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70章 床
    我听到程队长的话,也证实了碑王的刚才说的,我当时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我真的错怪程夏梦,原来她是有任务在身,并不是真的喜欢王强。『㈧㈠┡ 中┡文网Ww W.『8⒈Zw.COM

    程队长说他们现在正在追赶王强还有他的同伙,程夏梦被他们当作人质,目前的位置应该是在哀牢山和无量山中间的地方。

    不知怎的,电话开始断断续续,应该是山里信号不好的缘故,后来干脆掉了线。我收起电话,就在也坐不住了。

    我冲女萨满喊道:“为什么要瞒着我,你···你···“气得根本就说不出话。

    而地万此时背对着我,什么都没说。

    不能在耽误下去了,我要去云南救她,我知道程队长还有特警们更加专业,但我也不能干等着,我也等不了。

    疯了般的跑回家里,此时老爸老妈正看电视呢,见我急匆匆的跑回来都感到奇怪。

    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骗他们说有个公司找我为他们开的软件,能挣一大笔钱,我现在马上就得回帝都。

    爸妈要送我的到车站,我是死活都没让他们跟着送我。

    在镇上的客运站门口,我遇到了黄三爷他们。

    ”你们这是······“我有些纳闷。

    白五爷这时过来,拿出几个纸包塞到我手里,说道:”山高水远,难免有马高蹬短的时候,这药你拿着,解毒、驱蛊都好使。还有这几根针,你也收着。“

    我感激道:”谢谢五爷,我···“这几天跟着白五爷,自己也学到了不少知识,也算是半个大夫了。

    这时,千四爷说道:”不用说什么,小鸣子,我们早就把你当自己人看了。我教你个法儿,关键的时候能遁地保命,但由于你的体质修行不到,也只能在地下躲着却不能穿行。“说着话,他在我的手背上一点,只见手背就出现了个小老鼠的图案。

    ”记住,只能用一次。“千四爷说道。

    我一听十分高兴,不用穿行也可以,只要能救命就行,这可是好东西,赶紧谢过四爷。

    这时候,黄三爷和胡冰冰也过来了。

    ”小子,别的我也不说了,你一路小心。说着话,把我的袖子撸了起来,又在我的小臂上一抹,就出现了个黄鼠狼的图案。“

    黄三爷接着说道:”这是分身术,也只能用一次,不要浪费。“

    我睁大了眼睛不相信,分身术还真存在啊!我又谢过了黄三爷。

    ”切,你们真小气。看我的。“

    胡冰冰媚眼一抛,说道:”帅哥,这一路风餐露宿,说不定再遇上什么野狼、野猪什么的,那些法术都只能用一次。这个你拿着,这是我们狐族的一套轻身之法,每天练习不出几年的功夫,包你横跳江河竖跳海,万丈高楼脚下踩。“

    说着把一本很薄的小册子塞到我手里,此时我心里别提都感激他们了,虽然他们不是我们人类,却有着和我们一样的情感,道义。而我们人类中,确实有一些人都赶不上动物。

    胡冰冰又说道:”对了,这是常大爷让我给你的,你也真有面子。“

    只见她从自己双峰中间,抽出一片黑色的东西,能有小孩的巴掌大。

    ”这是常大爷的一片鳞甲,能抵挡一切的伤害。“胡冰冰把带着她体温的那片鳞甲,放到了我的手里。

    看着他们,我眼圈突然有些热,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

    ”大恩不言谢。“我诚恳的说道。

    ”呵呵,我们也是借花献佛而已···“胡冰冰妩媚的一笑。

    ”咳咳···“这时,千四爷打断她,说道:”那个鸣子你路上小心,我们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再见!“

    说着,他们几个就转身走了。

    ”冰冰,你胸口里还有没有什么了,让我看看呗···“

    “你就不怕二奶奶把你再扔树上······”

    ······

    下午的时候,坐长途车我终于来到了机场,真是万幸,半夜11点,还真一个航班是飞到昆明的。

    现在离飞机起飞还有七个多小时,我准备先找个旅馆休息一下。更主要的是,我想要再画几张斩邪符,所以需要个安静的地方。

    机场对面不到一里路,只有一个规模不小的酒店,二十四层楼,从外面看装修的还挺豪华。到帝都上学后,又开始驱鬼挣钱,我现在消费观念已经和之前有了天壤之别,以前1oo元以上的花费,都要好好好做下心里斗争。

    进了大堂,现这里没什么客人,而且我看到前台没有服务员冲着我彬彬有礼的微笑。却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到我进来了那个热情劲就别提了。

    “先生您好啊,是要订房间吗?”中年男人一脸神采的说道。

    他肯定不是服务员,倒像是这酒店的老板。

    “你···不是接待吧?”我好奇的问。

    “啊,呵呵···这不过年吗,服务员都回家去了,得初八才能回来。我是这的老板。”酒店老板说道。

    我一想也是,现在才初三而已,看来这老板不错挺为下属着想的。我要了一个标准间,现酒店的价格很便宜,才一百多块钱,估计是春节人少打折。

    房间在13楼,我拿着钥匙做电梯来到自己的房门前。

    打开房门,现这里还可以,房间挺干净的。

    我把东西放下,打开背包,拿出黄纸和朱砂、毛笔,开始写符······

    将近3多小时候后,我足足写了能有2o几张,只感到头昏眼花,全身出虚汗。写符可不是随便画画,那是需要把写符人的灵力和意念,注入到灵符里,灵符才能沟通天地神明和五行能量。

    全身又酸又疼,我于是把衣服脱了洗个热水澡。洗澡的时候,脑子里全是程夏梦和我的过往,尤其是我在警局对她火,离她而去的场面,简直历历在目。

    “各位观众,晚上好······”

    就在这时,我好像听到了房间里电视机被人打开了。

    谁呢?

    我赶紧擦干身上的水,出来一看一个人都没有了。

    一看,原来是遥控器被手机压在下面了,估计是我随手扔电话的时候,手机正好触碰了遥控器的开关。

    我又回到浴室接着洗,洗完以后我看看时间,还有4个小时。

    躺在床上,把手机定时,确实需要眯一会了。我迷迷糊糊的,眼皮开始打架,慢慢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感到从床垫里伸出四只手,那手冰冷异常而且十分坚硬。四只手从抓着我的身体,似乎要把我拽到床里面去。

    更可怕的是,床里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

    “啊!”

    我猛然从床上做起来,看看这张床什么都没有,现原来是个梦。我擦擦脑门上的冷汗,还是感到一阵后怕。

    这梦也太真实了,我从床上下来起身喝了杯水,看看钟点,现才9点多。

    嗯?

    这时,我眼角的余光好像看到了床底下,有个黑影一闪,好像是一只手。

    难道这房间里有邪秽不成?

    此时房间里十分安静,床底下也没有丝毫的声音。

    我一步步的靠近桌子,悄悄的从背包里,拿出一张斩邪符。然后又慢慢的来到床边,悄无声息的趴在地上,向床底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