    王晓雅的父亲,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我和胖子都被吓了一跳。

    王总不再是之前那个意气风,款款而谈浑身都透着成功人士的那股劲头了。丝毫看不出这是位身家数十亿的集团老总。

    此刻的他明显的老了十几岁,双眼布满血丝,皱纹刻在眼睛下面,既突兀又让人唏嘘。他原本的一头黑色背头,此时已经两鬓斑白,干枯且毫无光泽。

    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眼里闪出期盼,声音微微激动的抖,干涩的说道:“一鸣,你总算来了,快进来哎呀,小胖也来了,进来进来。”说着,把我们请进别墅里。

    我见到王总这样,心里也有些不忍。

    大厅里,王晓雅的母亲看见我们来了,赶紧抹干自己的眼泪,礼貌的朝我们说道:“谢谢你们能来,我求求你们救救小雅吧。”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

    小雅的母亲我之前也见过一次,但是此时也明显憔悴了很多,双眼浮肿,神色暗淡。

    “伯母,还有王总,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救小雅的。”

    我对着他们二老,现在也只能这么说,暂时安慰还是必要的。

    胖子也坚决的点点头。

    “我相信你,一鸣。”王总眼里冒出一丝希望,拍了拍我的肩膀。

    小雅的母亲这时有些着急,催促道:“一鸣,你们赶紧去看看小雅吧,要不然”说着,又哽咽了起来。

    我本意是想问问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看到他们二位这么伤心和着急,就只能先到楼上看看小雅的情况,其实我也挺担心的。

    小雅人那么好,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对待,我倒要看看那个邪秽到底是什么。

    我们几个上了二楼,在王总的带领下我们走入走廊的最里面,那里就是小雅的卧室。

    还没到门口,我就感到阴气隐隐的从小雅的卧室里扩散出来。

    看来这东西很强!

    啪嗒!

    小雅卧室的房门被推开,一股真正的阴气扑面而来。

    这房间的温度实在是太低了,我们几个人的哈气都显露了出来。

    这是我第一进王晓雅的卧室,但此时却令我感到不舒服。

    卧室挺大,西面就是一大排的白色衣柜,但现在衣柜表面的油漆龟裂,脱落的不成样子,就好像十几年暴露在外面,天天经受风吹雨打过一样。周围的墙上贴着粉色的小碎花壁纸,但壁纸也看着破旧不堪,墙角更是长出了黑色的霉菌,令人感到恶心。

    这屋子里透着一股阴暗潮湿,温度最多也就o度而已,窗台的几盆花早就干枯或者腐烂了,屋子里飘着一股子臭味。

    此时,我看到王晓雅躺在床上,她的双手双脚被绑在床边,而且是用锁链绑着的。那锁链不知是本就如此,还是最近变成这样的,全都是铁锈,下面的被子都被染成了锈色。

    而王晓雅穿着白色的睡衣,安静的躺在那里,眼睛直直的看着天花板,直到我们进来都毫无反应。她面容消瘦,苍白,头散乱的散落在枕头和她的脸上,显然是挣扎所制。

    我走到床边,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十分不好受,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阳光、乐观的小雅吗?

    “小雅,你看看我。”我板着她的肩膀,轻声说道。

    过了能有十几秒钟,只见她的眼珠慢慢移动了一下,看到是我她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干涩的笑容。

    “一鸣,我好难受身体里那个东西,好可恶。”她虚弱的说着,泪顺着眼角流在枕头上。

    我眼圈一红,险些也按捺不住,赶紧说道:“不用怕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用手轻轻帮她把脸上的头剥开,安慰道。

    胖子也走过来,看着小雅这样,难过的直喘着粗气,抑制自己的情绪。

    “你也来了,胖子。”小雅干裂的嘴唇笑笑说。

    “你先休息一下,我们去去就来。”我拍拍她的肩膀,让她安心些。

    她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从小雅的房间出来后,就下了楼,现在我要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这样才能在不伤害小雅身体和精神的情况下,把她体内的东西赶走。

    “和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我看着王总和小雅的母亲说道。

    此时,小雅母亲的情绪稳定了不少,难过的说:“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还是上个周末小雅回家陪我们,晚上我们吃了饭还看了电影。”

    “直到半夜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而且那晚的风也很大,小雅卧室的一块玻璃不知道怎么的就碎了,小雅吓的大叫,我和他爸就赶紧跑过去看。”

    “现只是玻璃破了,就让她到隔壁的客房睡了一晚。但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这孩子就烧了,而且神志不清。我们就把她送到医院去看大夫。”

    我仔细听着小雅母亲的讲述,没错过一个细节,上个周末确实是下了一场春雨,而且还不小,半夜都把我惊醒了。

    她母亲接着说道:“在医院里打了吊瓶,体温也下来了,我们就以为是普通的感冒。然后接连又打了两天,没有让她去上学。但是,没想到就是前天晚上,我半夜起来上洗手间,现现厨房里有动静,以为是小偷,就叫他爸一起起来去看。”

    “等我们到了厨房,现小雅正在闻着一块牛肉。我们问她是不是饿了,她却说自己已经吃饱了,然后就回自己的卧室去了,我们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昨天,我们现她的房间变样了,又胡言乱语,骂他爸爸,又骂我”

    这时,王总接着说道:“我这才意识到,小雅可能撞邪了,所以就到电话把你找来。”

    我点点头,心里也有数了。就是那下雨的晚上,小雅就已经被邪秽入体了,烧只是生理反应而已。

    那我上楼看看,你们在下面等着。

    说着话,我带着胖子就上了二楼。

    推开小雅的房门,我看到她此时把头别向窗户,我看不清她的样子。

    “小雅,我回来了。”说着,我靠近床边。

    此时,小雅慢慢的把头转过来。

    “啊!”

    我惊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