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60章 黄三爷
    下了出租车,我看到这土堆好像也不大,也就三四米高,上面长得都是荒草,旁边有几个大树。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我绕了小山坡走了一圈,又了不到十几分钟,现在朝南的位置,有个不起眼的洞口。

    “应该是这里吧。”我说道。

    然后把东西都放到离洞口五六米远的空地上。把装着烧鸡朔料袋打开,把酒瓶子也都打开,香味立马就飘了出来。

    现在的时间快晚上6点了,这里就已经黑了天,而且有点冷。

    我穿着羽绒服,躲在一棵树后面,手里拿着早就准备好了柳树枝,编成的套子。这玩意对付黄皮子特别有效。

    等了不到半个小时,我就看到洞口有四个亮点。

    只见,两条黄影从洞里窜了出来。

    仔细一看,原来是两条黄鼠狼。它们警觉的站起来就跟小孩一样,四处看看了现没有人,就溜到到了我事先准本好的烧鸡和白酒跟前。

    只见它们不住的用鼻子闻来闻去,围着烧鸡和白酒转圈了好几圈。

    我看看,心说你们赶紧动手啊!

    这时,就看到那两只黄鼠狼好像人一样,把白酒瓶子的盖给扣上了,动作还挺熟练。然后把烧鸡又用朔料袋装上,一只拽着几瓶白酒,一只拽着几只烧鸡,就往洞里走。

    我这时悄悄的从树后面出来,紧赶几步跳起来,用早就做好的柳树圈一下子,就把这两只黄鼠狼套住了。

    那两只黄鼠狼被柳树圈套住,吱吱的叫个不停,我强忍着没有松手。

    “你们这些小偷,竟敢偷小爷的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我大声喊道。

    其实,主要是喊给洞里听的。

    那两只黄鼠狼看着听机灵、敏捷,但是被我用柳树枝套住后,连动都不敢动,只能一个劲的朝洞里叫唤。

    这时,洞里突然有声音传出来。

    “这位后生,你也不必用这法子,有什么事就进来说吧。”

    声音是个老人,而且嗓音有些尖锐,就好像砂纸磨玻璃一样。

    我一听终于有人搭话了,于是就放了那两只小黄鼠狼,它们瞪着漆黑的眼睛看看我,转身就溜进了洞里。

    这时,我跟前的洞口竟然变大了,大到能容下我进入。

    拎着白酒和烧鸡,我就走了进去。

    这通道就好像山洞一样,但是并不暗。我走了一百多米后,就看到前面是个类似于山谷的地方,四圈全是峭壁但中间确实平原,青山绿树的春意盎然。

    只见一帮人能有2o多位,有老手少,有男有女,都坐在一棵大树下。

    为的是个差不多6o岁上下的老头,穿着长袍马褂带着瓜皮帽,脸上看两腮深陷,尖嘴猴腮,下巴有搓花白的山羊胡子。

    “小子,你到底有什么事,为啥抓了我的孙们。”

    老头尖声尖气的问我。

    我把东西放在地上一抱拳,然后指着烧鸡和白酒,说道:“黄三爷您好,我叫张一鸣,为啥抓了您的孙子们,因为他们偷了我的东西,您看。”

    “嘿嘿···”黄三爷一笑,说道:“小子,你甭跟我玩这虚头巴脑的,我吃过的鸡比你见过的都多。你有事没事?没事就赶紧走。”

    “别呀黄三爷,我其实是来求您的,怕您不见我所以才出此下策,希望您老别见怪。”我马上解释。

    “这还差不多。”黄三爷捋着山羊胡胡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你是哪门哪派,身上带着什么功啊?”

    我说道:“弟子是天师教弟子,身上带着的是龙虎功,今天特意求黄三爷相助。”

    黄三爷眼珠一转,说:“你和陈九是什么关系?”

    “晚辈是九爷的弟子。黄三爷认识我师父?”我高兴的问道。

    他点点头,说:“见过几面,还算有点交情。你说吧,什么事?”

    我一听原来他还认识九爷,也挺高兴,说道:“弟子需要您的三根胡子,做药引救人。还请三爷成全。”

    “什么?”

    那想到他怪叫一声,蹭的站了起来,对我说道:“你知不知道我的一根胡子,就是七年的道行,三根就是二十一年的道行,你好大的口气。”

    啊?

    这事我还真不知道,况且白五爷也没告诉过我啊,要是知道这样我说什么也得多备些礼物。我看看地上放的那几只烧鸡和几瓶白酒,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一抱拳,诚恳地说道:“三爷,我确实不知道这胡子对您这么重要,但是我有一个朋友需要它救命,您需要我做什么,就直说。但凡我张一鸣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他黏着胡子,眼珠又是右转,问我:“你那是什么朋友,受的什么伤,为什么非得需要我的胡子?”

    没办法,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只能实话实说,有复述了一边女萨满和鬼王的事情。当他知道女萨满的身世后,就默不作声了。

    好一会才说道:“按理说地万和我们本是萨满一派,这个忙我得帮。但是我和白老五有过节,他让你来管我要胡子,我要是就给了你。传出去,我的脸往哪搁?咱东北人就好面子,你也不是不知道。”

    我心说,黄三爷你特麽就是个黄鼠狼,哪是东北人?

    “那您说怎么办?”我这时只能听他划出个道来,然后我来走。

    黄三爷背着手,踱着步子来回走了几趟,然后抬头对我一笑:“嘿嘿···小子。不是我难为你,你只要能胜过我的两个孙子,我就给你三根胡子怎么样?”

    我心说你只要答应给,怎么地都行。

    “好,没问题。如果我赢不了,是我技不如人,小子我扭头就走,连个屁都不放。”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黄三爷一跳大拇哥,说道:“不会是龙虎山的子弟,是个爷们。”

    他看看后面,说道:“谁出来练练?”

    那些站在树底下的小字辈,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站出来两个人。而且,是一男一女。

    男的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尖嘴猴腮一对大板牙,是个秃瓢脑袋,长得很滑稽。

    女孩十三四岁,瓜子脸,长得听可爱的。

    “我···我我我叫黄小宝,你···你你刚刚才帮的就是我和我我我妹妹。”那男孩子说道。

    擦!还是个磕巴!

    我心里憋不住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