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7章 莲花门
    胖子此刻就像个护花使者一样,在林婉婉的身边负责开路,一会儿叫小心地面,一会儿叫小心突然出现的行人。

    林婉婉十分感谢胖子的仗义相救,对他的热情周到更是满口谢谢。

    等我们来到老林铺子前,胖子问她:”你要到那个铺子去,我带你过去吧?“

    林婉婉一笑,虽然她眼睛看到,但是笑起来却非常的漂亮、纯真。

    ”谢谢你,富贵哥哥,我想我差不多到了。你帮我看看林氏殡葬在哪?“

    ”嗯?“

    我和胖子都愣了,林氏殡葬是老林开的,难道这个林婉婉······

    ”哎呦喂···婉婉,你怎么来了?“

    这时老林从铺子里出来,看到林婉婉就喊道。

    我和胖子这回是彻底懵逼了,老林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儿?这根本就不符合人类遗传学好吗!

    老林也看到了我们,见自己的女儿和我们在一起,也有些意外。

    ”你们这是···“

    胖子突然说道:”林叔叔,我和鸣子在公交车下场看到有几个小流氓欺负婉婉,就被我们赶跑了。“

    听听,现在不叫老林了,改叫林叔叔,胖子真有你的。

    我无语了。

    老林开始还有带你不太习惯他这么称呼,愣了一下,然后听到有小流氓欺负自己的女儿,吵着就要找那个人算账。

    我和胖子还有林婉婉好说歹说,才把他拖回到屋里。

    等我们进了屋,老林还不依不饶,我倒是有些佩服他爱女心切的态度。

    “婉婉我不是告诉过你,一个人最好不要出门吗,我这中午对付一口就行了。要不是今天遇到这两位小哥哥,你可咋办?”老林语重心长的和女儿说。

    林婉婉把保温饭盒放在柜台上,说道:“爸,我没事的。我看你中午没回来吃饭,就给你带来了,您还说我。”然后就和老林撒娇起来。

    “唉!”老林摸了婉婉的头,说道:“我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啊。你先到里屋听歌去吧,我新录了几你喜欢的,我还有事和他们说。”

    “嗯,我进去了。对了,今天也谢谢你们。”林婉婉拄着盲杖,进了里屋。

    “老林,婉婉真是你的女儿。”

    我这时问道。

    “是啊,林叔叔,该不会是你捡的吧。”胖子这时也好奇的问。

    老林看看我们,自豪的说道:“滚!尽胡说。怎么样,我女儿漂亮吧!”

    “漂亮漂亮···”胖子一个劲的点头。

    老林看看他:“我告诉你,胖子,你就别做梦了。也别叫我林叔叔,我心里没底。”

    胖子碰了一鼻子灰,但不气馁,依旧和老林拉关系攀亲戚。

    “唉唉唉···都忘了正事吧。”我这时提醒道。

    这么一说,他们才停止扯皮。老林把那封信拿出来,给我看。

    我打开信看了看,上面和老林说的差不多,在信落款的地方,确实有个莲花的图案。

    对于这个莲花图案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但是我能找人问。

    于是,我给九爷打了个电话。

    过年的时候,我就给他和大师伯还有大师兄都拜了年,当然是在电话里。还说过完年去龙虎山看他们,但是没想到程夏梦被王强劫持······

    电话打通,九爷在那边把我一顿骂,说我晃点他,过年根本就没来。

    我又给他解释了程夏梦的事情,他又给我一顿骂,说为什么一个人去,不叫上他或者大师兄。没办法,谁让他是我师父,我只能老实的听他训教,我也知道老人是关心我。

    九爷骂了一阵,才问我找他什么事。

    我把这事跟九爷一说,九爷又骂了我一边,说我做事冒失,没有摸清对方底下就贸然出手。

    我一个劲的点头答应,最后他才告诉我。

    原来这个莲花的图案,是个叫莲花宗,也叫莲花门的标志。这个门派属于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中的五宗之一,也是武林中一个威名赫赫的门派。

    五宗指的就是,少林正宗、昆仑正宗、武当正宗、峨眉正宗、莲花正宗。其中又以莲花势力最大,人数最多,但成员良莠不齐。

    而且,莲花宗的邪法十分厉害,其中包括风水、符箓、降头、蛊术、鬼术、最为出名。一般的名门正派很少惹他们,因为他们行事心狠手辣,让人防不胜防。

    最后,九爷叫我不要招人莲花门的人,即使见了也最好绕道走。

    挂了电话,我心情一下就沉重了起来,按着九爷说道,这个莲花门十分不好惹。不知道王总为什么会招惹到他们。

    我把这个情况跟老林和胖子说了,他们也感到有些惊讶。

    “那王总的事,以后我们还管不管?”老林这时谨慎的问。

    我坐在那里,想了一下说道:“该管的一定要管,反正已经这样了。”

    在老林那里坐了会儿,临走时我给了老林一张斩邪符,还有一张护身符。斩邪符老林自己留着用,护身符是给林婉婉的,毕竟现在环境越来越复杂,保险点总是没错的。

    我和胖子坐车到了学校,在学校的湖边,我问胖子你真的喜欢林婉婉?

    胖子坐在湖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看着湖面神色变得郑重起来。

    “鸣子,我们也是好哥们,我就跟你说说我家里的事吧。我其实是个孤儿,我爸妈在我出生后不久就出了车祸······”

    我还真不知道胖子原来是孤儿,这个确实让我有些震惊。

    他接着说道:“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你看不出来吧,大家都认为我没心没肺,好色,甚至有些猥琐,是不是根本就不像个孤儿该有的样子?呵呵······”

    我拍拍他的肩膀,坐在胖子旁边听他接着说。

    “但乐观总是没错的,对吧?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干嘛非得不开心呢!苦中作乐也罢,强颜欢笑也罢,反正我愿意。”

    “我那时在孤儿院生活,那有个比我小一岁的女孩,叫乐乐。她也是个盲童,才六岁就什么都看不见了。那时候,她总是叫我胖哥,胖哥。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像条跟屁虫······”

    “我们大家在一起就像一家人一样,当然我们根本就没有家人,除了福利院的赵阿姨。我记得那是1999年6月6号,我们在福利院门口玩,乐乐抱着洋娃娃坐在门口听我们玩。突然一个该死的酒驾司机,开着车就朝我们撞过来了,当时我离乐乐最近,但是我根本就没救她。”

    “因为我害怕······你知道吗,那时我才8岁······乐乐看不到,但她的脸上很惊恐,她喊我的名字···胖哥,胖哥···但是我躲到旁边,却没有······”

    胖子哭了,眼泪大颗大颗的掉。

    我也有些难受,面对死亡的恐惧,不要说8岁,就是8o岁的老人,也未必坦然面对。

    胖子说着,我听着,一句话都没插嘴,我知道他需要的是倾听和倾诉。

    说完后,胖子看看我,然后又说道:“当我今天看到林婉婉的时候,我心里就好像出现了幻觉一样,我认为乐乐长大后就是这个样子,我不想让她受人欺负,我···我想弥补······”

    我和胖子一直在湖边坐到了晚上,胖子说了多年积压在心里的事情,心情也好多了,又恢复了往日的无耻样子,我也彻底放心了。

    过了会,我接到了程夏梦的电话,她说她可能碰上了灵异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