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75章 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第75章 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我的力气慢慢恢复过来,那些水蛭也不敢上前来咬我,现在自己的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才能上去。㈧㈠ 中Δ文网Ww*W.┡8⒈Zw.COM

    刚才自己已经想好了,要利用这些水蛭爬上去,只不过不知道这办法可不可行。

    我站起来,从地上抓去一条水蛭,这家伙一下子就用它是身体缠住了我胳膊,我的一只手死死的掐住它的脑袋,不让它能咬到我。

    我端详了一下这条水蛭的口器,看到它嘴里全都是不到一厘米的细小牙齿,还有密密麻麻的褶皱吸盘。

    但愿能奏效!心里不住的祈祷。

    又从地上抓起一条,和刚才一样,它也用身体缠住了我的胳膊。

    此时,我左右手里各一条水蛭,这就是我的办法。

    我要利用它们的牙齿和吸盘,当登山靴。

    水蛭被我抓得吃痛,不住的想用嘴咬。

    我马上就第一只按在了石壁上。

    那东西立刻就吸附上去了,而且还不断的蠕动。

    我试了一下,现吸力还挺大,更何况还有那些牙齿当“钉子”用。我又把另一只手里的水蛭,按在了更高的石壁上。这条也想那条一样,马上就吸附到了石壁上。

    我双臂渐渐用力,脚登住石壁向上,身体竟然真的爬了上去。

    心里一阵激动,说道:“等老子出去,看我怎么收拾你个老东西。”

    这水蛭别开只有一尺多大,但是口器的力量却不小。我虽然爬了第一步,但是要把它们从石壁上薅下来也费了不少功夫。

    我就这样,艰难的用两条水蛭吸附着石壁,一点点的向上爬去。这深也就五六米而已,但是我爬了将近十分钟,再里坑边还有不到二尺的时候,一条水蛭已经被我活活的用死了。

    我身子的重量全都击中到另一条水蛭的身上,但很显然这条好像也快不行了。我赶紧一个脚下一登,极力的向上够去。

    紧接着我手里的这条水蛭突然松开了口,身子从我的胳膊上滑落下去。

    还好,我的一只手已经搭住了坑的边缘。

    “嘿!”

    单臂一角力,另一条胳膊终于也够到了。

    一会儿,我终于狼狈的从坑里爬了出来,躺在地上不住的喘气。几分钟后,我基本恢复了一些体力,站起来蹑手蹑脚的上了楼梯。

    来到铁门前,我轻轻的推了一下。

    妈的,没开。

    看来是被那老东西锁住了。

    我又重新返回密室里,想找找看有没有别的出路。

    这里我刚才根本就没仔细看,但现在有功夫“参观”了。面积能有三十多平,一侧立着一个实木架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

    “看来这老东西确实是弄蛊的。”我看着那些瓶瓶罐罐小声的自语道。

    那些罐子都是密封不透明的,我不知道里面装的都是什么,我也不想打开看。

    在我上高三的时候,九爷跟我说过一些关于蛊术的传说。

    蛊术是古代遗传下来的神秘巫术,最早是湖南湘中及湘西古梅山地区才有的,据说制造毒蛊的方法,一般是将多种带有剧毒的毒虫如蛇蝎、晰蝎等放进同一器物内,使其互相啮食、残杀,最后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虫便是蛊。

    蛊的种类极多,影响较大的有蛇蛊、犬蛊、猫鬼蛊、蝎蛊、蛤蟆蛊、虫蛊、飞蛊等。

    这老东西养了这么的水蛭,也是虫蛊的一种。

    我又仔细的检察了一边这个密室,确实是没有别的出口。

    不过,我现了个一尺多长铁棍子,上面还有斑斑血迹,估计是这老东西害人用的。还有一团麻绳,肯定是帮人用的。

    现在只能躲在楼梯口,等着他自己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上面开门的声音。

    咣当!

    来了!

    我立马打起精神,把手里的铁棒在举起来。

    紧接着脚步声响起,声音越来越近。

    虽然距离很短,但是我却感到时间过得有些漫长。

    终于,我看到了老东西的一直脚迈了进来,那双鞋子我是认得的。

    “呼——!”

    我估摸着他的身高,朝着他脑袋的高度就把铁棒在抡了过去。

    啪!

    这一下我打个结结实实。

    老东西连叫都没叫一声,就噗通倒在了楼梯上,随后身子出溜下来,躺在了地上。我一看,正好打在了他的额头上,额头皮开肉绽哗哗地淌着血。

    我一探他的鼻息,还有气,只是昏死过去了。

    “命够硬的!”

    我把他用绳子绑了起来,绑得跟个粽子一样。

    然后握住他右手的大拇指,一用力。

    咔吧!

    “啊!”

    老家伙终于被疼醒过来了,看到我蹲在他面前,吓得脸色煞白。

    “不,别别杀我啊···”他马上开始求饶,也不过的脑袋和手上的伤了。

    “妈的,老子拿你当好人,你那老子当肥料!”

    我站起来就给了他一脚。

    这老东西踢的在地上一滚,好险没掉进坑里。

    “别,别······”他倒在坑边又开始求饶。

    “原来你也怕呀,说你到害了多少人?”我踩着他的手背,问道。

    老东西哭喊道:“没,没几个,五六个而已。”

    尼玛,还五六个而已?

    我把他又拖回来,然后从柜子上拿下几个小罐子。

    ”这个里面是什么?“我指着一个黑色的罐子,问他。

    老东西现在已经快被吓死了,说道:”这,这是虫股,里面是蚂蟥粉。“又问了其他几个罐子,里面全都是各种蛊,什么蟑螂、蜈蚣、蝎子···

    我打开其中那个蚂蟥,也就是水蛭的罐子,看到里面有些黑色的粉末。一下子就倒在了老东西的头上。

    ”不要啊,不要······“他疯狂的喊着,声音有些凄惨恐怖。

    那黑色的粉末混合这老东西头上的血,竟然慢慢渗透到了他的皮肤里。只见他开始满地打滚,身子不住的扭曲。

    这景象确实有些残忍,但谁让他想害死老子?

    此时,他大小便都失禁了,弄得满屋子臭气熏天,我强认着自己没有离开。

    之前老东西的皮肤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游动,而且数量还挺多。

    ”啊,求求你,你杀了我吧···啊,杀了我吧······“

    他开始大喊着,让我杀了他,可见他的痛苦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