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我的老婆女萨满 > 第59章 药引子
    那房子看着很朴素,只是三间茅草房而已,外面有石桌石椅。㈧ ㈠中文』网Ww W.ㄟ8⒈Zw.COM

    有位穿着白衣白裤的老人,头花白,脸色红润,胡子飘散胸前,好一派仙风道骨。不知的还以为是那个神仙下凡呢。老头好像正在喝茶看书。

    我和女萨满的出现,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我心说,这位应该就是白五爷了吧!

    老头放下书,看了看我们。

    “能找到我这的,都不是一般的人物,你们二位是···”

    女萨满一笑,说道:“别人叫你白五爷,我也就叫你一声白五爷,我是来治伤的。”她又看看我,说道:“这是我的跟班。”

    跟班?

    我鼻子差点没气歪了。

    只听她接着说:“我叫地万,柔然圣女。”

    白五爷听了女萨满的名字,愣了。

    “柔然?”他眼珠转了一圈,问道:“是那个古时的柔然,我们的源地?”

    女萨满点点头,然后说道:“不过早就没了,萨满教也没落了,只有出马一支苟延残喘。”

    ”圣女的修为,实在是让老匹夫佩服。“白五爷一拱手说道。

    女萨满摇摇头:”被人封在棺材里,被奇门遁甲封印了15oo多年,有什么好佩服的。“

    白五爷听了女萨满的话,也不支声了,过了好半晌才说道:“把手伸出来吧。”

    我一看,这是要为女萨满治病了,还是同根同源方便啊。

    女萨满伸出右手,白五爷为她把脉。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白五爷的眉头皱得越来越重,捋着胡子最后说道:”你能挺这么长时间已是不宜,可见圣女的道行真是比老夫,不知高到那里去了。“

    那成想就在这时,女萨满突然一口血喷出来,然后就昏死了过去。

    我也吓着了,赶紧过去把她扶起来。

    ”进屋!“

    白五爷说了声,就先回到屋里。

    我抱起女萨满就往屋里走,现此时的她嘴唇毫无血色,眉头紧缩,眉间的那颗朱砂痣已经暗淡无光。

    走进房间,现这里古色古香的。我把她放到床上后,白五爷从药柜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纸包,打开后是一小撮黄色的药面。

    “喂下去。”白五爷这时对我说道。

    愣了一下,我赶紧答应:“啊,好滴。”

    把药面倒入女萨满的嘴里,然后又喂了一些水。

    此时,女萨满依旧没有苏醒。

    ”把圣女的身子翻过来,露出后背。“这时白五爷说道。

    我把地万的身子翻过来,然后把她的衣服脱掉,露出了肤如凝脂的后背。

    这时我才看到,她的后背有一个巨大的黑紫色的鬼爪印,看着让人心惊肉跳。原来,她伤得这么重,为什么又不说呢。

    简直是逞强!我心里不知怎地有些生气。

    “嘶~!”

    白五爷一皱眉,捋着胡子,倒吸以后冷气。

    “白五爷,您还看什么呢,赶紧治啊。”

    我不禁催促道,地万怎么说也是为了救我而受伤,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我心里当然过意不去。

    白五爷这时说道:“这阴寒之气如此重,我也是头一回见到。”说完,只见他双手一翻,指尖突然出现两根极细的银针,看着非常柔软,如同头丝一样弱不禁风。

    银针在白五爷的手里,缓慢扎进了女萨满后背的两个地方。然后,用第三根银针,刺入了鬼爪印的地方,银针刚一进去,只看到鬼爪印的伤口就马上喷出一股阴气。

    ”嘶~~~“

    这股阴气恶臭,而且寒冷,我不禁退后一步。

    一分钟过后,那股阴气好像被释放没了,鬼爪印也好像清了些。

    ”这是有效果了吧?“我问道。

    白五爷看看,说:”想得美,这还早着呢···“

    果不其然,我看到鬼爪印刚刚还变得清了些,现在又开始加重了。

    此时,白五爷又在女萨满的后背上,扎了几根银针,然后拉着我走出房间。

    ”跟我讲讲到底是谁伤了她。“白五爷这时问我。

    我于是就把她和帝都鬼王争斗的事情和我如何帮她,她又如何替我挡了一抓的事,告诉了白五爷。

    ”唉,为啥要去惹那鬼王?他本就道行高深的冤鬼所化,听说把原本是黄巢手下的一员大将,生前在齐军攻城拔县时掠食人肉,并用捣磨寨的杀人工具,称齐军日食死尸三千具,合骨而食。那是吃人肉的魔王。“

    白五爷接着说道:“黄巢死后,他因杀虐太重连冥界黑白无常都不敢引路,以至于在阳间招兵买马,成为鬼王。”

    我一听原来这鬼王这么厉害,心里感到有些后怕。

    但白五爷笑笑:“他虽然凶,但也对于我们东北五仙的地界,倒也忌惮三分。所以,从没来过这里挑衅。”

    听五爷这么说,我到是放了心,然后问:“白五爷,那地万的伤·······”

    五爷一拜手,说道:“我是能治,但是缺一位药引子。”

    “什么药引子?”我马上问。

    “唉,缺黄家的胡子。”五爷说。

    啊?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是黄鼠狼的胡子,三根足矣。”他又说。

    “那好吧,我这就去药店里看看。”说着,我就要出去找药。

    白五爷哈哈一乐,说道:“你这后生真是无知,那东西市面上可没有卖的。而且,我要的不是普通的胡子,最好是5oo年以上道行的黄鼠狼,嘿嘿。”

    我一听这就有些麻爪了,5oo年以上的那都是黄仙了,人家能乖乖的让我薅三根胡子?但一想,这白五爷和其余的四位,号称东北五仙,想必交情还是有些的。

    “五爷,不如您出马吧,我这···”我为难的说。

    老头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胡子跟拂尘一般甩来甩去,说:“不可能,我和他有过节,我去只能更麻烦。”

    唉!看来只能我自己去了。

    我后头看看屋子,女萨满为了救我而身受重伤,我要是打退堂鼓,那叫什么玩意?

    “您告诉我,在那能找到黄家。”我问。

    白五爷一指东面,说道:“镇子东边有个小山头,你晚上在山头前放几只鸡,最后是熟的。再摆上祭坛好酒,把盖子打开,让香气出来。你就等着他们黄家的人出来,进行了。至于怎么弄到胡子,就看你和圣女的造化了。”

    事不宜迟,我赶紧出来树洞,先到真是卖了五只烧鸡和五瓶上好的白酒。打车来到镇子东边,这里出镇不到十里,就看到前面有个小土坡。