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74章 陷阱
    我想高声叫喊,但是此时嗓子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捏住了一样,叫不出声。㈧㈠中ΔΔ文网WwんW.『8⒈Zw.COM可能是野菜的缘故,不知道赵大爷有没有事。

    力气正在慢慢失去,我浑身出汗,但脑子里却异常的活跃。

    嗯?

    对,我包里还有白五爷给的药。

    想到这里,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挪动了不到一尺远的距离。

    万幸的是,胳膊能够到背包。

    咯咯···

    头一次感到拉动背包的拉链,竟然这么困难,如同完成了一个重体力的劳动。

    我哆哆嗦嗦的终于翻到了抱着药的纸包,赶紧拿出一包,纸包很小如同一块饼干大小。我连纸都没有嘶就艰难的放到了嘴里。

    就在这时,我好像听到楼梯传来声音。

    当当当···

    难道赵大爷没有中毒?我心里竟然有些庆幸。

    但脑子里马上就蹦出另一个想法,这毒该不是他放的吧!

    想到这里,我突然感到自己身子一阵凉,后怕起来。

    吱——!

    卧室的木门被退开。

    我现在趴在床上,看着门口的方向。

    只见赵大爷打开门,看了我一眼。

    就这一眼,我就知道这毒一定是他放的。

    原本有些慈祥和蔼的他,此时脸色有些阴沉,露出了一丝冷笑。

    “年轻人,怪只怪你一个人到这深山老林。我们也算有缘了,桀桀······”

    原来真是他!

    我此时只感到自己太容易相信人了,张一鸣你真特麽傻!

    现在我连一个小手指都不能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到我床边。

    他突然一下把我翻过来,就开始解我的衣服。

    这···这···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会···?

    难道他是个老变态!自己现在死的心都有了。

    我真不敢相信,他竟然把我的衣服都脱了下来,只留了条内裤。

    “嗯!还不错。”老变态看着我的身体,笑着说道。

    而我现在真是连个手指都动不了,只能认他摆布。

    只见他突然把我从床上扛了起来,然后走出卧室。

    我在想,他该不是把我藏到什么密室里,玩禁室培欲吧?

    趴在他的肩上,我只能看着地面,此时他扛着我下楼,然后来到了后宅。

    嘎吱!

    他打开了一道铁板门,然后扛着我向下走去。

    尼玛,这真是个密室。

    老变态扛着我来到一个密封的地窖里。

    此时,我嘴里抱着药的纸开始变软了,自己只能祈祷在这老变态没动手前,药粉能出来。

    突然,他把我放到了地上。

    躺在地上,我看到旁边就是一个深坑,但并没有看到坑里的情况。

    只见那老变态蹲下来,看着我说道:“这下呃宝贝有吃得了,呵呵···你这身量起码够它们吃一个多月的。”

    嗯?

    我心说他讲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宝贝,还要把我当食物,难道是什么野兽不成?

    同时也刚到自己尽然有一丝的解脱,只要他不是变态,跟我玩什么sm,死了我也认。

    但,我又想到的程夏梦,没想到自己还没见到她,就先走一步了。

    夏梦,我对不起,看来我没有机会和你当面说对不起了。

    此时,这老变态猛然间就把我推进了深坑里。

    我的身子擦着石壁,快的落地,感到后背一阵疼痛。

    抬眼看去,现这里就好像是个枯井一般,虽然没有那么深,但也有五六米的高度。

    四圈都是光滑的石头,上面长着绿色的苔藓,和大小不一的石洞。

    下面是一片稀泥,出阵阵腐臭的味道,我的身子有一半都陷在里面。更可怕的是,我看到对面有几副骨架,它们陷在稀泥里,有的只露出很少一部分。

    看来这老东西已经害了不少人了,******。

    洞口处,只见那老东西露出脑袋,然后把个东西放在嘴里。

    “嘶嘶···”

    嘴里吹出一阵哨声。

    我此时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字“蛊”。

    这时只见我周围的稀泥里,渐渐出细微的声音,而且这声音好像很多一样,好像稀泥里面躲着什么东西。

    稀泥上面慢慢拱出很多小土包,土包里最终爬出一条条黑色的软体动物,它们行动缓慢,但是数量众多。

    是水蛭!

    这东西我在农村见过,这玩意也叫蚂蟥,但是却没有见过这么大了。

    普通的水蛭,也就一两寸长,而这些水蛭能有一尺多长,它们的形状如大号的柳树叶,能有好几十条都想我这边缓慢的爬来。

    我看看那些白骨,心里感到一阵恐惧,我可不想在这里躺到死。

    “我的孩子们,你们慢慢享受晚餐吧!”

    那老东西看着那些爬向我的大水蛭,邪邪的笑着说完就消失在洞口前,随后就听到关铁门的声音。

    我就好像一块磁铁一样,吸引这那些大号的水蛭爬向我这里。

    突然感到小腿微微的疼痛,一看,原来是一条水蛭已经咬到了我。水蛭冰冰凉凉的,紧紧吸在我的推上,而我却不能动弹。

    这时,我瞬间感到嘴里有股异味,又苦又甘,我心下大喜原来嘴里的纸包已经被唾液浸透了,药粉已经进入我的嘴里。

    此时,又有几条水蛭爬到我的身上,胳膊、肚子、胸口···我几乎已经被它们覆盖住了。它们的口器里竟然好像还长着非常细小的尖齿,如同鱼钩一样牢牢的扣住你的皮肤。

    药物这时已经顺着我的食道,流入胃里,只等作时间。

    不到几十秒的功夫,只见那些水蛭开始慢慢的从我身上下来,我知道白五爷给我的药挥作用了。

    此时我已经浑身都是血了,身上全是细小的伤口,就好像小孩咬的一样。

    那些水蛭虽然闻到了鲜血,但是并不靠前,在我身前不到一尺的地方,不断徘徊。我这时才短暂的松了口气,看来白五爷的药真是好用啊!

    又过了一俩分钟,我现自己的手指能动了,十几秒后胳膊和大腿也开始能活动了。最后,我终于恢复了力气,坐在稀泥地里,抬头看看五六米高的洞口。

    那些水蛭还是不死心的围在我周围,此时脑子里突然想出了办法,我就利用它们逃出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