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73章 赵大爷
    坐在飞机上,我看着外面漆黑一片,脑子里突然想起了我和九爷第一次坐飞机的事情。┡Ω㈧㈠中文  网Ww』W.『8⒈Zw.COM程夏梦骗我说飞机的饮料和盒饭都是需要花钱买的,让我丢了不少人。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痴痴的笑了,旁边一个中年大叔,看了我一眼以为我有病。

    我又不禁想到她现在怎么样了,被那个王强挟持,有没有受伤。我紧紧地握着拳头,心里誓如果王强敢伤害夏梦,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即使他跑到前涯海角。即使他死了,我也叫他的魂魄永世不得生。

    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闪回着我和程夏梦的过往,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现空姐正叫我呢。

    我一看,原来已经到了昆明,我这一觉睡了三个多小时。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多了,我坐车来到昆明市里,已经快6点了。我给程队长打了个电话,但是依旧无法接通。

    没办法只能自己上哀牢山再联系他们了,我在客运站包了个车。司机是个中年汉子,听说我包他的车去哀牢山很高兴。

    从昆明开车到那,最少要6个多小时。价钱也算公道,8oo元。

    坐在车里,司机就开始给我介绍起哀牢山。

    可能全世界的司机都一样,那就是没有他们不知道的。

    司机说着一口不算标准的普通话跟我白话,什么南恩大瀑布,大磨岩峰、大雪锅山、国际候鸟迁徙保护区···打雀山、大小帽耳山等······还有自然保护区内的大草坝、徐家坝人工水库。

    又说这里有很多野生动物,什么老虎、绿孔雀、黑长臂猿、云豹、蟒蛇眼、黑熊等······

    但我哪有心思去游山玩水?老子是要救自己女人的!

    我们一路开车,长途跋涉终于到了哀牢山的山脚下,此时已经是下午1点多了。

    付了车钱,我就直接进山了,包里只有几瓶水和一些蛋糕。

    哀牢山雄伟高大,山体两侧对称呈锥形,犹如一座巨大的金字塔高耸入云,气势磅礴,景象壮美。而且山上有不少梯田梯地,在东江两岸,特别壮观美丽,层层叠叠,弯弯曲曲。我只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一起都是在电视上或者课本里见过。

    我又给程队长打了个电话,但还是没有信号,估计他们已经到深山老林了。

    顺着山路,我就一直走着,两边的风景倒是宜人的很,但我根本就没有那个兴致。我足足顺着山路走了一个多小时,也没遇见一个人。

    正在考虑我给怎么走,比较这山太大了,要是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就在这个时候,从我后面的山路上,上来一个赶着牛车的老汉。这老汉坐在牛车上,披着棉衣,嘴里还叼着个旱烟袋。

    白色的烟雾从口中吐出,马上就被微风吹散。

    老汉赶着牛车来到我身边,我赶紧问道:”大爷,我问一下这里从这里到无量山怎么走啊?“

    那老大爷看看我,问道:”孩子,你到去干什么呀?“

    我遍了个瞎话,说:”呃,我一个人出来旅游,打算从哀牢山穿越到无量山去看看。“

    程队长说过,他们追赶王强一伙人到了哀牢山和无量山中间,估计现在已经到无量山里了,我也要抓紧。

    大爷抬头看看天边说道:”哎呀,那可远勒,你得走三四天的路。“

    我也看看那高高的山头,也是一皱眉,这地方要是没有向导什么的,估计我非得迷路不可。

    ”大爷,您对这一带熟悉不?“我马上问道。

    大爷抽了口咽,说道:”哎呀,我从小就在这山里长大,不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估计也差不多了。“

    我一听他这么说,心下高兴:”大爷,要不我雇您当我的向导怎么样,我给你钱把我带到无量山就行。“

    那大爷听说我要雇他,呵呵一笑:”什么钱不钱的,我呀反正总在这山里转,踩些药材到镇子上卖,闲着也是闲着。你要是不怕苦就跟着我好了,但我只能把你送过山,剩下的路就得你自己走了。“

    我赶紧点头感谢,心说只要翻过这座山那也行。

    大爷让我上车,我就坐在他的牛车上,一路奔着山上而去。

    路上反正没事,而且这大爷人也挺好,我们聊得也算投机。大爷原来姓赵,叫赵沉,今年已经65了,听他说女儿远嫁广东很少回来。老伴五年前就去世了,现在已经一个人住。

    等我们走到山腰的时候了,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赵大爷说:”前面不远就是我的家了,我们今晚先歇歇,等明天一早就赶路。“

    我心里虽然着急,但也知道晚上上山存在一定危险,而且之前赵大爷也说过,这山里晚上有豹子和野熊出没,这要是碰上了后果不堪设想。

    没法比,只能听他的,到他家先休息一晚。

    我们赶着牛车,不大会就来都了大爷的家。

    这是一座木式结构的房屋,上下两层结构,院子也挺大。不过周围没有什么人家,一看看去全都是林子。

    ”大爷,您一个人在这住不寂寞吗?“我问道。

    赵大爷嘿嘿一笑,说道:”都这把岁数了,能多活一天就是赚头,什么寂寞孤独都习惯了。“

    我走进屋子,现虽然只是一个老人居住,但是房间倒是十分的赶紧,一尘不染墙角连个蜘蛛网都没有。

    赵大爷把我带上二楼,打开一个房间,说:”这是女儿以前的卧室,现在没人住了,你晚上就睡这吧。“

    我感激的说:”谢谢您收留我,要不然晚上我可能就在山里过了,呵呵。“

    赵大爷一拜手说:”出门在外,不就是要靠人家帮衬吗,你这娃娃来我们这,我们不招待谁招待?“

    大爷下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里,我把东西放下躺在床上心绪不宁,不知道程队长他们有没有把夏梦救了,几次电话都没有打捅,是不是生了什么事情?

    不到半个多小时,就听到赵大爷在下面喊:”孩子,吃饭了,下来吧!“

    我下来洗了下手,看到桌子上有几盘菜。赵大爷告诉我,这是腌鱼、腊肉还有山野菜···

    其实我也不认识,更没吃过。赵大爷给我盛饭,我们爷俩就吃了起来。

    还别说,这味道确实别有一番风味,我吃了两碗。

    吃完饭后,赵大爷让我上楼歇着。

    躺在他女儿的床上,我脑子里又开始想明天的事情,真要是找不到程队长和夏梦他们,我该怎么办?

    这时,我突然感到脑袋有些天旋地转,伴随着身体开始冷的症状,而且浑身冷汗。

    不好!

    心里暗叫一声,我感觉自己应该是中毒了。

    难道···饭菜里下了药!

    想到这里,我感到一阵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